跨圈多食,自得其乐。

【美食的俘虏/小松only】花鸟风味(完)

旧文重发。来自岛袋光年的漫画《美食的俘虏》。喜欢小松主厨,写一写自撰的他的故事。




花鸟风味



这是小松还没有和阿虏相遇之前的故事。
那个时候,走在街上都会被人惯性遗忘,去隔壁八百屋买菜,用熟络的声音打招呼,也要被老板娘用狐疑的视线扫射,怀疑是自来熟骗折扣的小松,还相当相当没有存在感。
因为居住的村庄遭到魔兽的洗礼,和年迈的奶奶侥幸逃生,来到陌生的城市,突然间重新洗牌的生活,也面临了诸多选择的疑难。

“不如开家店吧。”奶奶提议。
仅有的微薄积蓄,如果拿来作普通用度,那么只要找个待遇不错的工作,就可以慢慢扎根了。可是为小松考虑,那是不可行的事。

“在村子里也曾是有田产的大户人家,虽然人丁凋零,也不好就那样下去啊。”奶奶完全站在小松立场着想,大概是为了死期作准备。听在小松耳里,比让他做决定还难过。

后来,店铺始终没有开起。
正值生长期的小松干起了辛苦的活计,在某家餐馆的后厨打杂。也是这个时候,营养不良让他的身体再也无法长成高大帅气的样子。
打杂的小松对料理产生了兴趣,因为没钱买烹饪书籍,也没办法去好学校上课,他经常偷师厨房里的师傅们,听他们教训新来的学徒,一一记在心里。

这就是最初他学习的源头。
现在想想,还真是久远的令人怀念的往事。
和大竹、小梅重逢,一起共同努力,朝料理人的道路发展,选择这个世界上最崇高又最危险的职业,在小松唯唯诺诺的性格,是怎样都无法想象的。

但他还就真做了这样的决定。

日后五星级美食饭店的主厨,才能以四天王挚友的重要身份名闻遐迩。伴随他名字出现的是令人津津乐道的世纪浓汤的诞生。


“用甜甜笋搭配中华牛,笋生脆的口感和中华牛多汁又嚼劲的肉,还有椒味盐十三种味道变化的完美调和,真是奢侈的一道菜。”

“这个黄油蛤蜊内部有一道‘宽坎’,必须顺着它的纹理用尖刃像这样……平行地匀速撬开,否则黄油的味道便会下降,最严重的是变味呢。”

“蟹猪的肉必须掌握好火候,因为同时包含了螃蟹和猪肉的美味,烤过头会让味道无法均衡而流失。”

在厨房中指点每一道菜的小松,有着令所有学徒钦佩的魅力。
明明身形并不高,但说出的话每句都有足够的分量。
美食饭店引以为傲的未来之星,主厨小松,拥有连IGO的事务局长都万分称赞的潜力。

“其实,这次有些麻烦。”

IGO拥有人间界八个庭院的食材供给,珍稀至濒临绝种的食材,都会以科技挽救或再生,还有世界上排名前100的料理人,以及无数美食屋的帮助,遇到困难实在不必来旗下一间小小的五星饭店。

“这是因为对小松君的信赖呀。”经理笑吟吟地得意说。

“只有美食饭店能解决IGO的难关,说出去也很拉风不是吗?”

“恐怕那是不可能的。”来交涉的工作人员断然戳破了经理的妄想,“所处理的事件都要保密,如果透露了一星半点,就以‘美食泄密法’来处理,这点还请你明白。”

“这……好的。”经理额上冒汗,却也不能拒绝上层组织的要求。

“那么,是什么事呢?”小松浑浑噩噩地还没反应过来。

“是‘花鸟风味’套餐的提供。”

“花鸟风味?”
“花鸟风味?!”


这是IGO对美食饭店的第一次嘱托,虽然不及日后的加拉鳄,或者河豚鲸,需要靠美食家来应援,但在当时,还是令小松头疼了许久。

“材料可以随意准备,只要能提供花鸟风味主题的料理,让美食联合机构的议长伍诺先生满意,通过新出的美食法规,那就可以了。请在10日内准备好料理,届时梅田局长会亲自前来品尝。”

茫茫然送走IGO工作人员,美食饭店就算应下了这个差事。


花鸟风味是什么?花?鸟?主题搭衬?

小松摸不着头绪。不是全套八道菜品的套餐,只是很简单的一个料理,却要令人满意,小松自认还没有这等水准。

为了配合他的工作,IGO特地关照,可以用到许多平日里见不到的食材,这点倒是让人松口气。

只是这样,貌似也不对劲。


因为绝密任务的缘故,晚上回宿舍,同大竹和小梅也不能聊起,小松换了法子,聊起对食材的看法。

“要说鸟肉的话,南蛮飞鸟才是最美味的吧。”小梅说,“肉烤起来香喷喷的还有南蛮渍的美味。”
“栖息在铜锁山的古多罗鸟,以难以言喻的美味著称,爪子还能用来泡酒,鸟喙磨粉搭配尖叫海苔,是米饭的挚友喔。可谓浑身都是宝。”
“不不,雷霆飞龙不是更有价值吗?”
“飞龙不算禽类吧!”
“有什么关系,都会飞啊!”
“你到底是怎么学厨的呀,禽类和龙类能分辨清楚吗!食材的初期选别都不过关啊!”

大竹和小梅的激烈争吵,是每回聊天必然的下场。

小松只好打圆场,催促着大家睡觉。

躺在床上,小松开始有了新想法。如果只是一品料理,是否能满足一个主题的体现呢?如果将它弄成定食小套餐,说不定会受欢迎吧。

带着全新的想法,小松主厨进入了梦乡。


那个时候他们三人还在一起,因为从一个村庄出来,同报着对美食料理人的热爱,决意走上这条路。但小松怎么也想不到,IGO的这次任务,却是他们分开的真正导火索。
裂痕一早便埋下隐患,不曾注意到的自己,也犯了迟钝得不可推卸的错误。
但小松却无法感同身受,那样强烈憎恨扭曲的感情。不是对食材,也不是对手艺,仅仅是为了一个冠冕的头衔,和几句貌似赞赏的话……
道路偏移了,往令他难过的方向,一路滋溜溜地滑下去,看着那颗不会回头的球,直到它掉落尽头的深渊。无能为力,无法阻止,只要反复细想,连干涉的理由都找不到,这样的人生唏嘘无限。


用 番茄花腌渍小菜,紫菜花和味噌鹈鹕的味噌做出味噌汤,蜜瓜花做成甜点,红豆花的垂芯代替米做出红豆米饭。主菜是生嫩的鲜绿稻香叶上放置着烤得金灿灿的哈比柠檬鸟肉,恰到好处的爽滑柠檬酸,和鸟肉绝佳的韧劲多汁搭配得天衣无缝,副菜是哈比柠檬鸟蛋烧制的甜蛋卷,混着坚实羽骨磨成的粉末,甜滑的感觉仿佛哈比柠 檬鸟的生命力在嘴中溶化,羽骨粉就如小粒鱼子连片的沙爽口感,是意外成功的搭配。

小松的花鸟风味定食,得到了IGO事务局长的好评,“拥有惊人的美食天赋。”
呈给伍诺议长的事就这样敲定了。
捕获等级3的哈比柠檬鸟,同等级的味噌鹈鹕,还有其他等级1的食材,都不是最难的东西。
重要的是做出的料理得到了好评,吃的人很开心。

当小松把好消息和朋友分享,两人的反应却出乎他意料。
小梅的眼中若有所思,大竹则露出了责问的目光。
“你是说,IGO的事务局长称赞你很有美食天赋?”
“啊……”
“太搞笑了。”大竹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轻蔑地看着小松,“你是特地回来向我们炫耀吗?”
小松愣了,他并不觉得这个是重点。
“他吃得很开心啊,我觉得这个定食不错。”
“只 是捕获等级3的哈比柠檬鸟,算不上高级食材,亏你也能拿它呈献议长大人,还真是有勇气呢。”大竹哈哈大笑,“说不定人家只觉得‘普通’,回头就取消了。这 种事不要太频繁,要知道,我们面对的可是无数星级酒店的竞争!美食饭店只不过5星罢了,在美食镇上,最低可是6星级的标准!有名的美食塔更是10星级 呢!”
“所以……?”
“所以说,你怎么竞争得过10星级酒店的料理长,别妄想了。”

小松的好心情瞬间低落,他担忧地仔细琢磨大竹的话,总觉得有那么些可信处。但是……

“如果不放心,应该直接去找名料理人啊……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呢?”
简单的疑惑看在大竹眼里,被刻意扭曲成对现状的狡辩。
“你还不放心啊,不如等等看,过几天大概就会出来了!伍诺议长是个相当自恋的人呢,有什么新闻都会放出来,何况是美食呢。”
大竹做出既定的样子,挥挥手就上床睡去了。他在另一家5星级饭店工作,听说年后就要转6星了,但大竹一点开心都看不出来,每日眼底都很凝重,像是在筹划着什么。
小梅从头到尾都没说话,他盯着手中的菜刀,仔仔细细地擦拭。

小松躺在天花板上,回想大竹说的一字一句。
他还是不能很好消化,那些看似理所当然的推理。IGO事务局长吃他做的料理时,那种幸福而兴奋的眼光,直接撞进小松的心里,为此开心了一整天。
高兴地吃着他做的饭菜,毫不吝啬地赞赏“真美味”,这是他得到最棒的回馈。
原本,做厨师就是被人称赞饭菜好吃,这样简单的满足啊。
那些太过复杂的事,他都不大明白。

捕获等级3的哈比柠檬鸟就不是美味了吗?味噌鹈鹕嘴里的味噌,佐上高级食材也丝毫不逊色,至今还是大部分味噌汤里的原料首选。原本捕获等级就是难易度的象征,又不是美味度的象征啊。
在特定的时节,选择最令人心情畅快的搭配,才是对客人最好的安排,不是么?
陷入迷思的小松,难得失去的睡意。

这个时候,小松还没有受到美食国宝节乃的提点,还没有听到食材的声音,不会用心选择每个向他靠近的食材。他只是单纯地抱着让客人说好吃的心情,用自己的知识和丰富的创造力,去烧出一道道美味的料理。

这个美食探险的时代,有太多天方夜谭般的美味。
挂满大闸蟹腿肉的蟹腿林,背着布丁生活的奶油布丁蜗牛,喜欢在天晴的时候出来晒成串干柿的干柿贝,开着笑脸的炸猪排花,一激动就会烧糊的烤全猪,三层馅的饼干荷叶,黄金炒饭沙滩,和不停冲刷海岸的干烧虾……
小松相当感激,他生在了可以追求梦想的幸运年代。


寻找一个确定的契机,就能达到前所未有的成功。但契机是什么,成功于人人又都有不同。

小松听着广播愣神,差点烧毁了一锅给客人的汤。

“对不起、对不起……”

难得看到这样慌乱的主厨,忙着向准备底汤的后辈道歉,只是照样没精神。

“怎么了吗?”副厨悄声关切,小松仅仅摇头,苦笑着继续搅拌手中的浓稠汤汁。

广播中放送最新法规通过的消息,以及伍诺议长对IGO新人未来的期待之语,也提到了这次他吃的料理——火羽鸟肉和海王花的奇妙组合,赐名“赤火海幸”。这样的殊荣,倒是难得一见的。好吃的伍诺议长,从不给任何料理命名,看来是非常满意吧。

小松将锅中的汤沥筛,送去了前台。今天是难得清闲的日子,用不到他多费心,于是一个人走进休息室,坐着发呆。

栖 身在光环顶的珍稀禽类火羽,其肉的美味度无法形容,很多料理人这辈子都无缘处理这样高级的食材。小松也只听说过,火羽的捕获等级是7,大部分美食屋都望而 却步。1的等级是十名美食猎人的枪林弹雨才可以对付的程度,2的等级要出动高速炮,3的等级是出动军用战车都很艰难的捕获……往上叠加的话,7是怎样的程 度,小松都不敢想象。

海王花则更让人惊吓。海洋自古便是神圣的物种发源地,大海的珍稀多如天上繁星,全世界发现的30万种食用材料,海味部分相信都不到大海丰富资源的1%。在这其中,海王花仿佛吸收阳光一般吸收着大海的养分,凝聚在庞大的肉盘中,就如同会呼吸的精华体。大的海王花足有一个足球场,小的不过巴掌,却没什么味道。这种生物是越大越成熟自然越美味,捕获等级也在5-12不等。

两种珍味加成,难怪伍诺议长赞不绝口。

只是,仍然给大竹说中了。


捕获等级=美味等级。
不甘心划上这样的等式,小松为此烦恼了很多天。
他不敢妄论IGO事务局长的决定,但是对大竹的解释,又私心底感到排斥。

“你只是在自我安慰罢了。”大竹得意洋洋地戳着他的痛处,自以为看破小松的伪装。
他拿起菜刀去研究自己的料理,心情是出乎意料得好。
只有小梅犹豫地对小松说:“也许并不是那样……”

小松颓废了,尽管料理上依旧尽心尽力,但却不如以往开朗。有什么比自信更重要的东西失去,他沉沉浮浮,抓不住一闪而逝的念头。
如果IGO,或者美食是这样肤浅的东西,那他又是为了什么,如此珍惜地对待每样食材呢。
被比较的并不是美味本身,而是那背后不明意义的东西,有何处值得炫耀……

“其实很好理解啊。”唯一理解小松的小梅,也摆出了理所当然的态度。

人总追求更为究极的东西,不然食材也不会明码标价,又何必对难以入手的食材标等级呢?太多不懂味道的豪客,只冲着星级和知名度而来,对食物的炫耀从不在味道的评判,他们心里,只有1kg莫桑龙肉价值15w的概念。

只是,如果身为料理人的自己,也接受这样的态度,那就失去作料理人的资格了吧。
暗自梳理,一点一滴构筑内心防巢的小松,悄然生出了为食材所喜爱的食运。日后听到食材的声音,正是这种比谁都要尊重食材的意愿,对待料理的绝对精神,喜爱美食的热切之心,让他越来越接近美食之神阿卡西亚的传承。

三个月后,事务局长伍门梅西再度踏进美食饭店的大堂。

“别来无恙呀。”明明拥有男性的身体,却如女性般执着细节的神奇局长。

“你好……”小松忐忑不安。

“上次多谢你了。”梅西局长退下左右,笑眯眯道,“再给我来一份‘花鸟风味’吧。”

小松微微走神了:“您说什么?”

“花鸟风味,主厨你的得意之作,不是吗。”

“……好的,请稍等。”

“那个……”梅西局长叫住他,“麻烦准备两人份。”


匆匆忙忙赶去准备餐点,小松一时半会接受不了突兀的事,为什么梅西局长要点“花鸟风味”,明明是被遗弃的料理啊。

烤好哈比柠檬鸟肉,小心地放置稻香叶,番茄花的渍菜却未到成熟可吃的时候,小松想了想,加上了槐盐。这种只在槐盐树果实成熟的时期,从果汁中榨取而出的高级盐分。美食饭店是IGO旗下的饭店,这样的食材并不难找。

做好相应的料理,小松推着两个餐盘回到了vip包厢,意外发现竟然多了一位客人,还是伍诺议长。

“这位是美食饭店的主厨,小松先生。这位是伍诺议长。”梅西局长习以为常地介绍着。

“喔,这么年轻的主厨,未来估计不可限量啊。”说着敷衍的客套话,伍诺议长心不在焉地盯着两个附盖的料理餐盘。

“很荣幸招待您。”小松将餐盘放上桌,一一打开。

“喔。”难得发出一声惊叹的伍诺议长。

“这种色泽、这种微酸带甜的香味,是哈比柠檬鸟吧。”

“是的。”

“哈哈,希望您品尝过后,能稍微满意一点。”梅西局长说。

“您太客气了,IGO提议的美食,哪次都是相当满意的呀。”伍诺议长笑应。

梅西局长不再多言,喜滋滋地执起筷子,夹起番茄花渍物,入口的熟味多了之前不曾有的微妙味道。

“嗯?今天的小菜有点不同喔。”

“对不起,因为番茄花渍还不到吃的时候,所以加了槐盐让它充分成熟。”

“原来如此,味道更浓厚了。”

“怎么样呀,伍诺议长,我敢说小松大厨的料理,可是相当特别喔。”

梅西局长习以为常调侃着,意外发现对方没有声音。

“伍诺议长……”

放下筷子,拿餐巾抹过嘴的伍诺议长难得面色阴沉了。

小松跟着不安,难道他的料理……没有让客人满意吗?

“伍门梅西……”伍诺议长阴测测地盯着梅西局长,“我敢说,你一定是最恶劣的招待员了。”

“喔?”

“这 才是我开出的主题‘花鸟风味’吧!”伍诺议长拍案而起,“加了槐盐的番茄花渍刺激了味蕾,和第一口哈比柠檬肉的甜酸完美搭配,多汁又韧劲的肉烤出了脆嫩的口感,让人忍不住想要吃点米饭,这红豆花芯怎么吃都吃不够,甜蛋里仿佛有哈比柠檬鸟的生命力,沙沙的感觉是鱼子吗?”

“啊,那个是哈比柠檬鸟的羽骨粉末。”

“噢噢!紫菜花味噌汤完美调和了所有的味道,作为最后的收尾,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一涌而上。最后清甜的蜜瓜花,则是幸福的尾号……”

“如果有这样完美切合主题的料理,为什么不先端上来呢!你根本是在耍我玩吧!”伍诺议长简直义愤填膺了。

“呵呵呵,如果不这样,新法规的提议,您就不能感同身受了吧。”

伍诺议长一愣。

“用‘必须在捕获等级5以上的食材’为限制条件的不正是您本人吗?”梅西局长悠悠道。

“啊……”

“伍诺啊,美食的味道,是不存在以‘捕获等级’为限制的,关于这点提议,始终坚持不妥协的您,不将这道料理摆出来,任何言词都毫无意义啊。”

伍诺议长沉默了。

“捕获等级3的哈比柠檬鸟,同等级的味噌鹈鹕,其他都是等级1的食材。刚开始小松主厨端上料理,您不也兴趣缺缺吗。”

“唔……”

“那么,这道我委托小松主厨的‘花鸟风味’,同之前的‘赤火海幸’比,哪样更合您心意呢?”梅西局长墨镜下一闪而逝的锐光,谁都没有发现。

“赤火海幸是难得的绝品。”伍诺议长缓缓道,“也许是打听到我钟爱肉食,所以选择了火羽肉和海王花,两种味道的激烈碰撞,产生了火一般燃烧,海一般深沉的味道。但是……”

伍诺议长严肃地说:“水火不容,新味道初尝也许很新鲜,但并不能完美调和。缺少‘和’的料理,始终还是差强人意。”

“但‘花鸟风味’定食,却使美味相辅相成,番茄花渍的开胃,柠檬鸟肉的醇香,红豆花的质感,紫菜花的浓郁,蜜瓜花的清甜,让它成为了一体。”

“大概我弄错了吧。”伍诺议长长吁出声,“这次的赌约,你赢了。”

“这可不是赌约哦,而是带您品尝我推荐的得意料理。”梅西局长不紧不慢地说,“这个‘花鸟风味’的定食,我可以将它加入我的日常菜谱吗?小松大厨。”

“啊,那么我也……”

小松愣愣看着太过迅速的事态发展,一时弄不清状况。

“我很荣幸……”他喃喃说着几个字。

“看来,你的疑惑也该解除了吧?”梅西局长说。

“啊……被您看出来了呀。”小松不好意思搔头,“其实,之前听广播介绍‘赤火海幸’,有些茫然了。虽然那是连我都没有碰过的高级食材……”

“我很抱歉,小松大厨。”伍诺议长郑重道,“日新月异的美食时代,似乎让我走入了一个误区。我将再次检讨美食评价和食材捕获的看法,身为一名料理人,你让我钦佩。”

“是啊,不管怎样的食材,在料理人手中,都是能施与魔法的材料。你干得很好,小松大厨。”

两位达人对料理的评价,让小松瞬间开怀。

立刻恢复元气的小松,闪着大大的惊喜目光,再次深深鞠躬。

“欢迎您常来光临!”


这就是花鸟风味的结局,在美食饭店的春季,会以日常定食的形式推出,一个季节的美味,悄然改变过美食家的看法。
小松也从此刻起,成了IGO美食委托的常任料理人,各种美食的委托接踵而来,忙于应对IGO的委托,后厨的日常生意,就减少接触了,除非是相当熟悉的常客,会偶尔指名小松下厨。
只是,在听到故事的延续后,大竹憎恶地搬出了宿舍,发誓要在料理界打拼出自己的天下,而小梅也沉默地离开了。
小松失去了同为料理努力的伙伴,却并未失去这条路的方向。他搬去了美食饭店专门为他安排的住宿,日日研究料理。


这日,IGO的梅西局长又一脸为难地出现在了美食饭店。

“料理的食材,没有什么新意啊。”

摇头叹气的局长,看上去相当困扰。

“决定了!就用加拉鳄来作肉料理吧。”

“什么!加、加拉鳄吗!!那可是捕获度有6的食材啊!”

“所以只能拜托美食屋了。呐,小松,可以去找阿虏吗?”

局长笑意吟吟,看着愣愣站着的小松。


某个决定性的初遇——

“初次见面,我是小松。是来请求阿虏先生协助,关于加拉鳄捕获的事……”

“加拉鳄吗……”

钓鱼的男人,不自觉舔了舔唇,又是美味的东西呢。



【完】


评论
热度(40)

© 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