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圈多食,自得其乐。

【步步真人/郑林】Magical World(1-3)

翻到有趣的文。以前写的K2,多重人格老郑&天然二新。rps慎~



Magical World

 

 

1.

 

 

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林更新绝对不会再走这条小巷。

他抱着一个大塑料袋,茫然地看着眼前意想不到的突发状况,下意识掏出手机。

 

“把手机扔掉!”持刀行凶的男人大喊。

 

林更新立刻丢掉手机。

 

“把钱统统交出来!不然我杀了他!”男人激动地横了横挂在人质脖子上的刀。

 

“这位老兄,别激动,呐,只要你放了我,明年我一定给你烧高香求你早日投胎早生贵子……”被挟持的另一个男人,也就是人质,在被扣着脖子的危险情况下,依然毫不犹豫地吐完一长串废话。

 

“闭嘴!”男人暴跳如雷,吼向林更新,“把钱交出来!”

 

“小、小兄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快点给钱啦!”人质可怜兮兮地望向林更新。

 

林更新左右为难,抱着塑料袋往后退了两步。

今天提前十五分钟下班,他刚走出便利店,拐入暗巷就听见背后响起诡异的脚步声,回头看见一个男人狰狞地持刀逼近,还没来得及跑,左边横巷里冲出另一个男人,刚好被持刀男子挟持,就变成眼下的状况。

两个男人他都不认识,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林更新很想转身跑掉,对上人质求救的目光,双腿鬼使神差地停下来。他伸手掏出钱包,把里面仅有的几张钞票掏出来,半犹豫半害怕地递向前。

劫犯一把抢过钞票,撒腿跑了。

倒霉的人质摔倒在地,捂着胳膊唉呼连连。

林更新扶起他,担心问:“你没事吧?”

“唉,好险好险,幸亏平时我行善积德,上天有眼,没那么容易收。”男子笑露一口白牙,拍上林更新的肩膀,“小兄弟,我救你一命,你得好好感谢我。”

林更新愣了:“救我?”

男子劈头数落:“你多大了,妈妈没教你晚上别走暗巷吗?要不是我以身挡刀冲出来顶你位置,你早被捅两刀劫财劫色了!”他夸张地虚砍一招。

林更新无语。

“所以了,你说是不是我救了你?呐,我看你年纪小,这么晚还打工,就是工读生了,也不要你拿什么谢礼,好好请我吃顿饭ok?”

林更新愣愣地看着男人拎起地上的塑料袋。

“咦?意面、炒饭……要不要买这么多?看不出来你还挺能吃的。”男人拿出豆包啃一口,转头道,“对了,你家住哪里?”

谁来告诉他不是在做梦。

 

 

 

“鄙人夏天生,夏天出生,夏天生,你可以叫我Summer哥。”

 

酒足饭饱后,男人咬着牙签,笑吟吟对林更新自我介绍。

 

“Summer哥。”林更新下意识重复。

 

“乖。”

 

夏天生一把揉上林更新的卷毛头。

林更新挣扎地甩开。

 

“Su…夏先生,请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夏天生。”夏天生纠正,“或者Summer哥,ok?”他环视屋内,“你这里有浴室吗?公用还是私套单带?”

 

“等等……”林更新急忙拦住他,“你的意思是,你今天想要住在这里?”他还没消化完所有发生的事。

 

夏天生皱着眉头睨他,看上去有些小小的可爱:“呐,靓仔。”他走近林更新,“我刚刚救了你耶。”

 

“没错,可是……”

 

“你忍心把一个冒着生命危险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从抢劫犯手中救下你年轻的生命的——我!一个可怜的无家可归又有绝对正义感和同情心的男人,赶出温暖的住房流落街头?”

 

“少年!”他大力扣上林更新的肩膀,把对方吓了一跳,“你的社会道德感没那么低对吗?你忍心吗?真的忍心吗?”

 

林更新弱弱摇头。

 

“很好,浴室在哪里?”

 

林更新看向左边,夏天生高兴地放开他,直奔浴室。

 

林更新愣怔地望着一桌残料,浴室里传来愉快的歌声。

一定是他做梦的方式不对,到现在都还没醒。

 

 

***

 

 

收拾完屋子,林更新终于找回丢在现场的三魂七魄,认真思考了全部的事。

他,一个大学在校生,半工半读自食其力的好青年,人生第二十一个年头遇到了传说中的抢劫案,一个男人声称替他挡灾对他有恩,顺理成章进他家门吃他晚餐现在正用他的浴室。

那个人叫夏天生,无家可归,应该只是想吃餐饭再借住一宿吧。

林更新纠结地看存款簿,明年还要交学费,他没有多少钱报答,万一人家住下不肯走,自己该怎办?

他决定和夏天生说清楚。

 

夏天生洗澡花了很长时间,林更新等了两小时,才见他从浴室里出来。

一走进客厅,他就环顾四周,全然陌生的茫然。

林更新惴惴不安地起身:“Summer哥……”

夏天生看向他。

 

“我很感激今天你救了我。”林更新为难道,“我只是个学生,没多少钱,如果你不嫌弃……”他把桌上的存折推过去。

 

“虽然没多少,但能支持你一两个月的生活。你的现状,我实在无能为力,也请你理解……”他越说越小声,最后干脆低下头去。

 

作为社会底层一员,虽然同情夏天生的现状,但自己同样为生活苦苦挣扎,林更新实在爱莫能助。

 

“请问,你是谁?”

 

林更新猛然抬头,面前男人不解地看向他,似乎在等他作答。

 

“我叫林更新。”

 

男人微微一笑:“所以?”他似乎很不明白当前状况。

 

“你在巷口救了我,你不记得了?”林更新有些奇怪,“你说你无家可归,要我报答你,所以吃了顿饭。”

 

男人无力一笑,神情分外自嘲。

 

“Summer哥,你没事吧?”林更新开始担心,难道浴室里碰到头,啥都不记得了?

 

男人对他友好地伸出手:“Kevin。”

 

“啊?”

 

“郑嘉颖,你可以叫我Kevin。”

 

林更新茫然地同他握手,同样一张脸,怎么从浴室里出来,就像变个人。

 

郑嘉颖把存折递给林更新:“如果我救了你,那是应该的,不需要这个。”他拍拍男孩的肩膀,笑容温和礼貌,“谢谢你的款待。”

 

“Summer哥……”林更新迷糊了。

 

“他不在。你可以叫我Kevin,或者……”郑嘉颖略一思索,“kc。”

 

“你刚刚不是去浴室,怎么会突然就……你是Summer哥,夏天生,你记得吗?夏天出生,夏天生。”

 

眼看林更新小心翼翼,仿佛对待失忆病人那样,郑嘉颖好笑地摇头:“我和你说了,我是Kevin,不是Summer,你哪点觉得我们像,除了样子?”

 

他望向林更新,看见他犹豫中带着担忧的目光,心中忽然一软。

 

“他是我的一部分,但不是我。”不自觉放轻语调,郑嘉颖认真地看进林更新的眼睛。

 

林更新确信了。眼前的郑嘉颖没有Summer的夸张和碎嘴,举止也不轻浮,如果说唯一有像的地方,大概是那双眼睛。Summer举止再亲昵,眼睛里也透着陌生,就像现在的郑嘉颖,不管目光多么柔和,眼神依然保持着距离。

 

“我很抱歉,今晚打扰到你。我希望你别介意,让我暂住一晚,明天就离开。”

 

林更新点头。

 

郑嘉颖淡淡笑了,他伸手友好地拍上林更新的手臂:“多谢。”

 

 

***

 

 

荒唐中酝酿真理,现实醉生梦死。

 

 

林更新感到有人在触碰他,轻微而细致,小心又大胆。

仿佛羽毛划过脸颊,落在耳边,轻轻搔刮敏感的耳廓,带起一阵诚实的战栗。

远处传来轻笑,隐隐含了恶质。

他想要醒来,却更深地沉眠。

 

迷迷糊糊睁开眼,一张熟悉的脸近在咫尺,林更新陡然蹦了起来。

 

“kc哥?!”

 

郑嘉颖躺在他身边,漫不经心地玩着手指,时不时偷看他一眼。

林更新随即想起来,昨晚郑嘉颖留宿,都是男人的缘故,直接睡他的床。

他松了口气,有些责怪自己大惊小怪,却见郑嘉颖不断打量自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kc哥你没睡好吗?”林更新疑惑问。

 

郑嘉颖眼看他半晌,忽然缓缓欺近,把他压回床上。

 

“没想到……他喜欢这款的。”喃喃低语没逃过林更新耳朵,他隐约有不祥的预感。

 

“kc哥?Summer哥?”

 

郑嘉颖露出个诡异的邪笑,突然朝林更新肩头咬下,一只手毫不客气钻进他的睡裤。

 

林更新吓一大跳,猛力推开他:“你干什么?!”

 

“呵呵。”郑嘉颖笑得惬意又放肆,毫不在乎地掀被起身,“乳臭未干的小子,还没长大。”

 

林更新忍无可忍:“你再耍流氓,我就报警了!”

 

“好啊,你要告我什么?”郑嘉颖不屑地说。

 

“郑·嘉·颖!”林更新愤怒跳起,一拳打过去,对方轻松避过。

 

“你认错人了。”男人扣住他的双手,凑近他的下巴,“我不是郑嘉颖。”

 

林更新愣了,随即一阵剧痛令他跪下身体。

 

“庄文希。”

 

庄文希面无表情,居高临下抬起他的下巴:“记住我的名字。”

 

 

2.

 

夏天生咬一口土司,摇头晃脑说:“这种事,习惯就好啦,他人就这样。”

 

窝在沙发上的林更新恶狠狠瞪他一眼,双眼通红活像只兔子,非但没有杀伤力,还多了几分委屈。

 

夏天生心情大好,凑过去帮他揉肿起来的脚,安慰他:“好啦,帮你揉揉,不要太在意。”

 

林更新反射性一缩,就算换个人,也还是同样的身体,何况才认识一天。那个庄文希一会要咖啡一会要煎蛋烤土司,林更新被指使得团团转,好容易弄出顿庄少爷看得过去的早餐,那人吃一口,冷冷说句“真难吃”,直接消失了,换了一副人吊儿郎当的夏天生出来。可怜的林更新忙到扭伤脚,也不知自己到底欠他什么,满肚子火对上夏天生人畜无害的笑脸,只能憋着生闷气。

 

夏天生完全无视他的气愤,嘴里继续唠叨:“希仔呢平常很少出来,他对很多事不满,放不下偏见啦。你才认识我们就见到他,简直撞大运了!赶快去买六合彩,说不定能中大奖,到时分我一份。”

 

“你才中大奖!你全家都中大奖!”林更新炸毛了。

 

“好好,我中大奖行了吧,来来来别生气。”夏天生握住林更新的脚踝,拿外敷药往死里揉搓,林更新疼得嗷嗷叫。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吗!”

 

话说完,林更新就后悔了,立刻改口:“我的意思是,你们是不是偷跑出来的。”

 

看他一脸懊恼,夏天生也不生气,倒觉得这人心地善良了。

 

“这个问题你得问Kevin,我也不大清楚。”夏天生说,“我是个摄影师,以前在Only You婚影服务店帮忙拍照。你别看我这样,我的摄影还是在美国拿的学位。希仔是个富少,至于Kevin,我就不知道了。”

 

“你不回去工作,老板不会骂吗?”

 

“唉,也要能回得去才行。”夏天生耸耸肩,表情无奈。

 

“什么意思?”林更新不懂。

 

“说了你也不明白。”夏天生放开他的脚,“好啦,你休息一下,今天这样很难走路,要不要我送你去上学?”

 

林更新摇摇头:“现在是假期。”他捡出一卷绷带,夏天生帮他固好脚。

 

“晚上,我还要去上班的。”

 

“噢,记得带两个鸡腿回来。”

 

“……”

 

林更新决定选个不伤人的方法,小心翼翼说:“kc哥说你们今天就走。”

 

“咦?是吗,你别理他,哎,他那人就这样,好好的地方不住四处溜达,好像见不得人似的。”

 

“……”

 

“怎么啦?”

 

“那个…Summer哥,如果你想住下来,我可以帮你问房东再开间屋子。”林更新小声说。

 

夏天生凑近他:“你要赶我走啊?”

 

“不是这个意思。”林更新急忙道。

 

“那就好啊。”夏天生一掌拍上林更新的肩膀,“这里挺好,我住的习惯,反正床够大,你也不要不好意思,我都不在乎,你还介意啥?”

 

“……”

 

“喔,你担心希仔吗?不要紧,你不是他的菜,他不会看上你哒,逗你玩而已。”

 

“……”

 

林更新彻底无语了。

 

夏天生忽然想起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林更新。”

 

“嗯,新仔,我说做人呢不要计较那么多,出门四海靠朋友,总要互相帮助的嘛,总之,你的大恩大德Summer哥记在心里,将来一定好好报答你,就让我暂住一段时间ok?”

 

林更新还能说什么呢?

 

夏天生眉开眼笑伸手揉他那头杂毛,林更新躲的力气都没有了。

 

 

***

 

“一共320元,这是找零。”

 

送走繁忙时段最后一位客人,林更新揉揉发酸的手,转身进里屋搬货。

 

“小新,你的脚怎么了?”蒋劲夫看他一瘸一拐,放下热奶杯,“我来做吧。”

 

林更新摇摇头:“家里扭到了。”

 

“怎么这样不小心。”蒋劲夫把需要补充的货翻出来,“对了,你晚上回家小心点,听说今天早上有人被抢了。”

 

林更新心里一紧,问:“抢劫犯抓到了?”

 

“哪能呢,换个小区继续逍遥,被抢的是个主妇,就备个案而已。你知道这种人,很难抓的嘛。”蒋劲夫回头眨巴眼睛,“虽然你人高马大,也就大号肉包子打出去,隔壁王阿姨家的莎莎都砸不晕。”

 

“你能耐,你就仗着自己金刚芭比,得瑟去吧。”

 

“好歹我练过啊。”蒋劲夫笑嘻嘻勾他肩膀,“怎么样,要不要专业保镖送你回家?全程免费不包邮哦亲。”

 

“滚。”

 

林更新推开他,一拐一拐去补货。

 

 

其实现在也没有真实感,好像被人牵着鼻子走,什么都弄不清。

林更新对着货架发呆,觉得有一肚子疑问,但那个可以问的,又不是随时随地都能问到。

Summer哥、kc哥,还有那个庄文希是一个人吧,但感觉又不像人格分裂,互相提到时都不会尴尬,彼此还不熟悉。

kc哥很有礼貌,但是不大好亲近,庄文希就是个高危人物,不把人放眼里,还是Summer哥亲切,除了难以沟通。

林更新感到鸭梨山大,扶住货架唉声叹气。

 

“咦,小新你还在?”和蒋劲夫交接班的刘诗诗惊讶地发现林更新居然还在仓库。

 

“下班了?”林更新问。

 

“劲儿都走很久了。”

 

林更新伸手看表,赶紧脱制服,朝刘诗诗说:“诗姐,帮我包两个炸鸡腿,还要蔬菜沙拉,两个便当。”

 

刘诗诗笑说:“送你两个热狗,我请客。”

 

“谢谢诗姐!”

 

“叫我诗爷。”

 

 

林更新赶上最后一班巴士回家,匆匆转上公寓小房间,进门就闻到一阵香气。

 

他脱鞋进屋,看见郑嘉颖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看电视——如果他没认错人。

 

“kc哥?”

 

郑嘉颖抬眼看他,林更新小小松口气,心道“猜对了”。

 

“回来了?我想你也是这个点回来。”郑嘉颖缓缓起身,“吃饭吧。”

 

“啊?”林更新愣了。

 

 

餐桌上摆着两菜一汤,郑嘉颖舀碗白米饭,连筷子递到他面前。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做了些。”

 

“不、谢谢……”林更新大脑当机,想起自己买的东西,全部拿出来。

 

郑嘉颖看着两个澄黄的炸鸡腿,眉心一皱,温和道:“少吃油炸的东西,对身体不好。”

 

“……”

 

林更新很想说那是你要的,对上郑嘉颖温润的目光,统统吞回肚子里。

 

“哦。”拿筷子乖乖吃饭。

 

郑嘉颖拿过蔬菜沙拉,慢慢吃起来。

 

林更新问:“kc哥不吃饭吗?”

 

郑嘉颖说:“我少食。”

 

林更新含着米饭,有些食不知味。

 

郑嘉颖看了眼林更新:“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想问,先把饭吃完好不好?”

 

林更新点点头。

 

 

晚饭后郑嘉颖主动洗碗,林更新想帮忙,被他推去了客厅,坐立不安地一直往厨房望。

 

郑嘉颖擦着手走出来,坐到林更新旁边:“我重新介绍一下,我叫郑嘉颖,你可以叫我Kevin,或者kc。Summer你见过,我猜他和你说想住下来,这也是我为什么还在这里。”

 

林更新点点头。

 

郑嘉颖淡淡笑了,他五官精致,灯光下暖上一层温柔,是个会令女生脸红心跳的美男子。

 

“小新,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林更新再点点头。

 

“我知道你是个学生,并不富裕,所以我也没打算白吃白住,以后你的日常生活开销我来负责,房租我平摊一半。只是希望……”郑嘉颖顿了顿,“你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我的事,包括你的亲朋好友。”

 

林更新愣住了。他并不笨,提出这种要求的人,多半都是有复杂背景的,他实在不想惹麻烦。

 

郑嘉颖阅历无数,林更新这点担忧他也清楚,接着说:“我保证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我也不是你想的坏人。只是有些缘故……”他无奈地指指自己,目光略带促狭“你知道的,所以不想和别人接触。”

 

“坦白说,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些事的人。”

 

林更新似懂非懂,隐约捕捉到线索,却又毫无头绪。

 

“我的身份,暂时没法告诉你,希望你能相信我。”郑嘉颖真诚的目光直视林更新,里面满满的请求和温柔。

 

林更新瞬间就投降了,心底一群神兽咆哮“怎么长这么帅老天不公啊啊啊”。

 

他赶紧移开视线,防线崩溃前抓住最后一个清醒的疑问。

 

“那…你不用跟他们商量吗?”

 

郑嘉颖微微一笑,掏出两封信:“那就得麻烦你了。”

 

林更新嗷一声,拿信挡住脸。

 

 

3.

 

花痴是种要不得的病。

憧憬和羡慕是花季少男少女的死穴。

 

林更新再次承认刘诗诗说的都是对的。

热水把他蒸得头脑发热,晕晕乎乎还在想“kc哥真好”。

如果没有郑嘉颖,回家吃不到香喷喷的热饭热菜,也泡不到舒服的澡。

林更新飘飘然神游,红通通的脸埋入热水。

 

好容易接受了现实,他心满意足走出浴室,一眼看见夏天生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边啃鸡腿边看信。

 

林更新嗷一声瘫倒在地,捂住了心脏。

 

夏天生朝他摇摇鸡腿,笑得满脸灿烂。

 

林更新捂住了眼睛。

 

谁啊谁啊快把他美貌温和礼仪优雅的kc哥还来!

 

“新仔,你们店的鸡腿味道不错啊,明天再帮我带两个回来。咦?你怎么坐地上,快点过来,别感冒!”

 

林更新默默挪到他身边:“信……”

 

“哦,正在看。Kevin那家伙真墨迹,一点小事写老长,还敢飚英文!”

 

林更新凑近,果然是一封英文信,应该是不想自己看到吧。

 

偷瞄一眼津津有味啃鸡腿的夏天生,林更新忍不住说:“油炸的东西吃太多,对身体不好。”

 

“什么?哪个笨蛋跟你说的?family的招牌炸鸡腿可是人间美味,不懂享受!”

 

“……”

 

夏天生临空投掷,鸡骨头落进垃圾桶,笑嘻嘻说:“下次带你去新城南街吃烧烤,那里的烧烤很好味喔。”

 

林更新黑了半张脸。

 

“对了,你有跟Kevin说遇到希仔了吗?”夏天生忽然问。

 

林更新摇摇头。

 

“那就对了。”夏天生夸张地揉额头,“如果你说了,他就不会写这些了吧。”

 

林更新好奇地望他,对方绽开个笑,露出口白牙。

 

“好孩子不要多问。”

 

林更新再度黑了脸。

 

“快去刷牙睡觉!”夏天生一巴掌拍他出去,林更新顿时跳起来。

 

“你满手都是油!”

 

“哎?忘了,不好意思啊。”夏天生丝毫没在意,转头进厨房去了,嘴里还嘟囔,“意面我的意面……谁吃了我的蔬菜沙拉!小新!是不是你吃的!”

 

林更新朝厨房喊:“是kc哥吃掉了!”

 

“我去……这个可恶的家伙!”

 

林更新哭笑不得,他吃还不是等于你吃了,计较什么。

 

他搬出药箱,拆了湿漉漉的绷带,给自己重新上药。上班干活的缘故,脚好得没有预想快,不过消肿大半,也不觉疼了。

 

他仔细摸着毫无知觉的肿块,挤出药膏敷上去。

 

一股温热的气息喷吐在耳廓,林更新瞬间汗毛倒竖,从沙发上翻下去,难以置信抬头。

 

庄文希抱臂站在他身后,半带嘲笑地指指耳朵。

 

林更新摔得全身疼,耳朵又麻又热,他知道自己肯定又脸红了,咬着唇不理庄文希,抓起桌上的信扔过去。

 

庄文希接住信,看他一眼,撕开封口。

 

林更新挪回沙发,脚上的药膏磨得到处都是,只好拿纸巾擦干净,重新涂一遍。

 

他一边揉着肿块,一边偷看庄文希。这一看浑身鸡皮疙瘩掉满地,手抖得不听使唤。

 

庄文希阴沉着脸,信纸捏得死紧,一副恨不得杀人的样子。

 

“林更新。”他面无表情松手,任纸张掉落地板。

 

林更新瑟缩了下,抬头望他。庄文希脸上有太多不满,最终敛下杀气,慢条斯理地转了个身,绕过沙发,抬起他的脚拿绷带裹上。

 

林更新全身都绷直了。

 

“既然以后住在一起,还请你多关照。”庄文希扯扯嘴角。

 

林更新又一抖。

 

打死他也绝对不要和这个人住一起啊啊啊!

 

林更新内心纠结,手指在背后扭成麻花,低头一言不发,忽然脚底一麻,他反射性缩起脚,又被牢牢扣住。

 

庄文希朝他一笑,修长的手指在脚心来回划圈,林更新又痒又刺,缩不回去,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让你受伤是我不对,作为补偿……”庄文希停顿,笑容颇为凶残,“我帮你按摩吧。”

 

话一落,手指对着脚底的穴位狠狠按下去。

 

林更新疼得直飚泪花。

 

“很疼?那就对了,疼才有效果。”

 

林更新甩不开他,上气不接下气,悲愤地喊:“你干嘛老欺负人!我哪里惹你了!”

 

庄文希一愣,不觉松了手。

 

林更新抢回自己的脚,疼得原地单跳数下,狠狠盯着他:“你这个小人!”

 

庄文希饶有趣味看他:“你还挺有意思的。”

 

他拿过绷带,示意林更新把脚伸出来。

 

林更新戒备地看着他:“我自己来。”

 

庄文希不耐烦道:“快点,我没工夫和你纠缠。”

 

这都谁先来的事啊!

 

林更新内心悲愤,碍于庄文希强大的气场,隐约杀手般的戾气,他只好乖乖把脚伸出去。

 

庄文希三下五除二裹好,撂下句“床归我,你睡沙发”,径自回卧房。

 

林更新吸吸鼻子,气到浑身打颤。

 

 

***

 

天蒙蒙亮,隐约有微重感在身上叠加。

林更新睁了睁眼,模糊的人影自眼前晃过,空气里飘着淡淡的粥香。

他抱紧了身体,觉得没那么冷了。

 

一觉睡到天亮,林更新懵着睡眼,从沙发上坐起。被子外添了一床毯子,是睡觉前没有的。

林更新歪了歪脑袋。

一件外套从后包裹住他。

抬头,郑嘉颖正抽身离开,见他发愣,淡淡微笑:“早安。天很冷,小心感冒。”

林更新抓着衣服,心底暖流四溢。

 

郑嘉颖做了中式早餐,带着歉意对林更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已见过Aaren。”

 

林更新茫然:“你说谁?”

 

“庄文希。也就是Aaren。”郑嘉颖解释,“我以为Summer看到那封信,会处理得很好,是我高估了自己。”

 

林更新不知如何回他。

 

“希望你不会介意。”郑嘉颖思忖着道,“Aaren是我最……不能控制的部分。他自我主观强烈,不会轻易妥协,但也不会轻易干预他人。只要不招惹他,其实很容易相处。”

 

林更新摇头:“我和他相处不来。”

 

郑嘉颖理解地点头:“他经历太多事,才会如此偏激。小新你和他熟识的两个人很像,他难免会对你有偏见。”

 

“可我没惹他啊。”林更新委屈了。

 

“我无法控制他们。”郑嘉颖说,“我们沟通的渠道来自外界,我和Summer联系得多,Aaren我行我素,极其聪明,只是过于恃才傲物。”

 

“你不用担心。”郑嘉颖安慰道,“等你们熟悉了,关系就会好起来。”

 

我一点不想和他搞好关系。

 

林更新在心底碎碎念,但看见郑嘉颖的神色,只好点头说“明白”。

 

郑嘉颖拍拍他:“不好意思。”

 

“没事。”

 

“kc哥,有没有可能,想见谁就能见到啊?”

 

“你指什么?”

 

“就是……比如现在是你,我想见Summer哥,他就会出现,有没有可能?”

 

“这我无法控制。”郑嘉颖笑道,“想出来的时候,就会出来吧。”

 

“可是那天早上,庄…文希是直接走掉,换Summer哥出来的。”

 

“那是他想回去了。”

 

“啊?”

 

郑嘉颖想了想,说:“如果我现在想回去,那我就会不在,但我不保证换出来的会是谁,这样讲,你懂吗?”

 

林更新连连点头。

 

“那好,我现在……”

 

“不不,kc哥你可以不要离开吗?”林更新激动地抓住他的手,“我、我觉得上班前看到你挺、挺好的。”

 

郑嘉颖想他不愿见庄文希,遂点头答应,拍着他的手,让他不要紧张。

 

林更新看他温和的脸,不可思议地恢复平静。其实,他真的只是希望能和郑嘉颖多呆一会。


评论(3)
热度(12)

© 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