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圈多食,自得其乐。

【步步真人/郑林】Magical World(4-7)

依然是rps慎入~



Magical World


4.

 

早餐后郑嘉颖说:“既然你上午没事,陪我去买菜好了。”

 

林更新愣了好久才把“买菜”两个字同眼前的人联系上,嘴巴张成O型。

 

“不买菜怎么做饭呢?”郑嘉颖一副理所当然。

 

于是林更新去了很久没路过的生鲜超市。

他推着小手车,跟在郑嘉颖身后,看他慢条斯理地选着新鲜菜蔬。

那人穿着他没见过的黑大衣,十分合衬修型。那晚上明明空手入住,不过两天就准备了生活用品,林更新猜他经常外出住宿。

奇怪的是郑嘉颖戴着帽子,买菜全程都十分低调,经常性低头,仿佛避着人群,还悄声吩咐林更新不要离太远。

做贼似的超市半日游,让林更新情绪很低落。

好在回程路上郑嘉颖同他有说有笑,不再玩神秘,只是象征性避开人多的地方,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两人回到家已是中午,郑嘉颖下厨做饭,林更新收拾屋子,忙活一阵,终于吃上午饭。

只是听见“新仔,吃饭了!”的声音,林更新再高兴不起来。

 

他走进厨房,坐在位置上的果然变成了夏天生。

 

“kc哥呢?”

 

“做完饭就回去咯。”夏天生捞块糖醋里脊,吃得津津有味。

 

“他不用吃饭吗?”

 

“他做完饭就不会想吃。”夏天生说,“只好我来帮他吃咯。”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有人喜欢做菜有人负责吃不是挺好。”夏天生招呼他,“别啰啰嗦嗦,动筷子,凉了不好吃。”

 

林更新嚼着米饭,心里阵阵失落。他开始觉得,其实郑嘉颖并不想经常对着他,只有自己像傻瓜一样黏着他而已。

 

一只手在林更新眼前晃过。

 

“怎么了,不高兴啊。”夏天生笑得一副明白,“喔…你想Kevin陪你吃饭?”

 

林更新被说中心事,嘴上硬道:“胡说什么,你们谁吃不都一样。我只是……只是在想庄文希的事。吃饭吃饭。”

 

他随便找了个借口,谁知夏天生反倒好奇了。

 

“你问希仔?”

 

林更新只好说:“kc哥说我和他认识的两个人很像,所以他对我有偏见。”

 

“喔。这样啊……”夏天生敲着碗,若有所思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他两个前恋人的事。”

 

“恋人?”林更新顿住了。

 

“是啊。一个叫关迪安,是个同性恋;另一个叫黄晶莹,听说是个设计天分还行的丫头。”

 

林更新感到一道闪电劈过,顿时里焦外嫩,完全不能解读夏天生的话。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哎,也怪希仔命衰,两个恋人前后都死光了,真是克妻的命。”夏天生连连摇头。

 

林更新还没从庄文希男女通吃的震惊中恢复,又给炸了一遍。

 

“都、都死了?!”

 

“是啊。”夏天生继续唉声叹气,“人生自古谁不死,死就死了呗,早死早投胎,也是个好事。不过呢,这两个居然没死干净,把希仔告法庭了。”

 

“告他什么?”

 

“谋杀。”

 

“……”

 

林更新腿开始发软,说话都不利索:“他…他杀人了?”

 

夏天生摇头:“没有吧,听说无罪释放了。唉……其实这都不是最惨的事。”

 

他凑近林更新:“还有比这更惨的呢。听说那个女的,早就和另个男人搞上了,藕断丝连,脚踏两船。”

 

“还、还有个男人吗?”

 

“最后人死了,那男的硬说是希仔杀的,不惜以公谋私,对希仔下狠手啊。”

 

林更新冷汗直冒。

 

“希仔大哥也不是个好东西,居然跟这个混蛋合谋,把他给害死了。”

 

林更新跟不上突然蹦出来的大哥。

 

夏天已经在总结:“这就是富家阔少的悲惨人生,家里在演溏心风暴,恋情就像陀枪师姐,事业好似壹号皇庭,结局原来鉴证实录。”

 

夏天生不停摇头感叹,林更新已经被绕晕了。

 

“我吃饱了。”

 

“咦,你还没吃多少啊。”

 

“我我要去上班。”

 

“哦,慢走啊……”

 

 

等林更新回过神,他已经站在便利店里了。

 

刘诗诗和蒋劲夫在闲唠嗑。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没有的时候不觉得没有,一旦拥有才发觉其实早就需要,结果又弃如敝履,然后发现那其实也没什么。”蒋劲夫念着绕口的话。

 

“那是什么?”刘诗诗问。

 

“昨天电视人生的台词。”

 

“难怪文艺得想吐。”

 

“其实挺有道理啊。”

 

“比如说?”

 

“爱情。”蒋劲夫开玩笑。

 

“俗套。”刘诗诗不屑,转头问林更新,“你有啥想法?”

 

“啊?”林更新正愣着,见着问他,就说,“温暖吧。”

 

刘诗诗和蒋劲夫都看向他。

 

“我随便说说。”林更新心虚地转头。

 

蒋劲夫乐了,跳上前搂住他的脖子:“快说,是不是谈恋爱了?”

 

林更新人高马大,却也摆脱不了蒋劲夫,皱眉感慨这小子手劲更大了。

 

“我就随口一说。”林更新辩道,“下了班回家有现成的热饭热菜,还有放好的洗澡水,晚上睡凉了有人添毯子,这不挺享受么。”

 

“小新开始想女友了。”刘诗诗笑吟吟。

 

“那赶紧找个回家伺候你呗。”蒋劲夫跟风。

 

“伺候啥,说得这么难听。”林更新咕哝,“穷学生谁要啊。”

 

一句话说动刘诗诗,朝蒋劲夫使个眼色,道:“我可以组织一场活动,到时候来参加,保准你能遇到好女孩。”

 

“这主意不错。”蒋劲夫帮腔,“能玩能吃一举数得。”

 

林更新犹豫了,他只是想起这段时间的生活,也没想女友的话题,再说现在家里多了郑嘉颖,不能和亲朋好友透露,也不方便谈恋爱。

 

“还是你们去吧。”

 

“一起去啊,人多热闹嘛。”

 

“就是。小新你看,诗爷多为你着想,不答应说不过去哦。”

 

林更新只好说:“让我考虑几天。”

 

满脑子都是今天难以消化的庄文希的事,他也没工夫管联谊。

仔细想想,Summer哥不会是在逗他吧,怎么说得煞有介事的,庄文希不就是kc哥么,一样的身体不同的人格,怎么说来说去,像是另一个人的人生。

林更新有些迷糊了。

想得出神,忽然听见熟悉的声音带着笑意:“给我两个炸鸡腿。”

林更新转身,果然是夏天生。

 

 

寂静公园里夏天生边啃鸡腿赞不绝口。

林更新递上一听橙汁,忍不住叹气。

 

“Summer哥,你吃这么多油炸食品,kc哥会不高兴的。”总是一个身体啊。

 

“我饱嘴福,管他那么多。”

 

“可是对身体不好啊。”

 

“喂,你到底站哪边?”夏天生不高兴了。

 

“你们不都一样吗。”林更新无语。

 

“别学那老头子口气说话,四十多岁人了,真是……人到中年话特多。”

 

“kc哥40岁了?”林更新石化。

 

夏天生眯起眼:“干吗,受打击了?”

 

“他看上去……就、就三十出头而已。”

 

“骗你的。”夏天生笑。

 

林更新舒口气。

 

“我说他外形骗你的,真人的确就那么老。”

 

林更新顿住了,老半天挤出一句:“kc哥一点都不老,是你小孩子脾气,没大没小。”

 

“你不也没大没小,说我吗。”夏天生摇头,“瞧你失魂落魄的样,难道,你很喜欢他吗?”

 

“你胡说什么。”林更新脸红了。

 

“看看,脸红了吧,诶,原来你也喜欢男人。”

 

“你才喜欢男人。”林更新打断他,“我是正常男性,当然喜欢女人!”

 

“喔。是吗?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男人屋子那么整齐干净,一本黄色杂志都没有,还有你硬盘里,拜托你多大了靓仔,全是动画片,什么葫芦娃机器猫迪士尼……你还没长大吧,boy?”

 

林更新悲愤地盯着他。

 

“okok,我知道,那些都是兴趣……”

 

林更新的面色缓和了点。

 

“你正常的不得了,就是有点小小恋父。”

 

“你才恋父呢!”林更新面色一黑。

 

“你不承认啊?”夏天生夸张地指着他,“那你跟我念一遍:‘我很不喜欢郑嘉颖,很讨厌kc哥。’敢不敢?”

 

林更新气结。

 

“念啊,怎么不念?”夏天生好笑地看他,“你很喜欢他对吧?”

 

“你怎么颠三倒四的……”林更新忍无可忍。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喜欢一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夏天生笑吟吟,“来来来,告诉我,你喜欢他什么?”

 

林更新懒得再同他置气,黑夜似乎有特别的魔力,在安静的小公园里,千愁万绪忽地钻涌出来,可以看见好多年以前,好多的回忆。

 

“大概……只是很温暖吧。”林更新喃喃自语。

 

“我是孤儿。小时候来接人的看到我,都说我长得高大,不相信我小,说我虚报年龄,后来大家都走了,就剩我一个。院长奶奶很辛苦供我念书,一直到她生病过世……其实我念书很差,不如打工好,也不想读了。但是奶奶说过想看我大学毕业,所以……”

 

他似乎觉得自己说多了,打住了话题。

 

掩饰地笑一笑,望着夜间稀疏的几颗星子:“一直都是我一个人住的,没想过有人会对我这么好。不过我知道,kc哥只是想感谢我而已,他…你们还是会走掉的。可能……只是……”

 

“我看见他心情就会很好,看他笑就会很紧张,想他多陪陪我,一直住下去。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他了,Summer哥你说……”林更新眼睛霍然睁大,未尽的话全数吞回喉中。

 

郑嘉颖静静坐在他身旁,似乎已经听了许久。

 

 

5.

 

林更新的耳朵嗡鸣一片,大脑不听使唤,结结巴巴地说:“k、kc哥……”

 

郑嘉颖清楚看见公园路灯下那张白皙的脸是怎样一点点染上红晕,如火烧云铺满整个天空。

 

“我…”林更新找不出台词,窘迫和难堪让他失去了面对的勇气。

 

刚刚他干了什么来着?

对kc哥告白了?等等,他还不清楚是不是真的喜欢郑嘉颖了。

但是他好像告白了!该说什么好?

 

林更新手足无措,几回想站起来,远远逃开这尴尬的场面。

 

郑嘉颖却比他先开口了:“纸巾。”

 

“啊?”

 

郑嘉颖当着愣怔的林更新,把手上的鸡腿丢进了公园垃圾桶,抬眼道:“有纸巾吗?”

 

林更新立刻递过去。

 

“下一次……”

 

林更新绷紧了神经。

 

“Summer再买炸鸡腿,替我告诉他,三个月别想出现。”

 

林更新没想到郑嘉颖如此平静,对方擦完手,撂下句“起风了,回去休息”,越过他径自离开。

 

林更新看着郑嘉颖的背影,觉得很失落。

 

郑嘉颖在前方停步,转头催他:“怎么了?回家吧。”他淡淡微笑,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林更新小跑跟上,心中的失落隐隐变成难过。

 

 

路上,郑嘉颖温和地看林更新:“你怎么不告诉我,炸鸡腿是Summer要吃。”

 

林更新语语无伦次:“我不知道kc哥你不知道……”

 

“是啊,我早该猜到。”郑嘉颖想了想,不觉叹气。

 

气氛一时沉默。

 

林更新受不了尴尬,没话找话问:“kc哥,你刚才说,不让Summer哥出现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就算回去,也不能控制谁出来吗?”

 

郑嘉颖点头:“确实这样。不过我是主人格,如果我不失去意识,也不想回去,他们一般出不来。”

 

“之前没听你说过。”

 

“是吗?”郑嘉颖不以为意,“大概我忘了。”

 

林更新打心底泪流满面,想你一句忘了,我人生二十四年的脸可都丢光了。

 

以防万一他又问:“那…如果他们在外面,你想出来了,他们是不是就会换回去?”

 

“除非他们愿意。”郑嘉颖说,“简单来讲,我们其中一人主导的时候,切换时间无法控制,除非那人想离开,至于换谁也无法控制;但我是主人格,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当我主导的时候,除非我失去意识,或者自愿回去,否则他们都出不来。”

 

林更新好半天理清内容,终于得出结论:“刚才Summer哥是自己回去的?”

 

郑嘉颖眼里含了笑意:“是。”

 

天杀的!

 

林更新再度悲愤,夏天生存心想整他,出来的是郑嘉颖,他活活丢尽了脸,退一步就算换了庄文希,他也会被嘲笑到死。

亏自己平常对夏天生不错,还觉得是个好人,这次被他害死了。

 

林更新脸红一阵白一阵,郑嘉颖看得十分有趣。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除了找Summer哥算账。林更新在心里补充。

 

郑嘉颖拍拍他的肩膀,继续走在前面。他不想林更新为方才的事过于纠结,谁知此举看在林更新眼里,又是一个拒绝的信号。

林更新五味杂陈,默默跟在他背后。

不过一段路,转过熟悉的暗巷,郑嘉颖忽然停步,回身推开了林更新:“跑!”

林更新一愣,就见一道人影扑过来,同郑嘉颖缠在一起。

变故来得太快,林更新还没反应,就见郑嘉颖一拳把对方打倒在地。

仔细看脸,好像还很熟……

 

“啊!”林更新恍然想起,“你是那晚的抢劫犯!”

 

被郑嘉颖打倒在地的男人捂住脸,愤恨地盯着他:“你怎么会功夫了?”

 

郑嘉颖整整外套,不置可否地冷笑。

 

林更新赶紧跑上前:“kc哥,你没事吧?”

 

“没事。”郑嘉颖安慰,突然神色一凛,推开了林更新。

 

匕首冰冷的利刃划过,林更新手臂一痛,生生撞上了墙。

 

郑嘉颖心中莫名一慌,顺势打倒偷袭者。

 

倒地的抢匪看见同伴失利,早跑得不见人影,偷袭者也跟着逃离。

 

“小新,你没事?”郑嘉颖急忙擦看林更新的伤,虽然经他一推偏开要害,前臂还是开了道口。

 

林更新疼得直冒汗:“没事。kc哥你功夫好厉害。”

 

“别说话。”郑嘉颖命令。

 

林更新为他全身散发的强势噤声,任由郑嘉颖抬着他的手臂,快速步行回家。

 

 

一到家,郑嘉颖熟门熟路搬来药箱,替林更新清理伤口。好在离家不是太远,伤口的血已经逐渐止住,上药包扎后,倒也无大碍。

 

林更新见状,松口气:“小伤而已,不碍事。”

 

他好奇问:“kc哥,你功夫怎么那样好?之前Summer哥一点都不懂武功啊。”

 

郑嘉颖查过伤口的确没事,也放松了神情:“我练过泰拳。拍……工作需要。”

 

“kc哥还是保镖吗?”林更新开玩笑。

 

“差不多吧。”郑嘉颖随口答。他明显不愿多透露,林更新也就不再问。

 

郑嘉颖再三叮嘱伤口不要碰水,把林更新赶去了浴室。

等他出来,又像变魔法一样拿出抗生素给他吃。林更新吃完药,搬来被褥丢上沙发,郑嘉颖立刻阻止了他。

 

“去床上睡。”

 

“啊?可是庄文希说……”

 

“今晚他不会出现。”

 

林更新难得不用再睡沙发,高兴得立刻翻上床,打两个滚,舒舒服服地抱着被子。

看见这样孩子气的举动,郑嘉颖好笑地摇摇头。

“我睡了。”林更新钻进被子,老老实实躺在一侧,“kc哥晚安。”

“嗯,你先睡,晚安。”郑嘉颖关上灯,退出卧室。

 

 

***

 

 

郑嘉颖走回客厅,燃上一支烟。

 

窗玻璃中映出熟悉的脸,他恍惚许久,想起今天的惊心动魄,还有……林更新无意中的告白。

 

他从未想过,那个孩子会陷下来,该庆幸他懵懵懂懂,但心底抑不住的激动告诉他,那是单纯的喜悦。

 

 

Summer,夏天生。Aaren,庄文希。

想到这两个人,郑嘉颖又开始头疼。他也不知为什么,自己饰演过的两个角色,竟会着了魔般疯狂滋生出独立的人格。

是的,他是个演员,一个大众皆知的影视歌三栖明星。

几年前他拍《通天干探》,演完了庄文希,曾一度走脱不出那种感觉,也许他入戏太深,加上人物死了,午夜梦回时曾惊醒,问过自己值得不值得。

后来他接拍《Only you》,也是很愉快的合作经历,当时并不觉得异样。

 

后来再过几年,他开始红了。

试过为角色练身打泰拳,也试过两个剧组奔忙,同段时间不同人。

就在他开始上轨道的时候,却多了奇怪的茫然感。他想到几年前的庄文希,开始问自己那样的选择,结局究竟得到了什么;他又鬼使神差想起《Onlyyou》,不顾现实追求理想后,是否真的得到什么。

他找不到答案。离开美国进入娱乐圈,一路打拼,到能自豪地对大众说“我没有入错行”,如今贵为五料视帝,两届影帝提名,年初刚发行新专辑领奖无数,正是水涨船高时,突然身体有了异样。

第一个发现的是助理,但郑嘉颖很快辨认出两个人格是庄文希和夏天生。凭完整的剧情,他们都有独立的人格,夏天生以为自己魂穿,庄文希则认定死后附体,企图夺取身体控制权。

他熬到拍摄结束,不得不暂停戏约,争取半年时间,消失在公众眼前。

 

后来夏天生无意结识林更新,郑嘉颖意外发现,林更新根本不认识他。

这让他安心地住了下来,原本只是借住,不知不觉却干预了对方的生活。

男孩傻气得近乎天真,善良而过分妥协,看他努力生活的样子,就想做点什么,于是为他烧饭做菜,考虑营养均衡……

郑嘉颖发现,自己有太多的不忍心。也许从林更新递来一本存折,局促却真诚地望着他开始,他就开始变了。

他终于找到一直缺失的东西,他真正需要的东西。

 

 

郑嘉颖抽完最后一口烟,满足地合上眼睛。

 

他该感谢Summer才对。

 

 

6.

 

睡梦中林更新不安地皱眉,下意识翻了个身,随即又疼得瑟缩。

郑嘉颖被他吵醒,帮他抽出压住的手臂。青年睡得很不安稳,一手抱过身体,整身蜷成虾子。

郑嘉颖安抚地揉他的额头,林更新挣了挣,依旧保持怪异的睡姿。

没有安全感。

郑嘉颖心下感叹,他轻柔地拨开林更新的额发,在前额烙下一吻。

 

梦里的林更新回到小时候,院长夸奖他帮助年纪小的弟弟妹妹,奖励地亲了亲他的额头。

他舒展眉头,开心地笑,手舞足蹈好似得到了勋章。

那是来自母亲般的温暖。

 

林更新放松了身体,环抱身体的手让郑嘉颖轻轻挪开,替他掖了掖被角。

 

 

一宿无噩梦。

 

林更新懵懵睁眼,天色已亮。

郑嘉颖在旁平静仰躺,呼吸细微平缓。

林更新第一次离他这样近,细致到看得清颤动的长睫毛,脸部线条刚毅不失柔缓,那双时而促狭、时而温和、时而犀利的眸子藏在睑下,气息化作一阵春风,沐浴身心。

真希望能一直这样看着。

他满足地蹭了蹭被子,笑成朵花。

 

郑嘉颖睁开丝毫没有睡意的眸子。

 

“醒了?”

 

他侧手轻贴林更新微凉的脸颊,感到那人一僵,皮肤微微染开一片红晕。

林更新放松神情,有意无意蹭着郑嘉颖的手,像极了卖乖巧的小动物。

郑嘉颖笑了,他反手揉一把林更新的卷毛头,掀被起身:“去吃早餐。”

 

林更新沉浸在幸福中,老半天想起刚起床哪来的早餐。

 

后来才知道,郑嘉颖早在一小时前就起身煲粥了。

“习惯了早起。”

郑嘉颖随口解释。未免林更新愧疚,他没说是给吵醒后再也睡不着,反正每天他都比林更新起得早。

“kc哥你起那么早,一天都不困吗?”

林更新有必须睡足八小时的习惯,不懂晚睡早起的人居然精神充沛。

“我可以中午补眠。”郑嘉颖给他添勺粥。

“哦。”

 

林更新美滋滋地喝粥,这样的生活仿佛梦幻,他宁愿沉醉也不想醒来。

虽然郑嘉颖忽视他的告白,但还为他做早餐,就已经很幸福了。

也许有一天,郑嘉颖会喜欢上他也说不定。

 

满怀对未来人生的希望,林更新提早出门上班。今天蒋劲夫有事,找他替班,所以他必须做足一天。

临走前郑嘉颖丢给他一个手提袋。

“这是什么?”

“午餐。”

“……”

 

林更新双眼晶晶亮亮,眼看要扑上去扭蹭。

 

郑嘉颖赶紧把他丢出去。

 

关上门,男人难以掩饰地温柔轻笑。

 

 

***

 

刘诗诗午间出勤,眼尖儿瞥见林更新在吃家带便当。

 

“咦?小新最近手艺见长?”

 

刘姑娘眼疾手快,二指禅拎起块蛋卷送嘴。

 

“好味道!”吃货两眼放光,狼心大起。

 

林更新眼疾手快护住便当,抬头不满说:“你没吃午餐吗。”

 

刘诗诗掰他的手:“几个姐妹约时间谈不拢,半天才搞定,哪有心情吃饭,送进嘴里都白味。哎,这笋炒肉真好吃,你怎么做的?”

 

林更新气呼呼的瞪她。

 

刘诗诗忍不住捏把脸,皮肤滑腻手感真好。

 

“小气鬼,给你搞定大事,还舍不得两口便当啊。”

 

“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夸张。”林更新赌气。

 

“不就是这个。”刘诗诗甩张纸片,“联谊嘛,包场见面,女孩绝对好素质,都是单身喔。”

 

林更新盯着入场券,当下愣住,仔仔细细看上面每一个字。

 

“别说我不给意见,劲儿也去,你们俩约着一起见面,X2倍养眼,这样就成功一半了!”她吃着林更新的便当,得意洋洋地说,“就你们俩帅哥,绝对甩那些歪瓜裂枣几条街。”

 

林更新推开入场券,闷着头不吭声。

 

“喂,你说句话啊。”刘诗诗看着不对劲。

 

“诗姐,谢谢你,不过……我不能去。”

 

“什么?”刘诗诗跳脚,“都联系好了你说不去?!我可是和她们说会有大帅哥出现的,你可不能放我鸽子啊小新!”

 

“可是……”林更新为难地看她,“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啊?”刘诗诗给他说蒙了,才几天工夫,居然就谈上了,“谁啊,带来我们见见。”

 

林更新语塞。他没忘郑嘉颖的交代,来来回回说不出口。

 

“我看你是找借口。”刘诗诗叹气,“小新,别在意你的身世,好女孩会选好男孩,不是人人都看重眼下。”

 

她拍上林更新的肩膀:“你人好、勤劳努力,大学毕业找份工作自然会出头。按你这样的潜力股,不选的女人那是眼光狭隘。”

 

“姐不担心你找不到人,只是你现在的生活圈太简单,忙着打工,学校也认识不到几个人。这次是个好机会,你得找个会照顾你的女孩,然后好好谈场恋爱,人生才不缺失。”

 

林更新张了张口,终是没说话。

 

刘诗诗把入场券塞他手里:“我就等你明晚出现啦。”她转身出去,留下林更新一脸茫然,六神无阻。

 

 

晚上蒋劲夫终于出现,和刘诗诗交接。

 

他八卦地贴着林更新,小声唠叨:“小新,新哥,入场券到手啦?”

 

林更新烦他哪壶不开提哪壶,随便“嗯”声。

 

“怎么了,你不高兴?”蒋劲夫纳闷。

 

林更新掏出入场券递给他:“劲儿,帮帮忙,你随便找个朋友去吧,我有事去不了。”

 

“你有什么事啊?明晚群姐、兰姐当班,都安排好了,你不去诗爷会发飙的。”

 

“反正就是有事。”林更新把票往台子上一搁。

 

“哎,那你跟诗爷说了吗?”

 

林更新没回答。

 

“看来诗爷没答应你。”蒋劲夫绕过去搂他肩膀,“小新、新哥,你再不想去,也卖诗爷个面子,顺便体谅我行不?我们双雄出面,谁与争锋,少你一个,战斗力减半耶!”

 

风铃声动,两人立即转身站好。

 

林更新一愣。

 

熟悉的男人一身休闲装,正抬头环视店内,神情倨傲,无谓至极。

 

这人竟然是庄文希。

 

 

7.

 

林更新陡然一震,双手握了又松。

 

庄文希随手拿份杂志,蒋劲夫接过结账。林更新站在一旁,目光死死盯着庄文希。

 

庄文希失笑:“这样看我做什么?”

 

蒋劲夫一愣:“你们认识?”

 

“你好,我是庄文希,你也可以叫我Aaren。”庄文希朝蒋劲夫大方伸手,“现在暂住他家。”

 

蒋劲夫受宠若惊,赶忙握住那只手:“你好文希哥,我是蒋劲夫,小新的朋友,我们一个学校的。”

 

“劲儿!”林更新打断他。

 

“是吗。”庄文希笑得优雅,不经意拿起桌上那张入场券,“你们便利店还兼办活动吗?”

 

林更新睁大眼,伸手想夺,被庄文希避过。

 

“这么神秘,不想让我看到?”

 

“文希哥,这是大学生联谊会的入场券,你有兴趣吗?”蒋劲夫抓着林更新,一边对庄文希道,“不如你也来参加?”

 

林更新难以置信看蒋劲夫:“等等……”

 

“好啊。”庄文希很快答应,他看了看入场券,“明晚?”

 

“是啊,文希哥到时见。这票你就拿去吧。”蒋劲夫死死拉着林更新,对庄文希陪笑。

 

“到时见。”庄文希拿起杂志扬长而去。

 

蒋劲夫捧住心大口吸气:“哇塞!他帅呆了!你啥时认识这么帅的人,这下胜算100%,我就不信三人一起出场……哎,小新你去哪儿?”

 

林更新冲出店门,远远看见庄文希拐入巷口,他追上去,将人堵在巷子里。

 

“你什么意思。”

 

庄文希好整以暇看他:“你指什么?”

 

“你到底想去做什么!”

 

“约我的那个好像不是你。”庄文希低声道,“还是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林更新语塞,干脆伸手:“把票还我。”

 

“你可以再领一张。”庄文希靠上墙,有趣地盯着他,“你只是不想他知道。”

 

“你……”林更新发现,面对庄文希,他无法用任何方法,只好妥协,“你要怎样才能把票还我?”

 

“谈条件?”庄文希丝毫不买账,轻嘲道,“你还不够资格跟我谈条件。”

 

他推开林更新,整整衣服:“明晚我会准时到场,聪明的最好别过问,否则到时候,我不保证出现的会是谁。”

 

“上班时间偷跑出来,你老板不会说吗?”庄文希凑近林更新,夹杂些许挑衅意味,“你朋友还不错。”

 

“我警告你,别打劲儿主意。”林更新被惹恼了,“不是人人都像你是同性恋!不准你拿kc哥的身体乱来。”

 

“同性恋”三个字让庄文希当场变脸,他冷冷盯着林更新,后者顿觉浑身发毛。

 

“我是同性恋,难道你就不是?”他伸手抬起林更新的下巴,狠戾逼视,“你最好确定郑嘉颖也是同性恋,不然你爱得那么辛苦,到头来为了什么?”

 

林更新被他按在墙上,诡异得挣脱不开。

 

庄文希继续说:“我和你,不过五十步笑一百步,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当年他们玩不起,你也同样。”

 

他凑近林更新耳畔,轻声细语,危险而阴郁:“知道当初和我作对的人,都是什么下场?我最讨厌你这种人,装得无辜可怜,其实看准机会,一刀扎得才叫狠……才叫痛!”手上猛一用力,林更新错觉被卸掉半个下巴,疼痛钻心。

 

他用力推开庄文希,喊道:“你疯了!”

 

庄文希大笑,没心没肺。

 

“小新!小新你在那边吗?”意外声音打断了争锋相对。

 

“诗诗姐,我在这里。”

 

刘诗诗转过巷口,明显呆了几秒。

 

庄文希早恢复他绝世贵公子的样,风度翩翩,笑容俊雅,朝刘诗诗伸手:“你好,我叫庄文希。”

 

“庄…文希先生。”刘诗诗勉强握上手,不争气脸红,语无伦次,“还真是巧啊。”

 

“我落了东西回来拿,劲儿说你追朋友去了,就过来看看。”刘诗诗解释,一面打量庄文希,“庄先生,有没有说过,你和郑嘉颖长得很像?”

 

“有啊,我听过不少次了。”庄文希微笑。

 

“真的很像啊。”刘诗诗豪迈大笑,“你都能拿最佳明星相似奖了,你有看《通天干探》吗?里面kc演的角色也叫庄文希呢,你说巧不巧。”

 

“真的吗?我都没看过,不如有机会拷盘给我看看?”

 

“既然你提了,明晚给你吧。”刘诗诗笑缓过气,“庄先生手上有入场券了吧?”

 

庄文希点头:“小蒋太客气,不知会不会打扰到你们。”

 

“哪里哪里!我们欢迎极了!有你同来,大家一定会很开心!”刘诗诗赶紧说,“倒是我们小群小闹,希望你不会介意。”

 

“怎么会,我荣幸之至。”庄文希看了看表,“sorry,我有事得先走。”

 

“那你忙吧,我们明天见。”刘诗诗笑得谄媚。

 

庄文希故意拍拍林更新:“晚上回来小心些,不要被风吹到。”声音温柔体贴,听在林更新耳里简直如针般尖锐。

 

说完他优雅离去,背对二人的时候,露出冷漠的讽笑。

 

 

刘诗诗一把抓住林更新,激动说:“好帅!好像郑嘉颖!哦不对,他是庄文希!你哪里认识这么帅又这么体贴你的靓仔,快说!”

 

林更新被她吓到,结结巴巴道:“前几天认、认识的。”

 

“他住你家?”

 

“暂时。”

 

刘诗诗喃喃道:“好像啊,他真的和郑嘉颖一模一样!怎么会有这种事。还叫庄文希,真神奇……”

 

“诗姐,郑嘉颖是谁?”林更新问。

 

“你居然不知道郑嘉颖?!”刘诗诗像看外星人一样,“这么有名的明星,你居然不知道?”

 

“他是明星吗?!”林更新比她更震撼。

 

“五料视帝!两届影帝提名,年初新专辑《甜蜜时光的爱人》拿了多少奖,你没听过《许愿不成真》、《告别我的梦》?你没看过《天幕下的恋人》、《怒火街头》?……”刘诗诗巴拉老长一段,林更新差点晕倒。

 

他还真不知道郑嘉颖,歌倒是在广播放松里听过几回,好像是挺有名的。

 

“那什么是《通天干探》啊?”

 

“是kc的一个片,里面他演的人就叫庄文希。”

 

林更新终于明白了,他小心翼翼问:“是不是喜欢男人也喜欢女人,然后被告法庭,最后还死掉了?”

 

“你知道啊。”刘诗诗笑了,“就是那个杀了自己两个恋人,被大哥策划绑架,最后被男主角公报私仇捅死的庄文希。”

 

林更新轰然一雷:“你说他……杀人?”

 

“是啊。”刘诗诗不以为意,“杀了三个人。”

 

她忽然板下脸:“你居然上班时间跑出来,小群姐要是知道,小心扣工资!”

 

“啊对,你别跟她说,我这就回去。”林更新急急忙忙,被刘诗诗拉住后领。

 

“回来。”刘诗诗掏出一张入场券,“看在你找了帅哥份上,我再给你张,不准放我鸽子!”

 

林更新喏喏点头,低头跑开。

 

 

一进店,蒋劲夫劈头就说:“小新,你那朋友长得可真像郑嘉颖。”

 

“不是,假的!”林更新否认。

 

“我说很像啦。”蒋劲夫大笑,“想也知道是假的,郑嘉颖怎么会住你家,人可是大明星!出门保镖跟,随便拍个电影,片酬就好几百万……”

 

林更新心内情绪翻涌,喃喃自语:“是了,他终归要回去的……”

 

“你说什么?”蒋劲夫回头。

 

“没有,明天哪里碰头?”

 

也许只有不去想,才能忽略现实,活在虚假里幸福。当谎言戳破,离别就像铁轨的尽头,列车终有进站的那天。


评论(2)
热度(7)

© 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