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圈多食,自得其乐。

【步步真人/郑林】Magical World(14-18)

真人RPS慎入~


Magical World


14.

 

找一个不那么笨的理由,告诉自己聪明一点其实没什么不好。

 

林更新像往常一样整理店内的新货,刘诗诗发现,他开始喜欢整理杂志周刊了,以前根本没见他动过那块区域。

诡异的是林更新会从中挑出一两本,习以为常那样对刘诗诗说:“这两本我买。”

据刘诗诗观察,他收的杂志百分百都刊着郑嘉颖相关的内容,不论专访还是剧评,哪怕只有豆腐块大小的报道,林更新都会收。

而与败东西成正比的是林更新不断上升的打工时间。

这不,本月内刘诗诗理应出勤的时数,又分了部分给林更新。一问店长,群姐直接说:“你又没经济困扰,能帮就帮小新啊。”

被姐姐若兰责备吃东西不干活光长膘不长身材,自尊心受损一气之下跑便利店工作消耗脂肪的刘诗诗泪流满面。

 

正想着,几本新刊堆上桌,刘诗诗吓了一跳,听见熟悉的声音说熟悉的台词:“诗姐,这几本我要。”

惯性伸手刷本,刘诗诗表面淡定内心扶额。

眼波一转,刘诗诗狗腿地问“小新呀,我能拆开么?”

得来一如既往的大大笑容:“不行。”

“……”刘诗诗扫兴地把杂志丢去休息室。

不就是郑嘉颖嘛,哼!小气。

刘诗诗有些后悔把林更新拐成了郑嘉颖的粉丝。

也不想想当初她怎么贡献kc剧全集的,林更新倒好,不知道吃错什么药,提起周刊就一副没得商量的严肃表情。

虽然平常玩闹,但刘诗诗知道,什么事是不能触碰的底线,林更新那态度就是一例,她只能唉声叹气。

完全不知道刘诗诗内心动态的林更新一脸幸福满足地整理书架。

 

风铃声响动,如悦耳的音符。

 

 

像往常一般的下午。

可以舒服地直到傍晚,等待第一波下班族的潮流来袭,忙碌一小时,再去休息吃晚餐。

随后是八点到十点的黄金时间。

站在店里发发呆,整整东西,不知不觉就能到十一点。

换掉制服,恢复学生身份,走在寂静的回程街道,空气清醒无比,带着夜晚独有的凉。

以为日复一日,习以为常。

 

林更新并没有注意到进店的客人,因为刘诗诗站在柜台前。

 

等到一双鞋在眼前出现,他先是微微愣了。

 

半蹲在地上的青年顺势上望,整个世界瞬间变得灿烂。

 

林更新难以置信站起身,愣怔地看着眼前拥有温雅笑容的男人,对方一身休闲,戴着墨镜,显然经过精心的乔装。

哪怕这样,林更新也一眼认出了他。

朝思暮想到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的郑嘉颖。

 

他几乎瞬间紧拥住对方,同时耳边闪过奇怪的声响。

林更新下意识想转头,被他抱住的人在此时开口:“你真这么想我?”

几许玩味、戏谑的口吻。

林更新像被火烧到般跳开,面色苍白地盯着意想不到的庄文希——他原认定是郑嘉颖的人。

 

“你……”

“怎么,知道是我就不欢迎了?”庄文希摘下墨镜,笑容依旧。

林更新警觉的眼神让他笑出声,不由上前一步:“怕什么,大白天的,我又不会吃了你。”

他压低嗓音,语意暧昧:“有些事,还是晚上办比较好。”

林更新眼中燃起小簇火苗,右手攥成拳。

“怎么,想揍我?”庄文希看破他的意图,露出副难过的表情,“亏我瞒着kc,大老远跑来找你,还费了那么多工夫。”

 

“你瞒着kc哥?”林更新捕捉了关键信息。

“他好似很烦你,都不愿过来。”庄文希露出惋惜的神色,“我想你太可怜,不好玩过就算,还是回来见一见,看你过得好不好。”

他慵懒地靠上货架:“看样子,你过得还不错。”

如猎人般紧盯林更新的反应,看着那张脸从平静到苍白,呼吸逐渐加重,却又强装无谓,庄文希只觉得快慰至极。

“明星也是人,都想过普通生活。你这么可爱,又这么纯,玩点过家家的游戏,就当度假消遣,你不会不知道吧?”他刻意放缓语速,让自己一字一句都能进到林更新心底,戳中那些柔软的部分,搅动血肉模糊,看他痛不欲生。

“可是闹上床就不好了。你知道媒体最喜欢随便乱写,他又是大牌,万一漏出去影响太差。”

“所以只好骗骗你,让你乖乖等着了。要是你去找他,给媒体知道他人格分裂,搞男仔,那就不用混了,是不是?”

林更新忍无可忍:“你说够没有。”

“不喜欢听?”庄文希抬高下颌,分明挑衅,“还是戳中你的痛,忍不下去了?”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林更新尽量控住情绪,反击道,“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管我们那么多!”

庄文希眸色一暗:“怎么会无关?别忘了,那天的人是我。”

他突然欺身,抓住林更新狠狠堵住他的唇。

林更新被他突然的放肆惊住,一时没有反应。可疑的白光从眼角掠过,林更新怔了怔,以为幻觉。

他才想起要挣脱,狠狠推开庄文希。

 

“你这个疯子,大白天的干什么!”

 

林更新气急败坏转头,这才看见听见外头骚动,从休息室出来呆在一旁的刘诗诗。

 

“你、你们……”她难以置信捂住嘴。

 

林更新无语问苍天:“诗姐,你一直在休息室吗……”

 

庄文希掠过他们,丢下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回头见。”扬长而去。

 

 

林更新不知道怎么撑到的下班。

一下午刘诗诗都在追问他和庄文希的关系,林更新费了好大劲,都跟她解释不清楚。

原本就不是擅于说谎的人,刘诗诗又冰雪聪明,发散性思维强悍,合着之前的线索,把那晚的事竟然猜到八九不离十。

林更新吓得赶紧说:“扯淡!就是一群小孩瞎胡闹,哪能真往酒里放东西,吓唬人而已。再说了,诗爷开的party,谁敢乱来,不是砸你场吗。”

刘诗诗一想有道理,就过了这茬。但她依然纠结在林更新的男男问题上,从兴奋异常到苦口婆心再到怜悯鼓励,林更新快给他整疯了。

最后刘诗诗自己完成了整个故事,拍着林更新肩膀说:“放心吧,诗姐知道你的难处,绝对保守秘密,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

林更新一数:“第四个人?”

“庄文希算一个啊。”刘诗诗理所当然。

林更新彻底无语。

 

他摆脱刘诗诗,立刻换衣服回家。

直到家门口,他忽然失去了开门的勇气。

郑嘉颖离开前,备用钥匙放在桌上。但只要庄文希想,他可以有一百种方法进到屋里。

林更新不知道开门,看见庄文希好,还是不见到庄文希好。

那人说的话在心里留了痕,一人独处时清晰地浮现脑海,一字一句,不容他忽视,更不容他逃避。

 

郑嘉颖对他,真的只是假期出行的停留过客吗?一个不用认真的对象,所以才能走得那么潇洒。

他忽然无法确定,那张特意留下的便笺,是为了给他希望,还是杜绝他这个隐患。

林更新不知不觉间接受了庄文希的全盘说词,如跗骨之蛆纠缠着他,不放他好过。

一个声音说:别相信,他对你的温柔都忘了吗?

一个声音说:你真傻,他离开得还不够彻底吗?

 

理智和情感分庭抗争,他于命运的天枰交付所有真心,却称不下一个承诺的砝码。

 

 

15.

 

林更新在深夜徘徊屋前,犹豫过忍耐过矛盾过……最终选择打开房门。

漆黑的客厅空无一人,如往常一样是他孤独归家的夜晚。

林更新靠着门缓缓坐下,仿佛被掏空了一切,不知失望,抑或庆幸,他已不愿再想。

他就这样合上双眼,带着一身尘霜,抱紧冷却的身体,在疲惫中入眠。

 

 

林更新被一阵阵吵杂唤醒。

睁睁酸痛的眼睛,他不敢相信,自己真就这样窝在门口过了一夜。

嘈杂声愈演愈烈,顺带有人死命敲打大门,林更新脑仁生疼,心想谁大清早造孽,直接开门准备骂人。

 

一片片镁光灯闪烁,门口聚集了素未谋面的人,阵仗大的令林更新错愕。

 

“林更新先生吗?请问你就是郑嘉颖的秘密情人?”

 

“林先生,请问你是怎么接受郑嘉颖的,他真的是同性恋吗?”

 

“林先生你好,我是娱乐大周刊的记者,请问kc现在在你屋内?”

 

“各位观众,屋主林更新终于开门了!究竟郑嘉颖在不在他屋内,现在就能揭晓!”

 

 

林更新“砰”甩上大门,浑身冷汗涔涔,手机铃声突兀响起,他颤抖着接通,蒋劲夫焦虑的声音自那头传来:“小新?你没事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上报!”

 

“我不知道。”林更新连声音都在抖,“外面有很多记者……”

 

“你坚持下,我马上到!”

 

蒋劲夫挂断电话。

 

林更新把自己缩进沙发,大门依旧被粗鲁地拍击,仿佛下一秒就会碎裂的错觉。林更新抓起遥控,打开电视,入眼的竟然是熟悉的场景——一名记者在自家门前作报道。

 

他立刻关掉电视,捂住了耳朵。

 

 

***

 

 

蒋劲夫在学校食堂看见早间报道,立刻知道林更新家出事,他以百米速度冲出校园上了的士,顺道给林更新打电话。

 

同一时间刘诗诗也收到消息,气急败坏骂那些记者不长眼,人都分不清楚。她在便利店开工,对着电视俨然一线情报员,告诉蒋劲夫这件事闹蛮大,kc方还没有人出现。

 

蒋劲夫请她随时联络,的士开到林更新公寓楼下,他又以百米冲刺跑上楼。

 

“让一让!让一让!”蒋劲夫扯开大嗓门喊。

 

娱记们被他吓跳,以为同行纷纷不满:“你是哪家的,先来后到懂不懂,别推别抢!”

 

蒋劲夫翻个白眼,心想抢报道的媒体个个如狼似虎,啥时见你们先来后到了。

他轻咳数声说:“你们弄错了!那个人不是kc啦,是我表哥!!”

这下好似捅了马蜂窝,记者们纷纷朝他涌过来。

 

“你是林更新的朋友?你知道内幕?”

 

“这位先生,请问林更新真的和郑嘉颖在一起了吗?他们是否在同居中?”

 

“这位先生,请问你对他们的恋情有什么看法,郑嘉颖是不是经常出入这里。”

 

饶是蒋劲夫见多识广,也被这群记者给吓到了,嘴唇不利索地道:“那、那个人不是kc,是我表哥,你们弄错了。”

 

“他们光天化日当众拥抱还亲吻,这些事你知道吗,你祝福他们吗?”

 

“请你让林先生开门好不好,公众有知情权,希望郑嘉颖能坦诚面对观众。”

 

“传他们已经在几个月前结婚,还去荷兰度蜜月,这件事你知道吗?”

 

“请问先生怎么称呼,你是林先生的同学还是朋友呢?”

 

“各位观众,现场意外来了知情者,让我们看看这位朋友。请问你知道郑嘉颖和林更新的关系吗,你又是怎么帮他们保密的呢?”

 

 

蒋劲夫瞠目结舌,这些记者的嘴上功夫利害到他连半个字都说不出了。眼看头越来越大,他竟然开始后悔,不先找一堆哥们来撑场轰人。

 

就在蒋劲夫快被娱记攻破的时候,一个爽朗的笑声在背后响起。

 

“哎?我家门口怎么多好些人啊!”

 

夏天生穿着背心拖鞋,手拿一卷报纸,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出现。

所有人都向他看去,那张酷似郑嘉颖的脸令群众哗然。

只是这个长着郑嘉颖的男人,看起来更邋遢些,顶着微微凌乱的发,一道显眼的红疤在右颊盘旋,虽然笑得善意,还是略显狰狞。

 

娱记全部呆住,他们根本无法将这个男人同郑嘉颖联系上。

 

夏天生笑着同蒋劲夫打招呼:“夫仔,好久不见。”

 

蒋劲夫第一次见他,也被唬得不轻,愣愣地回个招呼。

 

夏天生对一众媒体道:“各位,我今天看了报纸,发现你们搞错了。”他扬扬手里的报纸,“我昨天刚从外地回来,见到我家honey,一时情不自禁,被你们影下,没想被当成郑嘉颖,哈哈哈,很多人说我似他,不过我没他靓仔啦。”

 

娱记们面面相觑,太过戏剧化的发展,令众人不知所措。

这时一声手机铃响,随即更多的铃声响动,七嘴八舌互相呼应。记者们纷纷掏手机,谁也没主意,夏天生露出了微笑。

 

 

“今天早上,著名影星郑嘉颖与一名男子同居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就在刚才,郑嘉颖经纪公司发出公告,称其本人目前正在夏威夷拍摄广告,此次事件纯为无中生有,希望媒体能调查清楚。另外,经纪公司也发出一段郑嘉颖的个人声明录影,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电视镜头转换,郑嘉颖身着无袖衬衫大热裤,戴着墨镜,背景是夏威夷迷人的海滩。

 

“各位新闻媒体界的朋友,大家好。很感谢大家对我生活上的关心,我现在在这里拍一个广告,相信呢,不会有时间飞过去制造一段不存在的绯闻,因为实在太突然,所以临时拍这条[带子],希望这个误会能尽快消除。”

 

语气轻松又略带诙谐地说完一段声明,画面再次切换进播影间。

 

“哇——阳光、海滩,看来郑嘉颖都几开心喔,你是不是也想去夏威夷看看呢?”主持人故作轻松地说,“其实呢,这次纯粹是个误会,kc也不用太介意,谁叫你人气爆表,大家都关心你的生活呢?祝你工作愉快。这里是新娱报道,广告后我们再回来。”

 

刘诗诗关掉电视机,没好气地打蒋劲夫电话。

 

“劲儿,解决了吗,报道澄清了。”

 

“是吗,难怪记者都走光了。”蒋劲夫看一眼拼命在门口敲门的夏天生,犹豫地说,“诗爷,我待会打给你,先看看小新。”

 

这边,夏天生拼命敲林更新的门,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新仔!在不在啊,Summer哥啦,快点开个门。”

“新仔!不要玩啦,门口站久很冷哒,开个门啊。”

 

“这,这位大哥。”蒋劲夫吞口水,“请问你又是谁啊?”

 

“我是新仔的朋友,夏天生。你是夫仔,我知道。”夏天生又转过头。

 

“呐,新仔,我数三下,你再不开门我撞了。一、二……”

 

蒋劲夫赶紧拉住对方胳膊:“千万别!”

 

他推开夏天生,敲敲门:“小新,是我,你开开门吧,记者都走掉了。”

 

门锁轻轻转动,一张失去血色的脸出现在门内,蒋劲夫心中一抖,他看得太真切,林更新的双眼写满警惕和早已破碎不堪的受伤。

 

 

林更新缩在屋内一角,把脸埋入腿间。夏天生跪在他旁边,拼命同他说话,对方依旧沉默无声,甚至不愿抬头。

 

夏天生急了,伸手去掰林更新的头,对方突然激烈地挥开他,不让他靠近。

 

夏天生被他吓到,站在一旁干着急,早已心急如焚的蒋劲夫,更是没好气。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蒋劲夫不敢逼林更新,把火全撒在夏天生身上,“你是谁,庄文希人呢?亏我还以为他很好,现在搞出这档事,影都没见一个!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小新会被人怎么说!学校里……”

 

夏天生及时捂上他的嘴,压低声音:“你想让新仔更难过吗?”

 

蒋劲夫立刻噤声,仍然忍不住说:“那现在怎么办。”

 

夏天生说:“你把他交给我。”

 

见蒋劲夫怀疑的神色,他补充道:“现在他最需要的是安静,我跟你保证,一切没问题ok?反正你在这里也帮不到忙,还是先回去再说。还有啊——”

 

夏天生顿了顿:“我记得你也身份特殊,刚才被媒体采访到,是不是需要跟家里解释啊?”

 

蒋劲夫变了脸色,想起刚才直接上镜头,家里人肯定都知道了,只好说:“那你要好好照顾小新啊。”

 

“安啦,安啦。”

 

夏天生送走匆匆忙忙的蒋劲夫,突然面色凝重,全然没了方才的不正经。

 

他走近林更新,蹲下身子,轻轻揉了揉那颗脑袋:“新仔,发生这种事,我们对不起你。可是你知不知道,Kevin好担心好难过,他很怕希仔再伤害你,所以只好暂时离开。这个世界上他最在乎的就是你,看到你这样,他有多心疼……”

 

林更新终于放弃了戒备,他微微抬起头,那张爬满泪痕的脸,承载了过多的痛与伤。

 

几不可闻的声音说:“他还记得我吗?”

 

夏天生不能心痛更多,他搂紧林更新,在他耳边说:“傻仔,他好爱好爱你啊……”

 

 

16.

 

给林更新泡杯蜂蜜,夏天生坐到他对面说:“那天晚上的事,后来Kevin都告诉我了。我没想到希仔居然真的伤害你……”他自责地扶住额头。

 

林更新捧着茶杯,小声说:“Summer哥,不关你事,是庄文希不好。”

 

夏天生摇摇头,苦笑道:“本来应该由Kevin来告诉你,但是……他现在没办法。”

 

林更新愣住:“kc哥出什么事了吗?”

 

夏天生凝视他:“新仔,我就把所有事告诉你吧。”

 

 

“那晚之后,Kevin怕希仔再伤害你,就留了信匆忙走了。他回去后录了盘带,把事情都告诉我,谁知道助理弄错,带子竟然给希仔看到。一直以来希仔都想取代Kevin的位置,以前他也没少惹麻烦,但都被Kevin解决了。这次发现你变成Kevin的弱点,他就对你下手,想逼毁Kevin。那盘带子让希仔知道,Kevin是真心在乎你,不是玩玩,所以他处心积虑想回来找你,但都被Kevin阻止了。”

 

“Kevin为了减少希仔出来的机会拼命工作,甚至不眠不休,不希望失去意识。一旦他撑不住,就会累垮自己,让希仔就算有机会出来,也必须休养。那段时间经纪人都疯了,劝他爱惜身体,但他始终不听,还开玩笑说有了新目标,要存老婆本。”

 

夏天生笑着望向林更新。

 

“有过第一次的事,后来我和Kevin联系都小心多,他让我帮他留心,也让我解决突发事件。这次是Kevin布的局没成功,让希仔躲过众人来找你。他居然联系媒体,刻意拍下那些相,要不是离得远,影不大清楚,我怕都装不成功。”

 

夏天生摸了摸脸上的疤。

 

昨晚他就收到传媒线人发的照片,细心查看影的角度,发现林更新和庄文希始终侧身,他就选了死角面贴疤痕,这才让传媒措手不及。

 

“事情你都知道了,希仔怕不会轻易放过你。只是我们都没想到,他竟然想打击Kevin的事业。之前都清楚,我们三个就像一条船上的蚂蚱,希仔还在乎Kevin的身份,只想取而代之。谁知道这次,他竟然会舍得自毁前程,真的很奇怪。”

 

夏天生摸下巴,注意到林更新游离的视线,握住他的手。

 

“新仔,你学校那边,真的很对不起……”伤害已经造成,夏天生不是不知道,这样一个名声对林更新意味了什么。

 

“这阵子你先忍忍,记者没那么快走,我会多留几天。夏威夷那边也做了交待,Kevin对外不接见任何媒体,只做工作。影的录带还有,季节更替前足够。”

 

夏天生认真地看他:“你辞掉工作,再找一家喜欢的学校,Kevin会替你办妥一切。转过去念书以后,我们电话联系,让希仔永远找不到你。”

 

林更新抬头看他:“要多久?”

 

夏天生一怔。

 

“Summer哥,我好累了。今天你也看到了,kc哥是大明星,我根本不能跟他在一起,那会毁掉他。不仅是庄文希的事,是我和他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对不对。”

 

“人不可能一辈子活在镁光灯中。”

 

夏天生拍拍他的肩:“Kevin并不留恋那些虚无的东西,他是个普通人,同自己喜欢的人过下半辈子,才是最想要的事。迟早有一天他要退出娱乐圈,离开众人视线,做个只属于你的伴侣。现在的他,只是在替这些事铺一条路,让你们的未来可以更美好一些。”

 

说完,他像嫌弃什么般摇头:“这些话听他讲到耳朵都快生茧了,你知道这种事,他也没第二个人说,何况还要我帮忙。”

 

林更新愣愣听完,这段时日的心力憔悴,长久以来的孤独寂寞,都被轻柔地安抚。他像喝下温热的蜂蜜水,心间满溢了甜蜜。

 

“你要相信他,好不好?”夏天生揉揉他的头,“现在换一身衣服,我们去吃个饭。你太瘦了,怎么瘦成这样,Kevin看到又要心疼了。”

 

林更新乖乖起身去换衣,夏天生这才打量四周,发现架子上堆满了郑嘉颖的杂志,还有新碟限量版和普通版,甚至陈年剧的DVD。

 

他摇头笑出声来,心里却想:回头定要Kevin自己来看看。

 

 

***

 

夏天生原本想穿成这样,直接和林更新出去吃饭。顺道让隐身暗处的记者们看看,他们真的搞错了,好早点撤暗哨。

 

但是林更新临门前突然反悔,说什么也不想出门。

 

夏天生只好作罢。转念一想,一个大男孩面对这样的舆论压力,加上四周街坊们异样的目光,的确太过为难。只好上网叫外卖,喂饱两个被迫宅居家中的男人。

 

傍晚时分房东终于出现,夏天生顶着天生厚脸皮同她讲价,又力数免费帮房东宣传的好处,原本铁心要赶林更新走的房东在金钱诱惑下败北,加收两人三个月房租,这才作罢。夏天生和她谈妥条件,拿出一支录音笔晃晃,彻底打消房东想隔三差五找麻烦的心思。

 

解决一系列问题,夏天生才转回到屋内。

 

 

林更新坐着发呆,他不是没听见夏天生和房东争辩的声音,那细小的音浪钻进他的耳朵,“同性恋”“怎么租出去”之类的关键词,让他揪紧了手。

 

他想假装没听见,世界的声音却不肯就此放过他。

 

校园里的同学,上班时的客人,甚至群姐、若兰姐会怎么看他?他还能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吗……骗人吧。可是离开了,他又能去哪里?

 

被迫放弃拥有的一切,心甘情愿到陌生的地方,而那个让他这样付出的人,不能陪在他身边。

 

他不知道自己够不够坚强,坚强到足以面对这一切。

 

他更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信仰,面对爱情可以支撑到底。他好怕孤孤单单一人,爱到最后成了空。

 

毕竟他只是个普通人,再不能过的普通,也许明天、后天,未来某一天,郑嘉颖不爱他了,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和不认识的女人结婚生子,那时候他连从报刊新闻上得知他的消息都不能,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等待。

 

他的世界很小,从来都珍惜得来不易的拥有。但郑嘉颖拿走了这些,给他一份爱情的守望,却不告诉他年月有多长。

 

 

夏天生洗完澡,出来便看见林更新对着电脑发愣。

 

他走上前摸了摸年轻人的头:“还在看片?”

 

电脑放的kc新剧《深宫谍影》,说实话看见自己的脸在里面做出各种表情,夏天生脸皮再厚也有点发热。

 

“Summer哥。”林更新的双手握了又松。

 

“我想见kc哥。”他轻轻说出自己的要求,“我想他,亲口告诉我。”

 

夏天生望着那双小心翼翼的眼睛,叹声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切换,如果Kevin出来当然最好,但要是希仔……不能再让他伤害你。”

 

林更新垂下头,失落在眼底显而易见。

 

夏天生忍不住拍拍他的肩膀:“你先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去吃烧烤,不要老闷在家里,世界没有那么糟,ok?心情好一些。”

 

林更新只好点了点头。

 

夏天生又催他去休息,自己拿出一瓶药,倒了药片活水吞下。

 

林更新愣了:“Summer哥你吃什么?”

 

“安眠药啦。”夏天生理所当然,“这样就能好好睡一觉,那小子也不会出来捣乱。”

 

“……”

 

林更新张了张嘴,夏天生已打断了他:“你也早点睡。”

 

他转身回卧房,留林更新独自呆在客厅。

 

 

17.

 

林更新到底一夜无眠。

 

他窝在沙发上,将身子埋起来,仿佛年幼时经常做的那样,一个人对着满屋黑暗静静发呆。

 

他想了很多,对他好的刘诗诗,第一时间帮他的劲儿,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城市,心里还是舍不得。他又想为什么要爱上郑嘉颖,想来想去,也许早在那个夜晚,当他踏进飘着香味的房间,看着那个人为他张罗的一切,心就悄然沦陷了。

 

自院长过世后,再次得到过的温暖和细心体贴,多了不同的意味。灯光下郑嘉颖对他笑,那刻他怦然心动,好似得到了缺失多年的美好。

 

只短短一周,他就被这个人俘虏了,在他的关心和宠溺中做着永远不醒的梦,渴望存到永久。然后发现,对方也是喜爱自己的——那时的他,自卑得甚至不愿用“爱”。只要这样就可以了,哪怕有一天他会离开,去到见不到的世界,哪怕只剩一人记得曾经有过的回忆,那也弥足珍贵。

 

直到他真的离开,直到他让他等待。

 

林更新下定决心,无论郑嘉颖回不回来,他都会继续默默喜欢这个男人,作他最普通的粉丝,在可望不可及的距离,守着那些记忆,和一个昔日的承诺。

 

但是郑嘉颖回来了,哪怕不是他自愿。

 

庄文希挟机报复,夏天生从中救场,无辜的他被推往风口浪尖,各大报刊将他写了个遍,虽然经过匿名处理,照片也打了马赛克,但从媒体找上门开始,他就注定无路逃脱。

 

林更新并不笨,也不是不懂,如果夏天生不出来说明,郑嘉颖未必逃得过这次,而铁板钉钉的吻照,他根本洗脱不掉。所以Summer哥替庄文希背了黑锅,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不再被娱记骚扰。

 

只是,他的生活已经被破坏了。

 

不管这是不是庄文希最初的意图,林更新都觉得很难过。早在喜欢上郑嘉颖那刻,他就对自己承认了同性恋的身份。童年坎坷的遭遇,令他饱经世间人情冷暖,曾以为再没有无法接受的事,也做好会因爱一个男人遭受大众奇异眼光的准备,但真正碰到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舆论可以这样伤人,如此充满恶意,他看见电视上映着家门口,听见窗外娱记对劲儿一句句毫不留情的逼问,仿佛剖开他的身体挖出他的心脏,隐私一览无余。他无处可躲无处可藏,生平头一次,他想要彻底消失,不要再被人记起。

 

爱上一个男人而已,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林更新咬着毯子边,夜光中面容忧伤而凄惨,白日里遭遇的恐惧此刻毫无遮拦地翻涌上心,冻出一身透骨寒。

 

如果因为喜欢的是郑嘉颖,就注定要受此对待,他们的未来又在哪里。

 

郑嘉颖为了他不眠不休,夏天生为了他出面挡牌。他心疼、难过,更怕给他们添麻烦。虽然恨庄文希,但也爱上郑嘉颖,他们又是一体同生……

 

林更新默默拿出钱包中藏着的一小片纸张,那是郑嘉颖写给他的留言便笺。

 

令人安心的承诺出自他爱的人。

 

他爱的人此刻与他一墙之隔。

 

林更新挣扎了许久,终是闭上眼,虔诚地落下一吻,将纸片收回钱包。

 

他已无力承受更多伤害,更无法接受恋人受到伤害。

 

 

天光大亮的时候,客厅空无一人,只留一张凌乱的毯子,覆着早已无温的沙发。

 

房内夏天生舒服地翻了个身,依旧沉眠梦乡。

 

 

***

 

 

晨风清新,夹着些微陌生的寒意。

 

林更新游荡在熟悉的街道,犹如异乡的旅人。他在这里住了好多年,每个街角都有他送报纸的身影,每个路边小摊都有他快乐的回忆。

 

他打过大部分店的工,这里的环境,于他熟悉得就像空气。

 

不知不觉走到便利店,年轻干练的女子正在为新一天的忙碌做着准备工作。

 

石小群将更替的看板放好,转头就看见188的大男孩站在身后,不由一愣。

 

“小新?”

 

林更新朝他点头,面上愧疚:“群姐。”

 

 

店里除了石小群,来来回回忙碌的是个新人,同林更新差不多岁数的男孩。

 

对方朝他礼貌点头,就去做事了。

 

林更新偷偷握紧了手,他已经知道,这是新请来的员工。

 

一杯店里专卖的香芋奶茶放在林更新面前,青年不解抬头。

 

“我请客。”石小群在他面前坐下。

 

林更新垂下了眼,低声说“谢谢”。

 

“不客气”。

 

石小群看着低眉顺目的年轻人,早在几月前石小群就偶然听说他状态不好,后来却又没事了,连日来的新闻传得沸沸扬扬,林更新在这街区又不是只住一两年的新来客,好多识得他的街坊来便利店时总探头探脑,还有附近高中的女学生,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毫不避讳的进进出出,说穿了,给店里带来不少影响。

 

石小群觉得并不是大不了的事,无聊人的闲言碎语罢了,比起毫不起眼的大学生,现下八卦经更爱屏幕上那些艺人,过一阵子就好,所以放了林更新一段时间的假,调请了其他店的人来支援。可她也清楚,按林更新的生活,是断不了这些钱的。想来想去,就和若兰、诗诗私下商量了。

 

石小群斟酌着说:“最近不少人到店里来找你,我想你避一避,可能比较好。”

 

林更新一愣,咬住了嘴唇,片刻道:“群姐,给你添麻烦了。”

 

石小群以为他只因事情难过,就笑道:“没什么麻烦的,人之常情而已,你也不用太难过。”

 

林更新听着这话,更像是那么回事了。虽然事先有预料,但亲耳听见仍觉得揪心。

 

“我…会尽快解决。”搬家、找新工作,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处理。

 

石小群点点头,她一向欣赏这年轻人的坚强,以林更新的韧性,不至于挨不过。

 

“你放宽心点,有什么经济上的需要,我们会帮忙。”

 

“嗯。”

 

林更新再也无法呆下去,寻了个借口起身:“群姐,那我先走了,不妨碍你们工作。”

 

“好,你路上小心。”

 

石小群送他离开,浑然没察觉这个年轻人是来道别的。

 

 

林更新几乎是逃着离开了这条街,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他六神无主地在街头乱走,迎面的路人偶尔投来注视的目光,都让他感到心慌。

 

他觉得自己有些草木皆兵,但又克制不住不胡思乱想。转过街道,几个熟悉的高中女生说说笑笑,与他擦肩而过。

 

其中一位女学生“啊”地停下脚步,拍拍身边朋友:“快看,是便利店的小哥。”

 

“咦,林更新吗?”女生们惊讶地停足,交头接耳说起话,不时发出兴奋的笑声。

 

林更新加快脚步,甩掉了附耳的碎言,却赶不走脑中的杂音。

 

他不知不觉走到了学校,尽量若无其事地走进校门。沿大道走向教学楼,路上的学生投来更明显的目光,彼此低声议论。他充耳不闻,环顾四周熟悉的一草一木,三年时光,他花巨大心力才走进的校门,无数次幻想自己毕业典礼的情景,甚至再艰难的日子,都不敢轻言放弃,却料不到有一天,他无法到达那个终点。

 

走过看过留恋过,才知道原来舍得舍不得都是太过荒唐的笑话。

 

 

18.

 

蒋劲夫看到教学楼前发呆的林更新,不敢相信他居然会来学校。

 

“小新!”

 

林更新闻声回头,空洞的眼神让蒋劲夫心里一跳,强烈不安的预感促使他走上前,抓住了对方的手。

 

“好点了吗?怎么突然出来了,夏天生呢?”

 

林更新无意识摇头,眼睛却眨也不眨,直勾勾盯着蒋劲夫。他的目光仿佛要深刻记下眼前人一般,含了太多无法说出口的凝重。

 

蒋劲夫不是第一天认识林更新,隐隐约约有了猜想。

 

“你……要离开吗?”

 

林更新怔了怔,苦笑从嘴角蔓延,仿若自嘲般道:“我还可以留下吗。”

 

“你想什么啊!”蒋劲夫突然激动了,“你的私事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他烦恼地抓着脑袋,不停喃喃自语,“我就知道,全交给那个庄文希的兄弟根本没用嘛,他都没有好好劝你吗!这种小事情,过个几天谁还记得,你干嘛钻牛角尖。”

 

林更新从未见过如此懊恼的蒋劲夫,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就让突兀的叫喊打断。

 

“少爷!”

 

“夫少!”

 

两位随从匆忙赶来,离他们两尺距离停下,急切地说:“少爷,您该回程了。”

 

蒋劲夫狠狠瞪他们一眼:“我和朋友在谈话,你们没看到吗?!”

 

“打扰您万分冒昧,不过少爷,夫人的电话……”

 

其中一名随从递上手机,蒋劲夫“啧”一声,无奈接过往一旁走去。两名随从不再掩饰,冰冷的目光带着警告射向林更新。

 

林更新明白了。

 

以往从未见过蒋劲夫身边有随从跟随,他黯然地看一眼背对自己接电话,刻意压低声音的蒋劲夫,脸色越来越苍白。

 

以蒋劲夫的家庭背景,那天不管不顾冲出来面对媒体,事后很难不被追问,大概长辈们都以他有位同性恋朋友为耻,才派了两个人跟随他,一旦和自己接触,就想方设法分开。

 

林更新没有等太久。当蒋劲夫挂掉线,满脸抱歉地对他说家中有事要回去一趟,他就知道,也许他们的友谊,即将结束在这个时刻。

 

“真是早不来事晚不来事。”蒋劲夫随口抱怨,随即反应过来般,整个人僵掉了。

 

他并非无知少年,过于担心林更新的缘故,没有参透这层内幕,此刻反应过来,浑身立刻涌上一股戾气,甚至骂了句娘。

 

“你们到门口等我!等下我自己出去!”他非常恼火地对两位随从下了命令。

 

向来在下人中脾性极好的夫少,难得如此迁怒地爆发,两位随从对视一眼,既然达到目的,也不敢催促主人,行完礼便离开了。

 

蒋劲夫连表情都做不出来,他对着林更新,哭笑不得地说:“这很荒唐。小新相信我,根本不存在什么问题……”他还试图劝说,但眼下的情况,根本是自欺欺人而已。

 

“谢谢你,劲儿。”林更新站在他眼前,目光平淡的让蒋劲夫害怕。

 

只有最坦然的态度,才能有如此平淡的无谓。

 

“我也觉得,没什么。”林更新对他说,“我早就做好准备,不管怎样都无所谓。但我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

 

“你的父母亲没有错,其他人都没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会怪任何人。”他深深望着校园的风景,“我只是,很舍不得。”

 

“那就不要离开!”蒋劲夫急切打断他,“我不介意,诗爷也不会介意,很多认识你的朋友都不会介意。这和以往一样没什么!小新,你记不记得,当初有人说话更难听的时候,你也挺过来了?你看他们现在还说吗!只要有时间,让习惯抹淡一切,你不是为他人而活!”

 

林更新低下了头,轻而又轻地笑起来。

 

他当然记得,最开始骂他爹不养娘不教的人,都不知道哪去了。只是蒋劲夫说错了一点,这世上从没人会为无关紧要的人或事过分纠缠,顶多陈年旧事偶然想起,但人总是要为自己在乎深爱的人活着,替他扛着经年累月的喜与怒,分担生命中的笑与愁。

 

早从他爱上郑嘉颖开始,因那个人的身份,就注定他要付出这一切。

 

“劲儿,还是谢谢你。”

 

林更新不再多言,他的目光告诉蒋劲夫,他已经决定了。

 

蒋劲夫无法接受,他想了很多说词,却从没想过会有如此荒唐的局面。

 

“小新,我要怎么说,我还应该怎么说……”他似已无力。

 

“什么都不用说了。”林更新道,“劲儿,你说的都对,只是很多事你不明白。”

 

蒋劲夫摇了摇头:“你不知道。很多人,我接触的很多人,包括之前你也见过几面的那些……俗称我这个圈子的人,他们根本都比不上你。比起他们,你要好上几百倍。”他的眼眶渐渐湿润,声音哽咽,“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一点都不想。”

 

他上前抱住林更新,差点失控地说出不该说的话。犹存的一丝理智提醒了他,有些话,只能存在心里,如果说出口,就会后悔一辈子。

 

蒋劲夫吸了口气,将眼中的湿润慢慢散去:“不管你去哪里,记得联系我。”

 

林更新默默点头。

 

 

 

告别蒋劲夫,林更新离开学校,登上巴士,坐在靠窗的位置,将沿途城市的点滴尽收眼底。

 

这个城市有数百万人口,承载他十数年光阴的舞台,他从一无所有到渐渐拥有再到失去,哪怕只是苟安一隅。

 

他在家附近下车,独自踏上回程。

 

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更知道该如何告诉夏天生,关于他的决定。


评论
热度(7)

© 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