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圈多食,自得其乐。

【步步真人/郑林】Magical World(19-25)

依然rps慎入~


Magical World


19.

 

林更新开门进屋,夏天生背对他靠着沙发,翻看手中的报纸。

 

他刻意拉开两人的距离,平静地说:“Summer哥,我决定留下来。”

 

夏天生放下报纸,林更新先他一步道:“你先不要说话,听我说完。”

 

他将准备好的说词一一道来:“我知道你和kc哥都为我好,但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喜欢kc哥的时候就预料到了。想想就知道,喜欢同性这种事,哪里会被大家认同。所以,不算太意外。”

 

林更新故作轻松地道:“只是没想到闹这么大,刚开始被吓到了。现在冷静下来,也不觉得怎样。你替我和kc哥说,我会等他的,剩下的事我自己处理就好。”

 

他抓紧了衣摆,心里不停给自己鼓励,尽量平静地把话说完。

 

夏天生沉默不语。

 

半晌,一丝略带自嘲的声音道:“这样都无所谓,该说你傻,还是太天真。”

 

男人站起身,转头抱臂看向林更新,目光犀利而审视。

 

林更新一怔。

 

“真看不出来,你承受能力还挺强的。”

 

听不出喜怒的话,林更新立刻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庄文希。

 

“你怎么会出来?”

 

“只有傻瓜才会相信,安眠药能让人好好睡一觉。Summer这个蠢货,连当初被迷晕的事都不记得。”庄文希嘲讽地拿起桌上药瓶,扭开瓶盖,将药丸一粒粒倒入垃圾桶。

 

林更新惊讶过后,反而平静了。

 

“那你还想怎样。”

 

庄文希紧盯眼前的青年,接二连三的打击下,他反倒从容以对,大有豁出去的感觉。

 

“毁掉kc哥,对你没有好处吧。”林更新对上庄文希的视线,眼前人于他而言只是个破坏者。

 

太过敌意和警惕的目光让庄文希非常不快,心底生出一股焦躁,情绪相当恶劣。

 

“你太天真了,只要夺取身体主控权,有什么事不能解决?”他嘲笑似地看向林更新,“这个世界只要有权有势,就能一手遮天,小小负面新闻又算什么。再说——艺人在上流社会圈里,向来不过戏子,你以为我会傻到带着这种身份,让它成为绊脚石?”

 

林更新一语不发,冷冷看着他。

 

庄文希挑衅般笑:“怎么,你不想阻止我?”

 

“我能阻止你吗。”

 

“说得对。只要我光明正大从这门里走出去,郑嘉颖就完了。”

 

林更新咬住苍白的下唇,身体渐渐感到发冷。

 

庄文希望着他,犹如轻声低语般再次重复:“所以,你不阻止我吗?”

 

“……”

 

林更新迷惘地看他,不知如何回答。

 

“还是,你根本不想阻止我?”

 

“……”

 

“说中了?只要我毁了郑嘉颖的事业,他就失去在娱乐圈立足的资格,你一定在想,他会回到你身边,从此和你双宿双飞,到一个承认你们的国家,幸福地过下半辈子。”

 

庄文希的嗓音低而蛊惑,像在说一个故事。

 

“但是你又害怕,如果郑嘉颖出面全盘否认,不惜撇清和你的关系,继续作他娱乐圈的宠儿,那你就被抛弃了。对不对?”

 

“其实你早就知道,答案会是哪个。这次他找夏天生出面,不惜毁你清誉,保住他的江湖地位,就是最好的证明。你一个小小大学生,哪能和他的前途比。你看你,闹得满城风雨,还要留下来死扛,值不值得?”

 

“如果不是你捣乱,我会遇到这些事吗。”林更新再听不下去,出声打断他,“明明都是你搞出来的事,你还算去kc哥头上,挑拨离间也要适可而止!”

 

“我只是让你看清现实而已。”庄文希毫不客气道,“别忘了,那晚上是你自己多管闲事,我是好心帮你。”

 

“你可以送我去医院。”林更新争辩道,“的确是我做事没分寸,但你可以送我去医院,或者去诊所,为什么一定要……”他顿了顿,跳过最难堪的部分,“说白了,你只是想打击嘉颖哥罢了!”

 

林更新的思路逐渐清晰,脑中闪过《通天干探》的剧情,他再不留情,继续道:“别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喜欢嘉颖哥本来就是我的事,我没想要他放弃事业迁就我。”

 

太多事从眼前一闪而过,林更新自语般道:“我相信他喜欢我,也知道他有工作,那又怎样,不是所有事都能拿来称一称,比哪个更重要。”

 

“你在自相矛盾。”庄文希毫不留情戳他的痛处,“如果难以取舍,你又能简单为他牺牲一切?”

 

林更新仿佛听到很好笑的事:“都说了,喜欢他是我自己的事。我本来就一无所有,而且让我失去一切的根本不是嘉颖哥是你。”

 

他的眼中带上恨意,还有深深的不解:“我真不懂,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看别人过得好就很不高兴。你明明拥有那么多,还老嫌不够。你这样的人又怎么会知道,从小没爹没娘被人骂到大是什么滋味。如果你说这么多,只是想打击我和嘉颖哥,那我告诉你,别做梦了!”

 

“就算你今天走出去,嘉颖哥断掉关系,我也不怪他。就算被别人看不起,我也认了,本来我喜欢他就是坦坦荡荡的事,哪条法律规定不能喜欢男人,这都是我自己的事,管别人那么多!”

 

“你又有什么资格说嘉颖哥,你对喜欢的人很好吗?嘉颖哥好歹会护着我,找Summer哥替我解围,你只会利用喜欢你的人,然后牺牲掉!你才没资格教训别人!”

 

林更新越说越激动,气得浑身发抖。

 

庄文希反而冷静了。

 

林更新越是愤怒,他心底越是滋生一种无法抑制的情愫。为什么这样的人喜欢的不是自己?他能义无反顾替郑嘉颖诸般牺牲,甚至为爱人的事业舍弃爱他的权利,为什么自己当初遇到的是关迪安而非林更新?如果当年那个与他契合的是林更新,他的过往就不会留下无数伤疤,为本该甜蜜的岁月萌上一层洗不掉的阴影。

 

上天太不公平,给他重生的机会,却让他喜欢的人再度爱上别人;上天又很公平,他能完全丢掉关迪安和黄晶莹的包袱,拥有崭新的人生。其实又有什么所谓呢,同个人,同张脸,他完全不输郑嘉颖,林更新没理由不喜欢他。

 

庄文希忽然想通了,就像找回最重要的环节,拼凑一副藏宝图,如今的他很清楚,那个埋着宝藏的标志在哪里。

 

虽然有点小失败,也非无可挽回,他庄文希什么时候轻易认输过?

 

 

林更新看着庄文希无视自己,低头思考,忽然轻促一笑,抬眼看自己,那眼神带着他不熟悉的意味,令他陡然紧绷。

 

“你赢了。”庄文希简洁明了地道,“为了奖励你的勇敢,我送你一份礼物。”

 

林更新一愣,未及反应,庄文希已经闭上了眼睛。

 

 

20.

 

他再次见到他,仿佛隔了一个世纪。

 

眼眶逐渐湿润,视线模糊了清晰,复又蒙上薄雾,似不舍得破坏如梦境般美好的现实。

 

那人容颜如初,眼角眉梢染着熟悉的温暖,柔和的目光带着轻疼和怜惜,久久停驻在他脸上,舍不得游移。

 

林更新半哑着嗓子,喊出一声:“嘉颖哥……”竟是再说不下去。

 

他不管不顾地拥住郑嘉颖,紧紧地,不愿再放手。

 

如果只是短暂的美梦,求他不要在此刻苏醒,存下微薄的甜蜜,留待日后回忆中瞬刻永恒。

 

 

郑嘉颖拍抚着他的背,心底涌起愧疚如潮。他并非不知年轻人受了多少苦,也因此自责不已,甚至不敢与他见面。这次出他意料的相会来得太快太突然,他甚至不懂如何与他说话。

 

他未来得及倾诉或等待倾诉,林更新的身体忽然变得沉重。年轻人将整身重量交付于他,竟就这样昏了过去。

 

连日来的疲累,再经过彻夜无眠,又同庄文希激动争执,到重逢郑嘉颖的喜悦,大起大落的情绪太过,就着昏厥袭来的睡意,林更新陷入了沉沉睡眠。

 

郑嘉颖不知这些,他适时撑得林更新几分,发觉年轻人竟然瘦到一个令他惊诧的地步。顾不得细想,他将人放回卧室整顿安好,这才仔细打量那张瘦到棱角分明的轮廓。

 

林更新明显消瘦了,睡容憔悴不安,紧抓他的袖子不肯放手。郑嘉颖就着他脱去了衣服,直到裸了半身才挣脱。他随意套了件衬衫,也不扣上,就坐在床头仔细揉平林更新不时微蹙的眉心。

 

如果自己令他数日不得安睡,那他愿意陪在他身边,替他赶走所有噩梦。

 

“对不起……”

 

郑嘉颖微微倾身,好似生怕他醒来一般,只蜻蜓点水般掠过林更新干涩的唇。

 

 

林更新追逐在无边的噩梦里。

梦中的他在黑暗小巷里飞奔不止,斜面冲出似曾相识的面孔,挥舞匕首朝他扑来,有人适时推他一把,林更新回头,依稀辨得郑嘉颖的容貌,利刃透胸而过,白色衬衫上晕出一朵艳丽。郑嘉颖对他温柔地笑,无数镁光灯扑闪而起,夹杂着他辨不清的音浪。

 

请问你们在交往吗?

 

请问郑嘉颖,你是同性恋吗?

 

……

 

……

 

林更新捂住了耳朵,他看见郑嘉颖仍然在对他笑,无视染就半身的鲜血,他就那样站在那儿,任由人群包围,眼底只映着自己。

 

林更新没有力气上前,替他止住翻涌的鲜血,也没有力气替他挡住人群的视线。

 

他仓惶地捂住了眼,在梦里失声恸哭。

 

如果他的爱只能换来他受伤,他情缘受伤的是自己,消失直到世界末日。

 

 

 

郑嘉颖拉上窗帘,屋内光线落暗,以便林更新睡得更安稳。

 

一个来回转身,他在床边犹疑地怔了片刻。

 

伸手,划过年轻人的眼角……湿滑一片。

 

心脏瞬间抽痛,连着手指也微微抖颤。他轻而又轻地擦拭源源不断的泪水,最终忍不住低头吻去咸涩的苦味。

 

林更新安静得似停止了呼吸,只有眼角滑落的泪水,告诉郑嘉颖,这个年轻人在梦境中不得安慰。

 

假如有一个方法,需要他付无数代价,此刻他也愿意献出自己,只为换青年一个好梦。

 

 

兜兜转转的梦境牵起凌乱的线,带林更新重新经历他大半辈子的喜怒哀乐。

他看见孤儿院里自己同朋友打闹嬉笑,转头夏天生站在阳光下向他招手。

他看见自己在课堂上同劲儿玩闹,讲师台上摇头苦笑的人换成了郑嘉颖。

他看见自己徘徊在幽深的窄巷,来路尽头隐约模糊人影走近,他看不真切却笃定了那人的身份,内心恐惧只想离开有他的地方。

 

太多往事不能随风化尘,积累的时间灰烬,如手中砂砾研磨粗糙的手心,滑落指缝间。他以为放下了,却形如倒带反复经历。

 

 

林更新睁开眼,胀痛酸麻刺激着厚重的眼皮,他伸手去揉,却被人拦下了。带着薄荷香气的湿棉覆上眼皮,清凉感减轻了难受。

 

握住手的掌心很温暖,顺着十指紧扣,仿佛不愿再放开。

 

“先别睁开眼睛,敷了舒服些。”

 

郑嘉颖紧扣他的手,拂开贴着前额的短发。对眼前人他一向细心,再微小的事都藏着化不开的珍惜和情意。

 

林更新听话的任他握住手,安静躺在床上,嗓音含糊地换了声:“嘉颖哥?”

 

“我在。”

 

他彻底安下心,经过梦里的发泄,情绪也逐渐放松,不再如之前背负太多不得安稳。听到郑嘉颖的声音,才忆起一切并非梦境,日思夜想的人此刻就在身边,不论之前发生什么,只要换来他想见的人,所有伤害都似乎不值一提。

 

只要像这样,安安静静地感受他在身旁,这样就好。



21-22点我观看



23.

他想爱情可以怎样继续下去,甜美好似毒药,上瘾了就再忘不掉。

林更新再次看到郑嘉颖的睡颜,隔了山水万千,记忆纷纭,只他美丽如初。

身上清清爽爽,被子里温暖得熨烫人心。忽略身上的不适,他小心靠近郑嘉颖,轻贴着蹭蹭那人的颈窝,幸福满溢心房。

郑嘉颖几乎同一时间睁开了眼,迷蒙双目扫过颈侧的林更新,带着些微不解。

好半天反应过来,没有想象中热情的拥抱,郑嘉颖大叫一声掀被起身,面色惊惧盯着紧张坐起来的林更新,看清光裸身体上点点红痕,几乎瞬间黑了面。

“我靠!靠靠靠!”

原地蹦跶两下的男人发现自己仅穿一条蔽体内裤,双腿间无法掩饰的朝气昂然,立刻面红耳赤。

“Kevin个混蛋!”

低空咒骂传来,林更新也终于意识到问题了。

“Su…Summer哥……”气虚地喊出一句,林更新瞬间把被子堆得严严实实,脸也红了。

遭遇情色画面冲脑的夏天生忙不迭穿裤,嘴上骂骂咧咧:“这个混蛋,办完事不晓得穿条裤吖!老人家不经吓,再来几次我就要进精神病院了……”

林更新红着脸听他唠叨,直到对方穿个严严实实,这才小心探头。

“对不起……”他小小声说。

“不关你事。”夏天生没好气说,林更新闻言缩回去。

“啧。都说不关你事。”夏天生才记起,林更新的性格经不得他这样。只好咋咋呼呼走上前,揉了揉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要怪就怪那个衰人,你没做错事。”他顿了顿,又诡秘地问,“你……痛不痛?”

林更新一张脸都能滴出茄汁,喏喏地摇头。

这种尴尬的场面,实在说不下话,夏天生干脆起身:“哎,你快点换衣服,我去外面等你。”

听到关门声,林更新终于把头探出来,心底亦有小小失落。醒来不见郑嘉颖,也得不到爱人的早安吻,昨天发生的事恍如梦中,好似没有真实感。


等穿戴完整的林更新出现,早过去半个多小时。
夏天生上下打量他,心里痛道:“你瘦成这样,他也下得去口,真不知心疼哎。”
他拍拍袖子说:“走,出去吃点东西。”

林更新手足无措,面上仍然发热,看见那张收拾妥当的沙发,更是冒了气般透红,不敢再多看两眼。但他还稍稍记得郑嘉颖的身份,还有之前庄文希整出来的好事,忙对夏天生说:“Summer哥,那天你回去后,庄文希出来了。”

夏天生皱眉:“我就猜到,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林更新摇头:“他自己回去了。”

“嗯?”夏天生扬眉,一脸不信。

“真的,他还说你……你吃了安眠药,所以第二天出不来。”林更新吞回庄文希骂的话。

“是我疏忽了,希仔这小子鬼滑头,不知还有什么后招。”夏天生拍着大腿,摇头轻笑,脸上一条妆疤分外狰狞,“看来我低估了他,以前都是恶作剧,没想搞这么大。”

“不管他!我们去给Kevin收拾善后。”夏天生拉过林更新,“新仔,待会你别管,随便走走,吃些好东西,什么事有我来。”

林更新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而行。


夏天生一身衣服松松垮垮,踩着人字拖,手拉林更新走在街道上,脸上那条疤令路人频频回头,又似对他样貌感兴趣。

林更新很不好意思,几次想松手,无奈对方坚持。他凑近夏天生道:“Summer哥,为什么要牵手?”

夏天生偏头微笑,装作不经意替他整理领口,脸凑得急近,故意露出半边的疤痕示众:“安啦,听我的没错,只要知道都为Kevin好。”说着眼角余光精准瞟见一些鬼祟人影,知是狗仔不死心想挖内幕,故意大方地往林更新脸上一啄。

林更新当场僵掉,夏天生倒是开开心心拉他的手,走进一家日式料理。


“欢迎光临。”

甜美的招待员身着和服,朝他弯腰行礼。

“两位,谢谢。”

夏天生熟门熟路,把人字拖丢进鞋柜,低头帮林更新除鞋带。

林更新吓一跳,赶紧抓住他:“我自己来。”

“你坐着就行。”夏天生不理他,径自替林更新脱掉鞋,丢去鞋柜后拉着人朝内店走。

料理店看似不大,有些座位略为僻静,夏天生刻意找了有盆栽遮挡的死角,拿半边脸示人,这样不管怎么拍,都只会拍到他脸上狰狞的疤痕。

林更新坐在他对面,显得惴惴不安,丝毫没注意到跟着进店的几名狗仔。

夏天生不以为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愉快点大餐,一边轻声细问林更新熟不熟吃沙西米,又嘱咐不要拿太多芥末,再要些日式小食,烤秋刀鱼和茶渍饭。随后要来生啤,伴下酒新香,吃吃喝喝不亦乐乎。

林更新看他豪爽地仰脖灌酒,说话大大咧咧,又对自己照顾到无微不至,实在不懂Summer哥葫芦里卖什么药。

“小新,尝尝这个,芋烧对肠胃好。”

“小新,吃点焗扇贝,还有这个烤肉串。芥末章鱼不要吃,太辣你受不了。鱿鱼渍也是辛辣的东西,不要多吃。”

林更新嚼着嘴里的什锦天妇罗,碗里跟堆山一样,夏天生还笑嘻嘻地加点了土豆煮牛肉、黄油螺片,鹅肝茶碗蒸。

“Summer哥,够、够了……”林更新小声抗议。

“多吃一点啦,反正Kevin掏钱。”

“……”

林更新忽然觉得,郑嘉颖独养一个夏天生,真是辛苦了。

等夏天生霸气点下鲔鱼赤身拼盘,北海道豪华海幸拼盘,鲜味河豚鱼锅,林更新终于忍不住开口叫停了。

“Summer哥,不要再点啦。”

夏天生好笑地摸他的脸:“放心啦,吃不垮他。总得补回早上的损失先。”说完又来一杯生啤。

“我们吃不了这么多……”

“有什么关系。”夏天生夹块鱼籽蛋烧给他,“你要好好补身体。他昨晚那么劳累你,吃回来应该。”

林更新嘭地又脸红了,默默吃着茶碗蒸,不敢再有异议。


24.

吃完饭夏天生甩过一张信用卡,就带着茫茫然的林更新离开。

离店的时候,狗仔们也跟出来,夏天生眼尖地发现他们准备走人,只剩几名早先留在店外的狗仔依然跟上来。

日料这么贵,报不报得公销啊。

夏天生在心里吐槽,笑得更亲切了。脸上那道疤将这份亲切生生扭成诡异,路人打个寒颤,尽量绕他们远点。

“Summer哥,我们回去吧。”终是不惯在大街上走来走去,林更新忍不住说。

“急什么,我们去那边店里坐坐。”

“可是我们刚吃过饭。”林更新怀疑地看看左面的甜品店,夏天生已经毫不犹豫拉开大门。

“欢迎……光临。”接待小姐看见夏天生的装扮,非常不专业的皱了皱眉。

“小姐,两位,靠窗位。”夏天生不以为意,拉着林更新的手直接越过她。

两人亲密的举止毫不避嫌,店内数双眼睛扫射而来,林更新微低了头,心底涌出一股想要逃离的冲动。他这样想,手上不自觉用力。夏天生敏锐地察觉交握的双手传来不协调的触感,安抚地握了握,送他一个“不要紧”的笑。

林更新微微敛目,依然挥不去心头阴霾。

坐下靠窗位,他的目光扫过窗外,终于看到一些注意他们的人影。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跟着他们的是什么人,也顿悟夏天生带自己出来高调用餐的意图。

虽然早知道没那么容易过去,一旦想到自己做这些,也是在帮郑嘉颖,林更新终于不再介怀,学着丢开坏心情,接受他要做的事。

“怎么样,心情好点没?”夏天生咬着吸管,笑吟吟问。

“好多了。”

“甜品呢,最能让一个人开心了。我记得以前有不开心,都会吃点甜的东西,好像你都很喜欢吃甜食。”

林更新点点头:“不过我不常吃,其实挺贵的。”每个月开销加攒学费,他很久前就学会,如何没事人样走过琳琅满目的甜品橱窗,不再回头看一眼。

夏天生歪了歪头,心里有一块柔软的地方,缓缓陷落。

他见过很努力的人,为了筹点钱,学着克制自己,亦都好懂事。他也知道,林更新从来都是一个人,不管他做了什么,都不会有人理睬,说对说错;也不会有人关心,爱他宠他。——因为这些事,他也都经历过。但是林更新不同,他比自己活得更努力,也更卑微。一点小恩小惠都珍藏心底,如此真诚,好似今天能呼吸到空气都是上天的仁慈。

因为这样,他无法放下这样一个年轻人。

他在风雨飘摇的路途开出一朵洁白的花,谁都不曾注意到它的努力和美丽,它也不需谁停下脚步,替它撑出一把伞。它活的认真而感恩,自我而自谦,它值得拥有更好的呵护,而发现它的人是那么幸运。

夏天生始终认为,遇到林更新是郑嘉颖的幸运。当他认识郑嘉颖,空气中酝酿着似是而非的熟悉气味。他们都缺少一块空白,急于在人生中苦觅,仅求一个命运的相遇。

像林更新这样大的时候,他经过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就在他努力为爱建筑更好明天的时候,现实并未让爱停留。他失去的也都是他得到的,可以放纵自由,不再被束缚,心飞得越高,路就走得越远。

他很感激生命中出现的人,或容忍,或陪闹,他心中装着那些感情,却不想再为谁停留。只要心中有爱,人间处处是真情。听起来薄情,却是用情至深。不管他在不在,只要挂住大家,那么世界就不同,人生就有亮光,像他影出来的每张相,幸福而真诚。

所以当时会答应留下来,只因为那张渴求的脸,太似当年的自己。

他知道他们很合拍,但感情用再深,终归是亲情大过爱情。然后是无声的拒绝,一敏的失落。他好想同她说,我会陪在你身边,共同分享以后所有开心不开心,但他做不到。

他试图追求一些不同的感觉,寻求人生中还未出现过的味道。仿佛有种预感,如果现在不去追寻,以后就再没有机会。

这种不满足的情绪,偶尔会搅扰他,问到底值得不值得。是永远留在Only you,同一敏在一起更好,还是离开,寻找心中失落的那块空白更好。他不懂找不找得到,找到了是否能填满,但仍然义无反顾拿起了旅行包。

他开始觉得,不是瑶瑶放弃他,也不是他放弃一敏,是命运抽离他越行越远。

他像往常那样出门,搭车,经过时常取景的街市、桥梁。看得太入迷,直到车翻下桥,醒来后,他变成另一个人。过往是造梦,还是眼前是造梦,他自己都讲不清楚。遇到Kevin,看完Only you套剧,才发现原来人生是一部戏剧。但又何妨,都说戏如人生,说不定现在这个世界,在另一边也是套剧,或者一本小说。

谁不是谁眼中的虚妄,无非庄生或蝴蝶。


“Summer哥?Summer哥?”

耳边传来林更新的呼声,夏天生收起思绪万千,笑着问:“怎么了?”

“那些人都走了。”

夏天生不着意察看,果然跟着的几个狗仔都离开了。他搅拌杯里的吸管,说:“你发现啦?”

林更新点头,他又问:“我们能回去吗?”

夏天生觉得好笑:“你不想同我一起?”

林更新摇头:“不是……就事……”他说不清这些日子来心里的感受,这样大庭广众下,总认为对郑嘉颖不好。

夏天生搅了搅杯中碎冰,意外开声:“你不急,我们就再聊聊。你同Kevin,都说清楚了?”

“说什么?”

茫然的林更新,好似不懂夏天生背后的意指,但夏天生知道,他只是习惯了不敢去深究。

“你是不是决定,这辈子都同他一起,好似现在同我这样,担旁人的眼光?”一改随性邋遢的态度,夏天生忽然认真地盯着林更新,缓缓说出这句话。

 

 

25.

林更新沉默片刻,坚定点头,随即不好意思地笑笑。

他眼中有绝对的坦然,夏天生片刻恍惚。

“这样啊……”他搅动冰块,腹中成稿的话终究说不出。

“Summer哥,我没事。”林更新反而道,“我想通了,这种事很难被社会接受,就和我是孤儿一样。”

他的声音又轻又低,带着不易察觉的飘忽。

“以前也总是被说,我都习惯了,现在又有什么关系。嘉颖哥都和我说清楚了,我会好好生活,等他回来。”

夏天生半垂目光:“你决定了,好好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

“……”

林更新眼中闪过犹疑。

“呐,新仔。我呢,都系孤儿院出来的。”

夏天生打开了话题:“以前也受过不少冷言冷语,都晓得人要自强,才能不给别人乱说。当时自己好有斗志,为一段感情攒钱出国深造,以为靠自己就能赢个好家庭。”

夏天生微微苦笑:“谁知到头来一厢情愿。不过我都好感激那个女仔,不是她爹地看不起我,我也不会拼全劲出国念摄影,虽然我和她没在一起,但人生是走出去了……”

“感情的事,不管怎么努力,都不是一句‘我要自强’就能成功。虽然人的想法时时在变,但是,只要你按最想去的做,就一定能收获,只不过,也许那个结果,不是你之前想的那个。”

林更新沉默了:“Summer哥,你是说我和嘉颖哥的感情,不会很稳定?”

“你可以不这样想。”夏天生温和道,“我知你没做好准备,压力很大。我不希望你只考虑Kevin,要想想怎样才对自己好。”

“离开这里,换个环境,相信Kevin会给你最好的,不管你们能不能走到最后,相信我,对你都不是损失。”

林更新却道:“去别的地方,不是也一样,我和嘉颖哥的事,都不会有改变。如果被发现就离开,再去另一个地方,老是这样……不好。”

“你要继续留下来?”

“这里毕竟是呆了很久的地方。”林更新偏开了目光。

夏天生察觉出一丝异样:“新仔?”

“放心吧,Summer哥,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林更新笑了。

“嗯。”忽略心头的不安,夏天生只道自己多想。

“我们回去吧。”


回程时已经没有狗仔跟随,夏天生牵着林更新的手,大喇喇踢人字拖,一副亲民和蔼又快乐的样子,虽然脸上狰狞的疤痕没少令他们围观,到底还是解决了一单事。

走到公寓楼下,夏天生忽然想起忘买东西,就让林更新先上楼,转身去了附近的小超市。

林更新掏钥匙开门,楼道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他并未在意,脚步声却越来越近,一只手从背后蒙住他的口鼻,还未看清来人,他就失去了意识。

等夏天生回来,只看到插在门锁上的钥匙,以及一封留下的信。

他脸色骤变。



林更新悠悠醒转,耳边传来隐约声浪,眼前却是漆黑一片。

“哎,老大,这样好吗?那个小子真的会付钱?”

“我也觉得,他会不会耍我们啊?”

“闭嘴!干都干了,现在讲有屁用!”

“不如我们放了他吧,反正都没看到脸。”

“不行!这样不是前功尽弃。”

“老大,我怕……”

“闭嘴!”

林更新心一沉,难道他遇到了绑票事件?感觉手脚被缚,身下冰凉,应该是倒在地上。

背对侧躺的缘故,绑匪似乎没发现他醒了。

是谁要绑架他?他有什么值得人绑架的呢?

林更新千头万绪,一时弄不清状况。


“老大,我觉得那个小子真有猫腻,他不是和肉票进进出出吗?为什么要绑架他?”

“傻瓜,你看他公子哥的模样,说不定有大家背景,我们少参合。”

“那、那要是出事,我们不是死定了!”

“闭嘴!你老大我有那么傻吗!钱拿到就放人,坚决不干危险的事!”


林更新听得疑惑,直觉有个声音很耳熟。


“那小子真的会付钱?老大,那天晚上我们可被打得很惨啊。”

“咳嗯……”

“B仔,你说你和老大那晚被打了?”

“是呀,那个小子居然会功夫!明明之前软脚虾,怕得抖抖颤。”

“别吵!A仔出去放风!”


林更新灵光一现,终于听出熟悉的声音是谁了。他第一次遇见夏天生,就是被这个小混混挟持,第二次他和郑嘉颖回家,经过暗巷又被他们偷袭。这次竟然绑架了自己……为什么?


评论(1)
热度(7)

© 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