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圈多食,自得其乐。

【步步真人/郑林】Magical World(26-30)

依然rps纯属虚构~(其实四个字不加也ok都知道是假吧)


Magical World


26.

夏天生也在烦恼。

林更新不见了,绑匪留下一封信,指名却是郑嘉颖。

地点、钱数都写得清清楚楚,却不提报警的事。

林更新没有招惹坏人,郑嘉颖在这里算保密,能同时知道他们事的……

夏天生恨不得敲脑袋一拳。他知道庄文希从前就经常整些不经大脑的事出来麻烦人,但没想到居然接二连三针对林更新,还整什么绑票!再照这样下去,非做到毁了郑嘉颖事业不可。

想到林更新的安全,夏天生只能拿着郑嘉颖的卡去提钱,再去指定地点赎人。

他发誓再有下一次,绝不会放过庄文希。



地面硬冷,躺久后全身发寒,林更新挣了挣,勉力坐起来。正聊闯空门心得的两个绑匪立刻噤声。见林更新不说话,绑匪头子按捺不住了。

“喂,你小子怎么不吭声!”

“有用吗?”林更新冷冷说。

“老大……”

“闭嘴。”绑匪头子又道,“呵,还挺沉着,放心,只要你相好的拿钱来,我们立刻放了你。”

“为什么选我们?”林更新问。

“绑架!问那么多做什么,你们点背!”

林更新不吭气了。

“哎,还挺个性,怎么不说话了?”绑匪头皱眉。

绑匪B小声说:“老大,不是你说,别问太多吗……哎哟!”

绑匪头狠狠敲他个爆栗,啐道:“欠打了你!”

“老大!老大!”惊叫声由远及近,绑匪A几乎冲进门来,“他他他……他来了!”


夏天生闯进这间废屋,一眼看见林更新坐在地上,手脚被缚眼睛被蒙,心里沉了沉。再看绑匪三个人,不仅感到焦虑。

绑匪头咳了两声:“你好胆子,敢一个人到这里来!”

绑匪A立刻说:“哼!你居然这样不怕死!是条汉子!有勇气!”他边说边看林更新,“不过呐,也不会这么容易,让你带人走的!”

夏天生笑了笑:“我既然来了,就是同意条件。”

“A仔B仔看着人质,我们出去说!”


夏天生跟了绑匪头出屋,转角处冷冷说:“从打劫变绑票,老兄业务不少啊。”

“混口饭吃。”绑匪头笑道,“庄先生,我都怀疑你不来了。”

夏天生一愣。

“放心吧,老子闯南走北,什么事没见过。追男人,不会看不起你。”绑匪头认真道。

“……”

夏天生无语。

“那次巷子里伤到庄先生,您别介意。人穷疯了啥事都干得出来,哥几个也是没路可走。”绑匪头又道,“何况我兄弟A仔,给庄先生那一拳打到吐血,上医院也花不少钱。江湖恩怨,这事就算了吧。”

“辛苦辛苦。”夏天生说。

“客气。”绑匪头说,“那位先生什么也不知道,兄弟几个的脸都没看见,请庄先生放心。走这一次,我们不会再纠缠。”

“那倒是,我和他在一起了,就算事情穿帮,也影响不到我们的感情。”夏天生摸摸鼻子。

绑匪头皮笑肉不笑。

“那就钱换人,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们。”夏天生忽然沉下脸。

“放心。哥几个本就想换地方,不是几天前遇到庄先生,接你这一单,早就走了。”绑匪头接过背包打开,顿时眼睛一亮。

夏天生等他看完,突然抢过包,朝断坡扔了下去,一叠叠钞票从包中飞出。

“啊!!!”绑匪头大叫。

“想要钱自己下去捡。”夏天生转身跑向废屋。

绑匪头一拍大腿,恨恨地顺着断坡小心滑下。

绑匪A闻风而来,夏天生朝他喊:“你们老大把钱掉坡下了,快去帮忙。”

绑匪A一愣,远望绑匪头正下坡,赶忙追过去。

夏天生闯入废屋,朝绑匪B喊:“钱都给他们了,你还在这干什么?”

绑匪B一愣,奔出屋大骂:“你们想私吞吗!等等我!”

夏天生立刻松开林更新,揭开他的眼罩:“没事吗?”

林更新松口气,摇头。

“我们快走。”

他带着林更新,头也不回出废屋,朝同绑匪相反的方向离开。


“Summer哥,他们呢?”林更新边跑边问。

“捡钱去了。”夏天生说。

见林更新不解,他补充:“等他们拿到钱,说不定会改主意,我把钱丢下去,让他们花时间。”

林更新点点头。

“我来之前把你的证件,重要的东西都转移了,我们不回家,直接走。”

林更新一愣:“直接走?”

“家里不安全。希仔这个混小子,实在太过分。”夏天生冷冷说,“我们今天就离开,来之前已经和Kevin定好安置你的地方,买两张机票,今晚就能到。”

林更新停下脚:“Summer哥,我……”

夏天生打断他:“有什么离开这里再说。”

他拽着林更新飞奔。废屋在临山的郊区,往下去是段公路,再向前有段施工地,到那里就安全了。

林更新不敢作声,紧随夏天生的脚步,努力脱险。

身后响起诡异的动静,好像有人追来。

林更新转头看见一只动物,从枝头飞跃,跳向另一棵茂密的树。他一紧张,脚下一滑,踩到块石头。

“新仔!”夏天生眼疾手快拉住他,自己却滑倒,错过林更新的身体,侧翻而出,直接顺着山坡滚下去。

“Summer哥!”林更新大惊失色。

夏天生一路滚到坡底,动也不动。

林更新浑身如坠冰窖,颤抖着半撑半滑,终于落下坡。

“Summer哥?Summer哥?”他小声唤着,不敢去动夏天生的身体。

一身土灰的夏天生静静躺着,双眼紧闭,似乎昏了过去。


27.

郑嘉颖在意识的洪流中迷失,像一场隔离的梦境。

他看见自己走在暗巷,眼前一抹熟悉的人影,路灯笼罩他单薄的身形,纯粹的目光向他望来。

他不受控制地扑出,直到被人从身后辖制。

【这位老兄,别激动,呐,只要你放了我,明年我一定给你烧高香求你早日投胎早生贵子……】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着奇怪的话。

场景突兀转换。


夜风很凉,公园的长椅在路灯下泛着森冷的白光,林更新坐在身侧,表情隐隐不服。

【kc哥一点都不老,是你小孩子脾气,没大没小。】

他促狭地一笑。

【你不也没大没小,说我吗。】


不属于他的记忆和感情汹涌而入,是缺失的每个碎片,是他不知道的林更新。

郑嘉颖逐渐懂了,这不是他的记忆,是夏天生的记忆。

它们如同完美回归母体的因子,逐渐融合入他的灵魂,仿佛身临其境,亦能感同身受。那就似他亲身经历,从感官到情绪,一一吸收。偶尔泛起的丝丝轻疼,带着幽默的恶作剧,梦里有他不知道的时刻,有他未曾见过的林更新;有他想要阻止出口的话,有惹他不快的言词。

当他看见自己对林更新一番规劝,林更新小心犹豫地问,是否他们之间的感情会不稳定。那一刻他真想捂住自己的嘴,让那些话永远出不了口。但他只能慢慢看下去,在林更新露出的笑容里,他察觉到自己的不安,那不单是夏天生的不安,也是他的不安。


“Summer哥……”

呼唤声由远及近,郑嘉颖知道,他该醒了。



林更新颤抖地摸了夏天生的脉搏,感受到它一如既往地跳动,才稍稍安心,但恐惧并未消失。

夏天生忽然睁眼,环顾四周,扶着林更新坐起。

“Summer哥?”

林更新不安地问:“有没有哪里很痛?你要不要紧,伤到哪里了吗?”

醒来的人平静地看着他,轻轻摇头,伸手抚过林更新的额发。

太过温柔的目光,林更新瞬间认出了。

“嘉颖哥?”

郑嘉颖点头。

“嘉颖哥,你受伤了吗?我们得快点离开,那些绑匪……”

“我知道。”郑嘉颖淡淡打断他,没事人般站立起身。

他一身灰泥,却也不急着擦拭,指了指前方不易察觉的一条小道:“从这里绕下去会快点。”

林更新一愣。

“先走再说。”平静落下一语,郑嘉颖牵起他的手。

等到两人准确离开山地,进入施工场,林更新更疑惑了。郑嘉颖迅速在人群中辨认出施工头,笑着打招呼:“王哥。”

“诶?你回来了。怎么成这样?”

“摔了一跤,不妨事。”郑嘉颖说,“能不能帮我们叫辆车?”

“行啊。”

工头立刻拨电话,替他们叫辆的士。郊区经常无车来往,部分工头会留几位熟识的司机电话。

郑嘉颖向他道谢,顺道给些钱。车子来得极快,郑嘉颖拉林更新入后座,对司机报了一家旅馆的名字。

林更新忍不住道:“嘉……”

郑嘉颖握了握他的手,眼神有意无意看司机。

林更新意识到他的身份,吞回了满腹疑问。


车子开进市区,停在一家小旅馆门口。

郑嘉颖径自去柜台领行李和房卡,同林更新上楼。

一进门林更新就迫不及待说:“嘉颖哥,庄文希他……”

“我知道。”郑嘉颖放下行李,随手脱掉了沾满灰土的衣服。

“诶?”

“大概是之前回来时做的手脚。”郑嘉颖淡淡说。

“他为什么要这样?”

“你不用想多。Aaren做事有时没理由,只是想捣乱。找媒体是,找绑匪也是。”

“那……”林更新终于问,“你怎么知道,那条山路怎么走?”

郑嘉颖顿了顿,却说:“我先洗个澡,你休息一下。”

他随手抽出浴巾进了浴室,留下林更新心头的阴云越来越重。


淋浴间的水冲刷耳朵,好似流淌过心,令人越发不安。

林更新坐在椅上,双手绞紧。曾经也有因为意外,换另一人格出来的事,但他从没像今天这样不安。从那么高的坡上摔下去,郑嘉颖真的没事吗?

忍不住走近紧合的拉门,林更新喊道:“嘉颖哥,你真的没事?”

门后回道:“不用担心,我没受伤。”

真的吗?

林更新犹豫地站在门口,还想说话,水声骤停。

拉门刷地拉开,郑嘉颖围着下半身,正在擦拭头发。看见林更新傻站在门口,笑着轻勾他的鼻子:“傻瓜,我真的没受伤。”他越过林更新,顺手解开浴巾。

林更新立刻背过身,耳边传来行李拉链声。他不自在地问:“今天出现的明明是Summer哥,为什么嘉颖哥就像知道那条路一样?还认识施工地的人?”

“他都告诉我了。”

“什么时候?”

“昏迷的时候。”

“这怎么可能,你们又不能私下沟通。”

郑嘉颖披好睡袍,他上前拉过林更新,盯着他的眼睛。真奇怪,他曾用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对待眼前人,对方却能一次次准确地分辨。只是拥有夏天生记忆后,回想过往的事,他甚至觉得啼笑皆非。

郑嘉颖温柔地凝视林更新,却露出只有夏天生才有的促狭笑容。

“以前的事,我都知道了。”

林更新睁大了眼,面色陡然苍白,几乎站立不住。

“怎么了?”郑嘉颖扶稳他。

“你是说……”林更新抓着他的袖子,“嘉颖哥你是说……Summer哥他……”

郑嘉颖点头:“我们融合了。”

林更新如遭雷劈。

察觉他神色不对,郑嘉颖担心道:“你怎么了?”

林更新跌坐在地,目光涣散,喃喃自语:“是我……是我害死Summer哥的……”

郑嘉颖愣了。

 

 

28.

“胡说什么。”反应过来林更新的纠结,郑嘉颖不知该笑还是摇头。

“小新,Summer和我融合了,两个人格归于一个,并不是消失。”他跪下,郑重其事地说明。

“他以后不会再出来了,对不对?”林更新仍然在问。

“他已经出来了。”伸手揉揉青年的头发,只有夏天生会的举止。

“嘉颖哥……”林更新愣怔看着不熟悉又万分怀念的夏天生式笑容。

“别想太多。”郑嘉颖起身,翻出睡衣递给他,“去洗个澡,休息一下。”

下意识接过睡衣进淋浴间,林更新目光茫然,明明接受了现实,心底挥之不去的却只有难过。

热水冲刷冰冷的身体,却温暖不了心底逐渐麻木的寒。

他忽然觉得很冷,关掉莲蓬头,胡乱抹干身体穿上睡衣,逃一般出来。

郑嘉颖正在用手机查着航班,看见林更新失魂落魄站在床尾盯着自己,眉头一皱,站起身来。

“怎么了,头发也没擦干。”他顺过一条毛巾,让林更新坐上床,替他擦净头发。

林更新低着头,目光涣散,没有回应。直到一个爆栗落在头顶,他惊地一抬头。

郑嘉颖正摇头,宠溺地对他笑,温暖像夏天生,温柔似郑嘉颖。

林更新渐渐模糊了视线,眼前郑嘉颖一脸惊讶。

他知道自己哭了,抱着这个人,埋身在他的肩头,任他如何安抚都不愿再听。

劲儿、诗爷、群姐,太多的人从脑中一晃而过。他想起依依不舍的校园,耳边仿佛又听见房东的冷嘲热讽。还有一直关怀鼓励他的Summer哥,拉着他的手奔跑在山间。

他说傻仔,Kevin很爱你啊。他带他去食饭逛街,装作很亲密的样子。

那样的Summer哥和嘉颖哥融合了,他在自己身边,笑得一如既往,感觉却再也不同了。Summer就这样不见了,郑嘉颖不会懂他的心情,那样温暖的好似大哥哥,会听他说心事,替他排忧解闷的Summer哥……不是那样的。

林更新也怕郑嘉颖消失,如果庄文希再做出什么举动,他会永远失去这个和生命一般重要的男人。

他无法承受,在电视上看着郑嘉颖身份的庄文希,游走荧幕间。

没有人知道真相,而他会比死了般痛苦。

如果他的出现,只会导致这种结局,像害死Summer那样害死郑嘉颖,那他情愿消失的人是自己。


林更新的眼泪灼伤了郑嘉颖沉重的心。

他知道这个大男孩因他受了太多苦,一下无法接受Summer与自己融合。在自己是件好事,可林更新已经不能承受更多,刚失去生活,又被绑票,他完全没有过激的反应,只是茫然,一度令人担心。

想起那日林更新遭到媒体骚扰,一个人缩在墙边的脆弱神情,郑嘉颖忍不住吻了吻他,珍惜地搂得更紧些。

他忘不掉无法阻止那些伤害的懊悔,连同无法抚平那些伤害的挫败。

也许让林更新这样哭出来,他才会跟着放心些。


林更新哭了很久,直到沉沉睡去。

郑嘉颖坐在床边,安抚睡梦中不安的他。

初次见面,林更新为他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钱;初次见面,他再次拿出微薄的存款;他同他笑,扭捏地对Summer说对他的感觉,那时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多幸福,那是只有谈论自己才会出现的神情。他用自己的眼睛看林更新,再用Summer的眼睛看。每看一分,他的心就沉醉都一分。他何等幸福,才遇上这个爱他如斯的人。

郑嘉颖低头吻过林更新紧闭的双眼。

他熟悉他每个表情,因而才会感到不安。视线飘过年轻人的行李,郑嘉颖转头握住他的手。

“不要做让我难过的事……”他低低轻喃,尽管沉睡中的人听不到。



林更新清晨醒来,没有看见郑嘉颖。

桌上搁着熟悉的便签:出门买早餐,醒来先喝点水。

微微的笑意爬上嘴角,转瞬即逝。

林更新换好了自己的衣服,一夜睡眠并未减轻他心中的重负。打开自己的行李,拿出收置好的证件和存款簿,他不敢多看,一股脑儿揣入怀中。

小心收起桌上的便签条,林更新顺手写了一张:我走了,余生等你。

落款是他的名字,以及一个电子邮箱地址。

他想了很久,决定用这样的方式维持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感到后悔。

离开房门,他径自走出旅馆,踏着晨风招来的士……

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熟悉,他清楚知道,这一带哪里能买到他喜欢的早餐,毫不意外郑嘉颖会选择哪个方向。

从车上后照镜看见郑嘉颖的身影出现在拐角,林更新鼻头微酸,看着那个人点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车站人来人往,林更新排着长队,心不在焉。

他不知要去哪里,等售票员问,便说:“给我张最近发车的票,地点无所谓。”

售票员看他一眼,说:“澄都,30分钟后发车,125元。”

林更新推出了身份证。

售票员前前后后看他几回:“先生,这是你的身份证吗?”

林更新一愣,点头。

“证上的照片和你差太远了吧,拿自己的来。”售票员没好气地将身份证通过窗口丢出。

林更新拿出来,一脸茫然被挤到了旁边。

身份证上俨然是陌生的个人信息,但是那张照片,却映着郑嘉颖。

林更新懵了。郑嘉颖没有身份证,只持护照,怎么他的身份证会变成这样?

脑中闪过一种可能,林更新脸色刷白。

郑嘉颖……知道他会走。


29.


林更新浑浑噩噩回到旅馆,心下忐忑不安,不敢敲开薄薄的一扇门,门却先一步开了。

郑嘉颖转身回了屋。

林更新不敢看他,顺手关了门。

“这家旅馆早餐不好,我买来你喜欢的,多吃些。”平淡的口吻,仿佛不曾在意。

林更新靠着门,愧疚让他不敢靠上前。

郑嘉颖转身,盯着他。

“对不起……”林更新苦涩地说。

“什么对不起?”郑嘉颖轻声如飘絮。

林更新低着头。

“什么对不起?”他重复。

林更新依然低着头。

一记重拳突然砸在他身边的墙上,林更新抖了抖,不敢抬头看他。

“为什么。”

简简单单三个字,却无法得到回答。

郑嘉颖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拉过林更新,狠狠推倒在沙发上,顺势逼上前,紧紧盯着那双到现在还意图逃避他的眼睛。

“对不起……三个字就能带过了吗。”他轻淡的语气压抑着怒火,眸底暗沉俨然狂风骤雨的前兆。

林更新为他的眼神震慑,身体止不住渐渐打颤。他没想过,郑嘉颖生气起来,比庄文希更可怕。可是解释的话卡在喉间,千言万语积压着,吐不出一个字。

见他没有半分反应,郑嘉颖渐渐感到心寒。他想象如果没有为了方便作假证件,如果不是为了日后隐藏林更新的行踪作准备,他不会因一时不安,将预备品同林更新的身份证调换,那他今天是否就失去这个人,天涯海角,都找不到他了。

这个人做了要离开他的事,脱离他的生活,到他看不见的地方。他不知道他的行踪,不晓得他过得好不好,他将不再参与他的人生……他将与他陌路。

该死的陌路!

面对他的怒火,林更新沉默的一声不吭。“对不起”三个字,究竟有什么意义!

郑嘉颖忍无可忍,伸手擒住林更新的下巴,逼迫他直视,狠狠咬上至今无声的嘴。


怒火夹杂失控排山倒海侵入,林更新被迫张开双唇,任由肆意的锐齿在他薄嫩的唇上留下斑斑印记。疼痛冲脑,口间迸发出岩浆般热辣滚烫的腥味。他闭了双眼,感受后脑被大力钳制,却不敢挣扎。

他知道郑嘉颖很生气,因而愧疚满了心。

他答应过这个人,也愿意等他余生,可他违心地隐瞒了对方,不想接受他的安排。

他说过会好好的,却并没有依言而行,选择不告而别,是最错误的方式。但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还是会义无反顾地离开,尽管看清郑嘉颖眼底的痛心和恼怒,连本人都未曾察觉的惧怕,已令他打消再一次离开的念头,但他并不后悔曾做过的决定。

他这般为他,他又何尝不是为了他。

呼吸逐渐困难,被迫仰起的头颅拉伸脖颈,林更新不得不仰倒沙发。

郑嘉颖的唇舌追了过来,顺着裸露的曲线啃噬上精致的锁骨,顺手扯开了碍事的薄衬衫。

呼吸逐渐粗重,啃咬过的地方疼痛渗人,手上毫不留情掐出道道青痕,林更新握拳的手在掌心留下半月形的血渍,极力能耐粗暴的对待,却不曾喊过一声。

直到胸前敏感处被蹂躏,他才惧怕地捂住嘴,浑身难抑地颤抖起来。

耳边传来皮带扣解除的声音,下裤被褪去的瞬间,他终于蜷缩起身体,哭了出声。

郑嘉颖的理智因为哭声渐渐回复,停下了肆虐的动作。

身下颤抖哭泣的人捂住了嘴,声音断断续续,眼泪打湿了沙发铺垫。

郑嘉颖翻身坐起,怒火和不舍交织,伤了林更新懊悔自责,想起对方做的事又不可饶恕,两极的情绪让他彻底崩塌,支住疼痛的前额,拼命自控忍耐。

细微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对不起……”

“对不起……嘉颖哥……”

郑嘉颖叹口气,伸手揉了揉林更新的头,青年小心翼翼看着他,眼底有惧怕更有深刻的悔意。

他何尝不知道,不解释也是一种懊悔的表现,林更新连自辩都放弃了,只为他能消气。但人在气头上,总无力深思。

郑嘉颖起身穿外套,低声说:“我出去走走。”

他拿起烟盒同钱包,头不回离开了屋,留下林更新一人蜷缩沙发,拢紧开裂的衬衫。


郑嘉颖漫无目的走在街上。

连伪装都懒得,不再顾虑是否被路人影下,匆忙而出,毫无形象,随意找了间咖啡馆,坐进僻静的角落抽了一根又一根烟。

失而复得没有喜悦,仅有差点失去的惧怕。

他想自己变得太多,在林更新的事上少了惯有的自信,患得患失,无法平静。

如果这样回去,一定不能很好交谈,解不开林更新同他的心结,只会绕进死地。

郑嘉颖叹然,越发抽得凶狠。


30.

林更新安静躺在沙发,直到房间的光线渐渐暗淡。

门把转动声让他竖起耳朵,飞快地坐起,却又缩紧身子。

郑嘉颖进门一片漆黑,借着门外的光,才看见年轻人。他打开了灯,林更新和他走之前一样,因骤然强光微微捂住了眼睛,抱住的双腿裸露在空气中,些微不安地望着自己。

他叹了口气,走上前揉揉那头和主人一般没有生气的卷毛。

自从和另一人格融合,他越来越习惯这个动作了。

林更新不安地动了动,见他在身边坐下,将下颌靠在腿上,依旧颓废的低迷。

两人沉默。

尴尬油然而生,彼此都不知该如何开口。

终究是郑嘉颖忍不住,从行李中拣出一套睡衣,让林更新换上。拽着丢过来的衣物,林更新并不动作,只是茫然地看他,目光欲言又止,似乎要说些什么。

“先换衫再说,好吗?”郑嘉颖放缓了语气,寻思是否先避一避。

林更新摇摇头,抓住他的衣角,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讨好般寻求他的原谅。

郑嘉颖无法,只得任他搂着。

“我知道Summer走了你不好受……”他斟酌地说,“那就先不要想,慢慢适应好吗?”

林更新轻轻点头,卷毛蹭过他的面颊,有些痒。

半晌,埋在肩头的声音细如蚊吟:“嘉颖哥呢?”

“嗯?”

“嘉颖哥也会吗?”

“……”

郑嘉颖终于听懂林更新说什么,他惊讶地抬起对方的头:“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林更新的表情并不像是玩笑。

“嘉颖哥会不会有一天,和Summer哥一样……”

郑嘉颖表情凝重,严肃地打断了他:“听着,我是主人格,我是不可能消失的。”语落,他却悄悄蹙起了眉。其实他并不确定,因为林更新的担忧,他也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

并不确定的神情加重了林更新的忧思,他变得不安。

“总之不要多想。”郑嘉颖柔声宽慰。

林更新低喃:“如果嘉颖哥不是嘉颖哥……我该怎么办?”

“……”

郑嘉颖发现事情比他想得更严重。

他无法回答,而林更新只想要一个最简单的答案。如果他不能令他安心,那今天的事就不会结束,而是可怕的开始,他绝对无法接受的开始。

“如果我会消失,那为什么是Summer和我融合呢?”郑嘉颖故作轻松地笑了。

掌心微微的粘腻,他无法伸手轻触林更新的脸庞,给对方哪怕些微安抚,只能用惯常自信而从容的态度侃侃而谈:“虽然你还无法接受,但事实根本没有Summer,也没有Aaren,我这算人格分裂,是个病来的。”

“生病了,总会好的。”他耐心地说着连自己都无法确认的事,“就像我借出去的东西,别人还回来。从头到尾都是我的东西,对不对?”

林更新逐字吞咽他的话,终于认同地点头。

郑嘉颖如释负重。

“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对不对?”

林更新顺着他太过希冀的目光,再次点头。

郑嘉颖松口气,紧紧搂住他。

许是害怕失去的情绪过重,他的拥抱令人窒息。林更新从他微颤的身体感受他的不安,更紧地回拥。

也许一切言语在他们面前都是无力,需求的仅仅是这样一个切实的相拥。


光明的世界重归黑暗。

床褥翻起窸窸窣窣的动静,相交的吻过于急切。

仿佛不安的游鱼在干涸的池中相濡以沫,无法失去生存的意义,亦或是存在的证明。

林更新追索对方热情的唇舌,渐渐学会如何去回应。不算熟练的技巧点燃了身上人一直忍耐的情欲,爆炸出一串串激烈的火花。

想要掏空自己的强烈感觉,仿佛再多一些交融,就能剔除未来渺茫的希望。

救赎亦或被救赎,都不愿放开对方哪怕一秒。

直到世界沉沦。


许久不曾这样疲累的郑嘉颖依然抽着烟。

林更新在身侧不安地动了动,他轻抚他的眉角,却无法抚平纠结的眉心。

不管是他的,还是自己的。

回忆这段荒唐衍生的旅程,才意识到自己的内心深处,有多惧怕孤独的吞噬。多了不定的因素,无法掌控的人格,原来他也会害怕,某个清晨醒来,自己不再是自己,名为郑嘉颖的意识,会在看不见的地方悄然流逝,无人记起。

曾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做了许多事,有过无数经历,万千感慨,随着夏天生的回归,瞬间悉数忆起。这种感觉是喜悦的,却混杂太多的恐惧。强加入脑的记忆比催眠更令他惶恐的是未知,那不同于对未来的期许,而是名为过往的梦魇。

那是他,那又不是他。

郑嘉颖,夏天生,庄文希,都是都不是,他到底是谁?

越抓紧自己,越失去自己,举目四望,只有早已习惯的镁光灯,将一切镀上更虚幻的色彩。

他只能看着林更新,看着年轻人眼中分明的了然,熟悉他每一个早已陌生的脸庞。

也许他正在寻回不经意间悄然遗忘的部分,因这段奇异之旅,和生命中最重要的邂逅。


郑嘉颖低身轻拥睡梦中不安的林更新,疲惫却终于满足地合眼。

只是……还未结束。

他轻轻蹭着青年的面颊,柔声轻吐不再困惑的话语。


“该结束了,Aaren……”


评论
热度(9)

© 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