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圈多食,自得其乐。

【步步真人/郑林】Magical World(31-尾声+番外)

真人rps慎入~


Magical World


31.

林更新恍惚睁眼,房内没有郑嘉颖的身影。

他忍住不适,挣扎爬起,下身麻痹般的痛感自腰部蔓延,将他拖倒回柔软的被褥。

“嘶……”

自暴自弃地蒙住头,他回想起之前暴怒的郑嘉颖,随后两人的冰释前嫌,以及因为不安而来得仓促的情事。

他们都太过在乎对方了。这就是相爱的感觉吧,因为爱,会受伤也会伤害人。

林更新默默爬下床,他不希望再见到郑嘉颖时,两人因为昨晚的事,依旧心中介怀。

他进浴室冲过身体,换好衫,却没等到郑嘉颖出现。

房内突然响起手机铃声,不是熟悉的旋律。林更新从床头翻出郑嘉颖的手机,脸色瞬间变了。

他接通了电话。

“林先生对吗?”不熟悉的男声。

“你是……”

“郑嘉颖的故人。”男人一声轻笑,“他现在好似很想见你呢,你愿意过来一趟吗?”

“他在哪里?”

电话那头的男人轻笑,低声报出一串地址。

“记住,不准报警。”最后一句仿佛定音,锤在了林更新心上,只留恐慌的忙音。

他慌忙穿上衣服,发现他和郑嘉颖的证件都不见了,只好拿起郑嘉颖的手机,奔出了旅馆。


街角一间普通的咖啡屋,突兀地闯进一位旋风似的年轻人。

店内客人无不惊讶,服务生却气定神闲地上前招呼,将这位满面焦急的青年引上了二楼。

空荡的二楼居间里没有一件家具,林更新却绷紧了身子,盯着窗前站立的戴着诡异黑色墨镜的男人。

“林先生是吗?”男人转身打量他,和电话中的声音如出一辙。

林更新点头。

“郑嘉颖在哪里?”他直接问道。

“不在这里。”男人干脆答言,“你想见他,就把这个喝了。”他手中一支小型药液让林更新警觉起来。

“不用担心,我不会食言。还是……你不想见他?”男人淡淡笑起。

林更新犹豫了,他并不确定郑嘉颖是否真在男人手上,如果他再度让自己陷入险境,反而会连累他。信?还是不信?

男人叹口气,突然丢出一本东西落在林更新脚前。

林更新戒备地拾起,瞳孔随即一缩,那是郑嘉颖的护照。

“现在,你信了吗?”男人的声音突然森冷。

林更新攥紧护照,接过小小瓶身,仰脖喝下,随即如意料中失去了意识。


再度醒来,隐隐闻到奇怪的海腥。

林更新微微睁眼,大脑瞬间有不适的疼痛,他试图扶额,不料双手却被反绑在身后。

周围一声轻嗤。林更新隐约看见郑嘉颖,猛地坐起身,发现那人竟然是庄文希。

“怎么会是你?”他讶然出声。

“你想是谁。”庄文希冷笑,随即反应自己的不快,全因林更新对郑嘉颖的着意,不由偏开视线。

林更新沉默半晌,太多事浮上心头,一桩桩、一件件,充斥他疲惫不堪的心,再度逐渐升温。想起他被迫放弃的所有,夏天生意外的离开,郑嘉颖此次的遇险,情绪如火添柴,越烧越旺。

“这次你又想干什么!”林更新隐隐压着怒火。

“我?”庄文希好笑,“你该问郑嘉颖惹了什么麻烦,把你我都拖下水。”他故意将两个字加重,意在挑拨。

“有人比你还更麻烦吗?”林更新压根不信,“如果不是你,为什么小偷会绑架我,还要嘉颖哥送赎金。”

庄文希一愣,随即想起什么来般,脸色微白。

“没话说了?”林更新苦笑,“我们都被你害惨了。学校、工作……”他摇摇头,“这些都算了,可你不该这样做,害死了Summer哥!”

轮到庄文希一愣:“Summer死了?你骗谁,他怎么会死!”

“Summer哥消失了。”林更新淡淡重复。

他的样子根本不像开玩笑,庄文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回来找林更新麻烦那天,遇到小偷抢劫,谁知中途闯出的另一名小偷看见他,跟见鬼似地当场想跑。庄文希喝住对方,连欺带哄,问出了之前的事。当时他并未多想,只是教唆他们绑架林更新,威胁郑嘉颖,给他们双重打击,只要拿着那张给郑嘉颖的字条,加上小偷爆料,郑嘉颖就再逃不过。谁知后来发现对林更新的感情,他便忘了这个事。

如果夏天生死了……

庄文希不是没想过人格会消失,甚至他还想夺取主人格控制权,但是怎么办到的?夏天生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消失?

他看向林更新:“Summer是怎么消失的?”

林更新看他的目光已经转为痛恨:“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怎么会被绑匪带去山区……”

门突兀开启,打断了他的话。

“叙旧留到日后如何。”一身黑衣的墨镜男人从容走入,手上握的枪却是万分醒目。

林更新和庄文希同时噤声。

“我们猜一猜,遇到老朋友也挺不错。”男人跨步往椅上一坐,撩起的后摆隐约看见一柄匕首。林更新内心一惊,男人显然是他之前见到的那位,但声音却变得不同。

“郑嘉颖啊郑嘉颖,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男人冷笑,“我把你马子带来了,啧啧,没想到你好这口。”

他轻浮地看向林更新,枪口却对准了庄文希:“怎么样,死前有什么话说?”

“等等……”庄文希出了一身冷汗,“你弄错了,我不是郑嘉颖。”

“哈哈。”男人像是听见最好笑的事,“护照随身,你还能睁眼说瞎话,大明星的演技不是这样烂吧。”

庄文希咬着牙,无法分辩。

“不妨告诉你们,这条私人船,现在公海上,即是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

他玩味地看着两只走投无路的老鼠。

“你们想要什么?”庄文希冷冷问。

“你的命。”男人不假思索。

林更新皱起眉头,迟疑地说:“郑嘉颖……得罪过你们?”

“何止是得罪啊……”男人轻松地笑,语气却让两人惊心。

“如果可以,我都想直接往你身上扎几个口子,丢下去喂鲨鱼。”男人冷冷说,“可惜你命好,老大保你,赏你条全尸!”他愤恨地重重点着庄文希的头,转身吐口唾沫。

“呸!”

林更新握了一手心的汗,他发现对方不是在开玩笑。

“不过,就这样杀你也挺无趣,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男人好整以暇收起枪。

“你和这个人,今天只能有一个能活着走出这里,要不要来选选?”

林更新睁大了眼睛。

庄文希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枪柄轻轻敲击桌面,响起独有的死亡节奏。

“不过,不要让我等太久。”

男人轻笑出声。

卡嚓,清晰的上膛声。

“我可没什么耐性。”

残忍的弧度划开一片嗜血先兆。


32.

“你们放了我!我可以给你想要的!金钱!财富!你们看他,他能给你们什么?”庄文希指着林更新,嘴里陆续吐出恶毒的话,“我不一样,我有的是钱,不像他穷小子一个,还只是大学生。相信我,放了我对你们才有好处。”恐惧令他连指尖都在颤抖,曾经被绑架的经历浮上眼底,逐渐染上一层戾气。

谁都不能再夺走他的命,天底下没人有资格同他相提并论!

林更新淡淡看着已渐渐丧失理智的庄文希,没有嘲讽,没有怜悯,只是淡淡看着,仿佛是个不值得他忆起的人。

他凝视庄文希那张同郑嘉颖相似的脸,想起那个人失控的话。

【对不起……三个字就能带过了吗。】

是啊,怎么能一笔带过。他做了根本做不到的事,他怎么舍得离开他呢?这辈子唯一真心爱过的人,给他前所未有温暖与爱意,用绝望的眼神告诉他,生命里不能失去他。

也许,他们已经是共生状态了。

林更新动了动麻木的手指,长时间绑缚令手腕感觉冰冷,他抿了抿唇,对黑衣男子说:“你们放了他吧。”

男子看向他。

“你主动放弃?”

“是。”

“为了他?”男人看向庄文希,墨镜遮住他无限讽刺和鄙夷的目光。

“不是。”

林更新再度靠上墙,声音透着疲惫:“只是他死了,我最爱的人也会消失。”

他自嘲地偏过头:“我不想世上没有他,因为很多人爱他。”

男人的目光在他和庄文希之间来回流转,似乎并不理解林更新的话。

“那个人对我很好,他很爱我,我也很爱他。”难得多了话,林更新只觉得如果他不说,也许连遗言都不会留下。他要庄文希记着,将来某一天,郑嘉颖就会听见。

“比你这条命更重要?”男人像是听到有趣的事情。

“如果我和他之间只能活一个,我希望是他。”林更新说。

他看都不看庄文希,却对男人说:“我身上衣袋里有一张他的照片,你要看看吗?”

男人不置可否,却依言拿出他珍藏的照片,只看过一眼,却是轻笑了,视线飘向庄文希。

“你在耍我吗?”

林更新也笑:“怎么会。”他的目光真诚而坦率,丝毫没有欺瞒。

男人玩味地将照片在庄文希面前晃过,拍拍他的额头:“你小子只有张好皮相。”

庄文希怨恨的眼神盯着男人,缓缓扫向林更新。但后者连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好吧,伟大的爱情。”男人嘲讽,“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倒是有兴趣,重新玩玩了。”他执枪的手故意瞄准林更新,再缓缓移向庄文希。

“等等!你……你不能杀我!”庄文希恐惧的目光紧盯黑色枪口,“他放弃了,你听到没!”他颤抖地指向林更新,“你杀了他,放、放了我。”

男人深情严肃,嗓音冷冽,仿佛眼前不过是毫无价值的蝼蚁。

他猛地收回枪。

“我还是很好奇。你怎么看上这个人渣,还愿意为他去死?”

“和他无关。”林更新冷冷说,“他只是个占着皮囊的冒牌货。”生命最后关头,他都无法见郑嘉颖一面,不会有比这更遗憾的事。

庄文希闻言脸色惨白,他怨毒地瞪着林更新,仿佛下一秒就要杀死他。

“我赢了!”他疯了般吼,“我才是那个胜利者!”

“你只是个自私自利的胆小鬼。”林更新呵呵地笑,好像庄文希不过是个可怜的小丑,“你只是戏里的人,根本不存在,是嘉颖哥演的角色,没有他哪里来的你。”

他想起被庄文希牵连毁掉的人生,想起因庄文希布局消失的夏天生,想起因庄文希落到这步境地的郑嘉颖。

“你根本就是个多余的人!”林更新的眼里写满了痛恨。

庄文希紧紧抓着身上的绳索,牙口咬出殷红血丝。他错了,他怎么会认为林更新和关迪安、黄晶莹不同,他伤起人来丝毫不比他们差!他错了,他怎么会爱上这样的人,到头来一切都是错!

“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别人爱。”林更新毫不留情地继续,“如果嘉颖哥在,绝不会说出那些话。”

“别傻了,他和我一样,到这步绝对会抛弃你,谁不是自己的命最重要,只有你这个傻瓜,还谈什么爱情。”庄文希摇头,阴狠地说,“你只是不敢承认而已。”

“承认什么?”林更新偏了偏头,“承认你只是个可怜鬼,连一个为你牺牲的人都没有?”

庄文希面色一沉。

“你真可怜,不过我根本不同情你。因为你连存在都像垃圾,不值得一提!”他冷冷地说出狠绝的话,一字一句无比快意。

庄文希怒火上心,反而笑了:“好,好……你就等死吧,我保证没人来替你收尸!”

林更新再不看他,缓缓合上眼。

黑衣男人看够了戏,枪柄敲敲桌,一副没耐性的样子:“你们说完了?那就选择吧。”说着按下桌上电话,“送进来。”

一位戴面具的女郎送来托盘,放着两小杯诡异的液体,红色殷红似血,蓝色蔚蓝如空。

“两杯,一人一次,50%的机会,赌赌运气好了。”

林更新皱了眉。

“这不公平!他已经选择去死了!”庄文希喊道。

“闭嘴。老子不介意现在送你下去。”男人冷言。

林更新动了动肩膀:“我同意,但是这样,不好喝。”

“你只要选择。”

“我能选择自己喝吗?”林更新说,“也许是人生最后一次了。”

男人沉吟片刻,举枪对着林更新,拿托盘的女人替他松绑,掏出一把枪对着他。

男人这才松开庄文希的绑缚,拿枪指着他,示意他上前。


变故突然发生。谁也没想到林更新会突然出手,抓过托盘上的两个小杯子,全部喝下去。女郎大惊失色,无奈一手枪一手托盘,无法阻止林更新。

男人脸色骤变,林更新扔了杯子,面色苍白地靠上墙,半晌,狐疑地睁开眼睛。

“为什么……”

伫立一旁的庄文希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狠狠撞向男人,伸手抽出他后腰上那把刀,果然是没开锋的道具。

“不准动!”女郎枪指着他。

“开枪啊,有本事开枪。”庄文希放肆地笑,他已然看穿了他们的把戏。

“不准过来!”他将刀横在自己腹间,虽然没开锋,但毕竟是货真价实的刀。

“让我猜猜……郭晋安?……胡定欣?”庄文希笑了,“呵呵,好啊,你们合伙来骗我。”

他怨毒地看着林更新,俨然已经将他们看成一伙。

“你们想干什么?逼我死是不是?Summer消失了,Kevin那混蛋也想我死对不对!好啊……”

摘掉墨镜的郭晋安收起他自如的演技,扔掉变声器,面色终于有些凝重:“Aaren你先放下刀。”

胡定欣也拿掉了面具:“安仔说的对,我们只是开个玩笑。”她丢掉枪,表示自己没恶意。

“玩笑?”庄文希看看四周,“你们搞这么大排场,私家船,外海,就只是想玩?”他摇头,“我不会让你们得逞……”

他转向林更新,眼神从痴缠到狠毒:“你说过,你只爱他对不对?我哪点比不上他,他有的我都有,他没有的我也有能力拿到。为什么,你从不肯好好看我一眼……在我决定爱你之后,竟然这样对我……”

林更新抿着唇,一声不吭。

“既然你如此讨厌我,我也不必做好人。”庄文希冷着脸,眼底划过一丝狠绝。

“等等!”

郭晋安察觉不对,正要上前抓住他……

一记奇怪的声音响过,庄文希毫无预警倒下去。

郭晋安惨着脸转头,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位中年男人。

“松哥……”

“我叫了救护,就在门外。”男人不以为意,收起消音枪。

“他是KC啊!”

“我知道。”

“怎么能……”

“放心,我枪法好,有分寸。”

郭晋安彻底扶额。

林更新大步上前,颤抖地去捂庄文希身上冒出血的小孔。

“你……你现在……可以……死心了……”庄文希喘息着,嘴角挂起胜利的微笑。

他看见林更新焦急的样子,内心装满报复后的快感,却掩不下真正的失落,他知道,林更新的焦急,并不是为了他。

微微下垂的手艰难地抚上林更新的脸。

“你知……我也想……做个……能为你死的……人……”

林更新看着他,眼泪无预警地落下来。

“我懂,人都是这样。”他终究不忍心,看着庄文希这样死去,连同郑嘉颖的生命。

“我赢了……”庄文希闭上了眼。

林更新握着他的手,没有回答。


不过数分,救护井然有序地进来。林更新站去一旁,只觉得这些人不同医院的救护队。

“都是松哥的人。”郭晋安在他旁边小声说。

等他们将庄文希抬走,胡定欣才松了口气,上来同林更新打招呼。林更新才知道,郭晋安和胡定欣都是郑嘉颖娱乐圈的朋友,门外的松哥也是,只是不在娱乐圈,而是混黑道。

“嘉颖说他遇到麻烦,要我们帮忙,所以联系了松哥。”

郭晋安带林更新走出所谓船舱,这才发现,他们所在的根本不是什么外海,只是隔音效果很好的一条私船,就停泊在船坞中。

有人在等他们。

“马明。”郭晋安熟络地和那人打招呼。

“已经把大佬送走了,松哥发话,让我们自己去别墅。”

郭晋安点头,拍拍林更新:“走,我们去看看KC。”

林更新远眺日落的景色,海面在一片灿金残红中渐渐暗下,空气将远方的建筑蒙上一层凄清霜色。

一切结束了,他却不知道,结束的究竟是什么。



<尾声>


他拥有了所有的记忆,在舒服的沉眠中收获过往的一点一滴。

直到旅途结束,好似做了场漫长的梦。


郑嘉颖睁开眼,不意外看见林更新趴在床边,眉头隐隐纠结,眼底淡青浮现。

他伸手抚过青年的发,对方并没有醒。

刚刚在梦里,他似又经历了一遍,与他曲折的恋爱之路。

拉过放在床畔的手,印上一枚唇印,他合起眼,享受同青年间默契温柔的气氛。

他无声轻喃:

感谢上苍把你送到我身边,感谢你爱我,感谢你愿为我舍弃生命。我将用余生回报你最真挚无暇的爱,与你共享祸福荣辱,同担喜怒哀乐,我将爱你直到天与地的尽头。

I promise.



-全文完-


感谢追这文的同好们,还有群里的姑凉们,因为有人追才终于写完了,虽然是诸多槽点且OOC到没边儿的文,仍然非常谢谢,鞠躬~
题目最初的由来,源自鬼束千寻的《MAGICAL WORLD》,也是写文的最初灵感来源,虽然它变得好似我都不认得,但好歹结尾按照先前的设想圆上了,合掌感恩,K2大手保住了我的RP。

 

 

【番外·逃离时间的幸福】


街角有一条小小的坡道,处在社区不起眼的地方。往上走大多是老旧的房屋,和新社区高楼林立的贵气比,显得颇为古早落后。

林更新图它房租便宜,不怎么起眼,加上住客少的缘故,倒也不担心拿假过来走动的郑嘉颖,只是后者一次都没来过,还颇有微词。

“治安、环境、条件都不好,这里真能住人吗?”终于迎来初次见面的郑嘉颖,看到房间的一刹那,见到恋人的喜悦之情荡然无存。

“可是交通方便,大超市也离得不远。”林更新掰手指数算,力抗他的挑剔,“卫浴设施单用,都没有出现断水电的情况,而且房租很便宜!”

“钱不是问题呀……”郑嘉颖小声咕哝,下意识看了林更新一眼。

林更新装作没听见。

“好吧,你喜欢就行。”最后无条件投降,只是不想太过干涉对方的生活,惹到不愉快。

将包裹丢在房角,大大咧咧往床上倒下,鼻间立刻盈满了屋主的气味。郑嘉颖微微眯眼,笑得十分惬意。

林更新瞪大眼睛看着他,差点没回过神。他记得嘉颖哥最多会换上睡衣才坐床吧,有着非一般人的洁癖,现在这样随性而为,根本是Summer哥才会有的豪放。

郑嘉颖好似没看到他的震惊,微微侧着身,撑头斜睨,露出个微笑:“Honey,晚餐吃什么?”

“……”

林更新马上拎起包:“我去买菜。”


走过清幽小路,从热闹的新社区旁穿出,对面就是一个生鲜超市。一路上林更新遇见很多熟面孔,都没好意思打招呼。这里人生活的习惯,总不大亲热,好似隔着一层山,彼此毫不相关。虽然略微寂寞,但对林更新而言,这样的环境也许更好。

到这个城市已经第五年了,经由安仔介绍,林更新勉强进了一所本地大学,顺利熬到毕业,找了到邮局的工作,凑合住下来。

郑 嘉颖依旧忙碌,他说这几年是再临的拼搏期,不会有时间顾着林更新。外间他的名气越来越大,在电影圈也取得不俗的成绩,拿了一次影帝殊荣。就因为这样,他们 联系的方式,主要以微信为主。有关他的绯闻不断,媒体十分好奇年逾不惑的他,究竟感情生活如何。当问及这些话,郑嘉颖一如既往地以“没时间”打发掉了。忙 着拍剧拍电影,赶通告出席活动,发唱片开演唱会。他的时间寸秒寸金,似乎连本人都未料到,这段忙碌期不知不觉耗掉了大多时间。

直到某次林更新偶然提起,明年他就三十岁了,郑嘉颖才些微一愣,发觉自己走得很辛苦。他索性停住脚步,开始重新审视,是否可以进入预计的幸福生活。

于是他给自己放了长长的假期,拎着他的小背包,吹着口哨麻利甩开狗仔队,独自一人来到林更新所在的城市。

年轻人早已褪去了昔日的青涩,成熟稳重得令他惊讶。车站相拥后两人快速离开人多的地带,郑嘉颖戴着一贯的帽子墨镜,低调走路的姿势未变,弯腰的程度让林更新担忧。

“嘉颖哥,这样对背不好。”

“啊?”

从未察觉的郑嘉颖挺直了腰板,才想起这里不是他需要避开媒体的地方。

林更新近距离看他,眼角的纹路随着笑意更加浓郁,岁月即便厚待依然在他面上留下了痕迹,只有望着自己的眼睛温柔如初,映着化不开的情真情切。

午夜梦回才会看见的人,切切实实出现在眼前,林更新忽然觉得很不真实,却又似再惯常不过。他忍不住感慨,究竟是怎样的力量,能让他熬过漫长独自一人的爱情之路,默默忍耐,默默等待。

他成长了,嘉颖哥也逐渐老去,时间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只是他们对自己总是不公平。

林更新拿起一盒小番茄。

他记得郑嘉颖喜欢清淡的食物,也喜欢吃甜食。心中想着该怎样配菜,提醒自己记得顺路拐去鱼店买些新鲜生鱼片,超市里的寿司和生鱼片装盒,实在太不合口味了。

折腾大半天终于踏上回程的路,林更新才发现自己忘了买酒,只好再转去购买。一来一回,等他走到家,开门就看见郑嘉颖翘着腿,吃花生米鳕鱼起司条。电视上放着重播的综艺节目,男人看得乐了,呵呵呵地大笑,虽然亲切却十分陌生。

林更新张嘴愣在原地,郑嘉颖催他:“快点做饭啊,我快饿死了。”

林更新用很少很少的记忆回想,当年他一开门,就会看见温雅笑着的郑嘉颖和他背后一桌美味的菜肴。数年过去,不是他的记忆有了偏差,就是他现在大概在别人的梦里。

“嘉颖哥,你不动手吗?”好奇问了声,招来郑嘉颖审视的不满。

“好多年不做,不会了。”

“……”

林更新觉得自己肯定在做梦。

“那,要来帮忙吗?”

“等你需要的时候叫我吧。”

“……”

林更新无视对着电视节目发出另一波大笑的郑嘉颖,穿进厨房开始整菜。脑中在“幻觉——做梦——幻觉”中来回循环,最后等郑嘉颖进来捞起罐啤酒打开,催他先把生鱼片整出来,才不得不面对现实。就是……有那么点残酷就对了。

最后也没轮到郑嘉颖进厨房,这些年林更新已经学会善待自己,独自做完了所有的菜。

背心大裤衩的郑嘉颖坐在他对面,喝啤酒吃菜,动作随性却不减风度……如果那还算风度的话。

郑嘉颖吃着吃着,突然说:“有点清淡了。”

林更新闻言一愣:“嘉颖哥,你不是喜欢清淡的食物吗?”

“作演员吃清淡点,比较好控制身型啊。”郑嘉颖理所当然说,“现在无所谓了,可以吃重些。”

他眯了眯眼:“本来我也喜欢吃甜腻的东西啊。”

林更新再次混乱了。

“那……”

“你会做剁椒鱼头吗?水煮鱼?这里能买到河鲜吧,下次我们煮韩式泡菜锅,那个吃起来,味道绝对过瘾。”

郑嘉颖兴致勃勃说着,笑得像个孩子。

林更新歪了歪头:“唔……材料是可以买到,做起来也不难。”

等等,他居然跟上了嘉颖哥的思维,重点是不是偏离了呢?

两人闲话家常,和预想不同,平淡又奇怪。


林更新觉得,眼前的郑嘉颖和他相恋五年认识的人相似又不同,他从未这样好好和他相处,轻松、随意,丢掉所有包袱,卸去任何伪装,摘掉恼人的面具。眼前这个真真正正的郑嘉颖,就像终于找回自己,实实在在的林更新一样,都是出乎意料的亲近。

可以无所顾忌,不再患得患失。曾经因担忧而过分小心,持重谨慎收敛隐忍,如今已不需要。

林更新吃饱喝足,随手一推:“晚饭我做的,洗碗归你。”

他微微偏移的目光带着熟悉的不爽,眼底的笑意又将他出卖了彻底。郑嘉颖响起流传广泛的一个词:傲娇。

他装作无奈地摊手:“可是我不想洗,留到明早好不好?”

“不行!”林更新立刻反弹,“你试试看,太招害虫了。”

“今天坐飞机很累呀。”

“那休息下再洗。”

“才坐不久身上又冒汗了。”

“去冲凉再洗。”

“洗完又会流汗呀。”

“那再去冲一次。”

郑嘉颖笑吟吟望他:“可不可以一人洗一半?”

“……”林更新一副没眼看的样子,“你负责,全部的碗,最多我帮你放碗橱。”他打定心不妥协,且有很糟糕的预感,如果退了这一步,以后会很凄惨。

郑嘉颖露出可怜的样子,林更新瞬间忘掉这个人已经47岁的事实,反应过来后,只能捂住眼睛。

“……算了算了,你去洗澡吧。”如果再僵持下去,先阵亡那个,绝对会是他。

郑嘉颖比了V字,相当讨打地去了浴室。

林更新认命起身,开始收拾残羹碗筷。一次两次而已,不计较也没关系吧。

相当自我安慰的想法,他对着流理台开始洗碗发呆。

直到一双手环过腰,温热的气息在耳廓流淌。

“我在洗碗。”林更新说。

“然后?”隐含笑意的声音道,不信邪地往他耳朵里吹口气。

林更新瞬间抖了,手上的碗跌落水池,溅起水花一片。

“你……”他生气地推开郑嘉颖,脸不觉红透耳根,看在后者眼里,几丝怀念。

会同他别扭的林更新,就像当年他遇见的大学生,羞涩而瑟缩。他容忍他的张扬,忍受他的霸道,却会因他受到的不公而生气,明明幼稚却执意挡在他面前。

曾经他遍体鳞伤,却睁着惶惑不信的眼睛,问他还会不会记得。
当生命即将终结,他选择让他活下去,仅因为爱他的人很多。
将他们两人摆上天枰,那个把一切砝码都加于自己的,全世界只有这么一个人。

郑嘉颖目光柔和地凝视苦恼地擦去身上水渍的林更新,劝道:“去洗澡就好了。”

不由分说推他入浴室,靠上墙,牵动了嘴角。

不能让他知道,他爱他有多深。


中间点我大碗吃喝


林更新鼻音浓厚,埋怨地说了情事后第一句话:“碗还没洗好吧?”

郑嘉颖一顿,随即讪笑:“明天洗,真的都一样。”

他舍不得离开这个人,又怕他真的生气,顿了顿,终是补充:“明天我来做饭加洗碗,算是补过,好不好?”

林更新斜盯着他,缓缓伸出三根手指。

“三天。”

“……”郑嘉颖的笑容僵了0.5秒,“好吧,你说什么就什么。”

他才不相信,看到他太劳累后林更新会坐视不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

有句话叫什么来的?

日后的事,日后再说。



【完】


评论(5)
热度(10)

© 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