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圈多食,自得其乐。

【MoranXMoriarty】Dessert & Cat

原作:Sherlock

背景:现代AU

配对:Moran/Moriarty

等级:G

警告:OOC,特异功能,动物变身梗

简介:Moran享受午后咖啡屋的甜品时光,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优秀的暗杀狙击手,但这件稀松平常的事似乎引起了Moriarty的兴趣,猜不透老板意图的Moran只好向Moriarty饲养的可爱猫咪Jimmy询问解惑。

 

 

Dessert & Cat

 

Jim Moriarty崇尚“最好的”,各方面都是。

他不在乎手下如何行事,但求听话且能成事。他就像一个大脑支配着躯体,而手脚的动作要像身体条件反射那般自然而绝对地服从来自大脑的每个指令,这才是他想要的。

当然,他不关注肢体在大脑命令以外干些什么,泡吧,找一两个便宜妓女消遣几天,或者窝在MMORPG里不可自拔,这都无关紧要。

他只确保代表任务的短信指令发出时,他们能按部就班,别试图上班打卡晚个几秒再来央求别扣薪水,那会令他暴躁到足以一发子弹解决问题。

嘿,伙计们,我付给你们的工钱难道不比任何一个愚蠢的资本老板阔绰吗?

拿出你们的专业态度!起码配得起这个差事的报偿水准。

当然,这个幽默的“小提示”将以捕捉不到源头的方式迅速传达给那些惹他不满的人。

通常只有一次。

有时候,Moriarty吝啬给予别人第二次机会。

除非你有Sherlock Holmes那样引人入胜的美好特质,足以令犯罪咨询者入迷继而网开一面。

这几乎是铁定的事实。

Moriarty从不在无聊的人身上浪费时间,他拥有许多玩具,对每个玩具付出的精力都不超过均等值,一名合格专业的收藏家,其中那么几个或许得他特别青睐,但并不频繁出现这种特例。

 

Moran相当清楚这位老板的“习性”。他被雇佣第三年,是所有人中干得最好的,起码Moriarty对他24小时随叫随到不计较任何肮脏窝点总能趴着把红点锁定目标的职业素养非常赞赏。至于平常的狙击任务,那是个好手都能做到。当然,即使按照标准,Moran也是最出色的。

就算这样,Moran也打赌Moriarty叫不出他的名字。

是的,Sebastian Moran在Jim Moriarty手中只是个代号“S”的符号,一张随时可用的牌,一张最好用的隐藏王牌。他发给Moran的指令永远只有一个S,Moran有时会想老板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或者早已忘掉一个前上校的身份和他的姓氏。当然,这些无聊的猜测永远不会发生在工作中,日常一杯咖啡的余暇,他会偶尔勾起点想头。

任务以外的日子对Moran总是平静安宁,这并非奢侈,他习以为常。

有时他会在自家公寓外的临街露天咖啡店里坐上个把小时,点一杯喜欢的卡布奇诺——令人难以置信——加几样时新的甜点,经常是各色蛋糕和曲奇,他像个正常青年那样虚度大好光阴,挖着小勺起司吃得眯起眼睛,偶尔有路过的母亲带着小孩对他善意微笑,他则礼貌地回以点头。

任何看到这幅画面的人都会想:这真是个幸福洋溢的男人。

看着溜达的小宠物狗们扑腾腾在他脚边摇尾乞怜的样子,男人在它们满怀歉意的主人允许下喂食这些小家伙,你总不会联想他真正的职业。你觉得他和气、善良,颇受小动物们喜爱,从事着类似自由作家之类靠丰富联想力又无害的工作,总之,应该是个好人。

可是Moran和好人总差那么一大段距离。

事实是他在此地住了三年之久,附近的熟人邻居们早已对他十分友善,十天大半个月见不到人都会默认他出门取材去了。对一个暗杀职业者而言固定居所隐含危险,Moran则一反常态享受这个。

 

此刻他正享受午后阳光和店里新口味的曲奇饼,难得缓解因为前一个长达二十余天的任务带来的紧绷感。一个溜冰的孩子经过他身边,喊了他一声:“HI,Seb,你取材回来了吗?这次又是什么题材的新故事?”

Moran温和地说:“担心点,小鬼。”

溜冰男孩哈哈笑着滑远了。

Moran看着他熟练地转着曲线,越过街角的时候撞上了一位男人。男孩低头赔礼,很快溜走了,那位男性则不紧不慢地走向露天咖啡屋。Moran看清他之后,瞳孔瞬间紧缩。

理论上,他不该知道Moriarty的长相。但他是Moran,从来没有他一知半解的雇佣者。

这种情况,他还是装作不认识的好。

“午安。”Jim Moriarty气度随和地在他的桌前停下,礼貌地问,“我可以坐下吗?”

Moran点头:“别客气,朋友,这里的松饼味道不错。”

“天气真好,是个享受的日子。”

 

他们开始友好地攀谈起来,彼此为一些投契的话题哈哈大笑,像是好久没见的老熟人,又带着初见陌生人的礼貌,直到过完一个下午,双方才礼貌道别。

回家的路上Moran一直在想,这是哪出新任务吗?Moriarty突兀地出现,又没有特定目标。或许他应该抽空问一下Moriarty养的那只猫,最近老板遇到什么好事了。

 

莫兰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能同动物交谈并不局限于一种生物,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受雇于Moriarty第一周就私下“拜访”了对方的某个窝点,Moriarty不在,Moran见到对方养的一只趾高气昂十分不屑一顾的猫。

当时,那只可爱的小东西窝在沙发上语气不善的嘲笑Moran这位夜访者,Moran毫不客气回击它之后,小东西露出惊讶的神色,似乎Moran懂得它的语言是件多么奇怪的事。Moran注意到它腿上绑着绷带,可怜的伤患。他花了一点间向猫打探Moriarty的秘密,没多大用处,Moran只好离开。

后来,那只猫竟然找上了Moran,三五不时在他家窝上几天,透露一些有关Moriarty的边角料,那时Moran已经弄清楚雇佣者的真面目,自然对这些没兴趣。但他特地买了一张豪华座椅,招待这位不请自来的猫大人,经常备好新鲜的口粮,让它不至于饿到。

Moran挺喜欢Jimmy(猫的名字),它高傲、尖锐、自负,冷嘲热讽中不乏幽默,像极了它的主人。它的要求也如同他主人一般无理又繁琐,但那是可爱的Jimmy猫,Moran没办法不满足它,对待这样可爱的小生物,你还能拿它怎么办呢?

 

“你猜不到我今天遇见了谁。”

晚餐时分,Moran给沙发上突然来访的小东西准备鱼肉罐头汤的时候,特地提起。

“Jim。拜托,我跟着他出门的。”沙发上的Jimmy懒洋洋甩动尾巴,一副“你真蠢透了”的口吻。

“那你现在不见了,他不会担心吗。”

猫呼噜了一声,Moran猜测它或许翻了个白眼。

“我可是Jim Moriarty的猫。”

“是的,大人。”Moran将盛好汤的盘子恭敬放到矮桌上,拿起特质的木勺,“能邀请您享用餐点吗?”

猫咪愉悦地搭了个爪子。

Moran小心翼翼舀起鱼肉汤,细心喂这只小东西。它吃得优雅,一脸满足。

“说起来,他的声音和你真像,宠物的人言都会像主人吗?”

“谁知道。”Jimmy舔着嘴,压根没听进去。

“那你说,他来找我做什么?”Moran趁着猫大人心情好,随口再问。

“唔,大概无聊吧。”Jimmy懒懒说。

无聊吗……Moran想象了下Moriarty无聊的样子,不解地说:“那他应该想上十几个计划弄点乐子才对。”

“这个建议不错,你可以提上去。”

“算了吧,我根本不能作出认识他的样子。”

Jimmy动动胡子,抬头看Moran:“为什么?”

“不经他的同意知晓他真实样貌和身份,我不仅拿不到季终奖,还会被丢到海里喂鱼吧。”

“说的好像你有季终奖一样。”

“这不是重点。”

Jimmy翻个身,尾巴轻松落上毯子,脑袋搁着叠起的爪子,盯着Moran在厨房忙进忙出洗盘子。

“Seb,你是不是太笃定了?”

“什么?”

“Jim也许并不像你想的那样。”

“我是他的狙击手,你是他的猫,我们的看法不会一致。”Moran擦干净手,重新回到他的躺椅上,舒舒服服地靠着。Jimmy爬起身,轻巧踩过桌面一跃而起,准确落到Moran的身上,没有踩痛他。

它睁着闪烁的眼睛,直勾勾盯着Moran:“你这样说太偏颇。”

“好了Jimmy。他怎么想无关紧要,只要有任务有酬劳,让我招待得起你这个贵族,其他并不重要。“Moran半开玩笑地伸手摸了摸身上那只温暖的小生物。

一只爪子突兀地挠开他,猫咪蜷成一团,偏开脑袋。

“你生气了?“Moran疑惑。

“Seb是个笨蛋。“Jimmy冷冷的声音。

搞不清今天的猫大人又发哪门子情绪,Moran收回想继续调侃的话。猫总是善变的,它们骄傲却很敏感。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我愿意道歉。“Moran只好说。

Jimmy没再理他,摇来摇去的尾巴说明它并没有睡着。

 

等到Moran连续几天和Moriarty享受“并不揭穿的下午茶会”,他的疑惑到达了新高点。可是第一天后Jimmy就再没来拜访他,这让Moran有些失落,他一再反省自己哪里触怒了它,只有一句对它主人的僭越评价,这让Moran很不是滋味,诚然Jimmy是Moriarty的猫,但这么久的交情,他总是私心希望它能对自己更为亲近。

Moran头疼地揉着额角,如往常那样打开门。一种危险又别样的感觉刺激了他的神经,几乎下意识地拿出了锋利的薄刃,敲敲藏在掌心。

他推开门,一阵清凉的风吹来。窗帘随风荡动,早前关起的窗户此刻大开,这几乎是Jimmy出现的必然现象。

Moran立刻松懈了防备,满心惦念着他可爱的小猫终于停止和他置气,一如既往屈居而至。当他走进屋内,那个身着得体西装,带着高傲神色看向他的男子,生生止住了他的脚步。

Moriarty。

Moran收起了掌中的薄刃,为自己的戒备啼笑皆非:“你要是想来看看,刚才大可以和我一起走……”声音戛然而止,他总算意识到其中不可逃避的逻辑错误。

“你是怎么进来的,居然在我之前?”他重新警惕。

Moriarty叠着他的双腿,笑得有些狡猾,又有些得意。

“我带了点礼物给你。”他指了指桌上那些蛋糕,“三年以来承蒙你的照顾。”

“什么?”Moran一头雾水。

“顺便,今天不用准备鱼肉罐头汤,我想吃一次你做的‘美食’。”Moriarty舔了舔嘴唇,笑得诡异又动人,“人类专用。”

Moran难以置信看向他。

Moriarty打个响指,一团柔和的光雾笼罩住他,像一个包裹住的鸡蛋壳。光雾散去后,Moran最熟悉的小Jimmy蹲坐在它专属的宝座上,倨傲地抬着下巴:“Seb,你真的太迟钝了。”

那是Moran这辈子见过最动人的画面,也是他所听到最动人的声音。

 

 

End

 

后记:其实是一点小说明,这里背景设置Moran成为Moriarty亲信狙击手之前,教授还没有对上校公开自己的真面目。但其实两个人早已见过面了。

评论(2)
热度(19)

© 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