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圈多食,自得其乐。

【团酷】ようこそ、天空闘技場へ -1

第一次写团酷,中篇左右,努力找感觉~OOC算我的,他们属于富坚。

Summary:当百无聊赖的库洛洛决定从天空斗技场找点乐子,他在那里遇到了实习裁判酷拉皮卡——一个为了拿到猎人考试资格而无奈选择参加并不喜欢的实习工作的窟卢塔小子。他们之间的关系再次变得错乱而复杂。

团酷Only。原作背景身份,没有灭族事件的发生,对天空斗技场的规则部分补充二设。

 

ようこそ、天空闘技場

 

 

1.

每件事都有它发生的独特意义,不论好或坏,它总会使人学到东西——当酷拉皮卡被这样教导,他曾经以为这是世界的法则。

窟卢塔族最积极勤奋、向往冒险的小子正毫无形象地扯开绕脖子的领带,恶狠狠甩在地上,他天生俊俏,仍有独属于少年的纤细柔美,西装笔挺的模样足以俘获青春期少女的青睐,可惜这份好样貌配上他现在狰狞的模样,只会吓跑更多的少女。

迈克·罗登叹息地拾起那条领带,它细得糟透了,一股子毛头小子的青春味,和酷拉皮卡相衬,总以为自己是条上得台面的得体粗领带什么的……不,他的意思是,做人还得讲究点实际,对不对?

老迈克无奈说起老调重弹的劝解:“酷拉皮卡,你知道这是正常的吧,你至少在这一个礼拜里经历‘它’不下五十次……”

“五十三次。”金发少年冷漠地报出确切数字。

这恰好是让他极其生气的地方。

五十三次,它们像针扎般虬结心底,盘踞心灵的阴影挥之不去,关于这件事本身——持续、不间断、重复地看见一个人的死亡——在眼皮子底下瞬间发生,快得喊不出那句阻止的“战斗结束”。

酷拉皮卡前所未有的挫败,更糟糕的是这并不意味着结束。他颓丧地坐下,换衣间的长凳托起他纤细又沉重的影子。他想自己是个“凶手”,决判人的生死而非胜负了,在这座该死的荣光照耀大地的天空斗技场,人们津津乐道高举自己建造了巴别,将它通往天空的高耸入云的楼层居住权,当作什么举世无双的荣誉,推销给全世界为战斗着了魔的疯子,让他们前仆后继赶来送死。

这混蛋透了的假以公平的不公平的世界

酷拉皮卡用力抹了抹脸。他得恢复冷静,回到休息室等待下个通知,然后一如既往地做好见习裁判的工作,等到累积分数够了,他就能升上100楼去当个实习尖子兵。

然后换上该死的绿色制服,戴上滑稽的帽子,正式进入预备裁判的队伍,直到他足够资格去到200层成为一名正式裁判,拿下资格认证。

然后跟这个鬼地方说拜拜,回去他心心念念的窟卢塔族,把那张破文凭砸到某个老头脸上,防止长老再次变卦,确保他会在猎人考试申请上正式签名。

这就是全部了。

酷拉皮卡接过老迈克手中的领带,示意自己没事。

老迈克狐疑地上下打量,一双精明又晦暗的眼睛转起心思,他又张了张嘴,最后拍了拍酷拉皮卡的肩膀,试图说些鼓励的话:“你是最棒的,酷拉皮卡。你才来一个礼拜,得到的场次数比任何一个新人都多。我很高兴成了带你的那个人,我们合作愉快,什么事也难不倒……”

酷拉皮卡听出弦外之音,扯出一个得体的假笑:“你放心,我不会退出。”

他一字一句地说:“我会留到最后。”

老迈克笑了笑,他没再说什么,目送酷拉皮卡离开——这个年轻小子的手环又响了,他又得到一场战斗裁判资格,按照规矩实习的拿5%服务费,虽然还没升上100楼,但这只是时间问题。老迈克打赌,只要再呆一段时间,这个小子就会抛下那点儿微不足道的良心,愉快加入这个行列,成为天空斗技场裁判团的佼佼者一员,向数之不尽的名誉、权力、财富低头,毕竟,没有谁会跟出人头地过不去,真有那种傻子,也不该来这个地方,是吧?

这里可是天空斗技场,闻名遐迩的血之斗技场。

酷拉皮卡默念同样的话,戴上耳返,做一个深呼吸。他能听见外面人声鼎沸,惊叹一次次胜利,像炸开锅的炉子把所有痛呼,往来焦急的担架丢进阴影,斗技场不需要失败者,更没什么体面的退场。

酷拉皮卡再一次走入这个斗技场,祈祷自己不会搞砸工作。

一个肉体朝他直直砸来,酷拉皮卡直到回神才发现无意中竟然避过了攻击,台上台下的人惊讶地望着这位金发少年。

酷拉皮卡瞪大眼睛,鼻间飘过熟悉的血腥味。他强忍住呕吐的欲望,鬼使神差回头——那个力道下的撞击,擦身而过的肉体烂成一滩泥,早已不成人形。

“胜利者,库洛洛·鲁西鲁!”擂台上再一次高呼。

酷拉皮卡抬头看见一道漆黑的身影,一个傲慢冷静的年轻男人,双手插进同样漆黑的皮质毛领大衣,百无聊赖地望过来。他全后梳的复古发型犹如某个家族老大,一双眼睛幽深黑暗,透不见半点亮光。

一个胜利者,一个屠夫。

酷拉皮卡恨恨想,那个看起来英俊非凡的男人,不过一个披着道貌岸然人皮的恶魔,什么样的疯子会一上场把人打成烂泥,忘记这只是场胜负竞技?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作弊!作弊!他攻击了裁判,他输了,这不公平!”

所有人将目光集中在酷拉皮卡身上,千篇一律的黑西装,他胸前那枚实习裁判徽章,手腕上的裁判环,终于引起了必要的瞩目。

“他攻击了裁判!”

“库洛洛·鲁西鲁没有赢!”

台上的裁判突然间陷入混乱,由于判决已定,这事突然变得棘手起来。

酷拉皮卡头皮发麻,他极想捂住身份证明,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要知道裁判和裁判之间也有竞争,他这样搅局,难免得罪了哪方,这可不妙,老迈克一定不想看到这个。

“我……”他朝台上已然铁青脸色的裁判示意,正要说些挽回的话……那滩血肉烂泥突兀地大脑闪回,他吞了吞口水,再次望向一脸平静冷漠的男人。

毫无波澜,无动于衷。

这个名叫库洛洛·鲁西鲁的男人甚至连朝他造成的后果望一眼的兴趣也没有。

他有必要帮助男人晋级吗?酷拉皮卡负气地想,这次攻击裁判无疑会让他失去资格,必须重头报名,更糟糕一点,如果男人早被OUT过两次,那他将永远出局,无法在这里战斗。

他就该把这种人踢出局,那能拯救往后数十条人命。

酷拉皮卡犹豫了一瞬,也许没太久,四周仍然等着他的回应。他张了张嘴,内心依然挣扎无比,就在开口顷刻,一只手按上他的肩膀。

在天空斗技场,只有一个男人可以这样靠近他而不被反弹,酷拉皮卡知道事情结束了。

迈克·罗登大声宣布:“攻击的人是闪电比利,我们都看到是他的身体撞向了裁判,这场决斗公平且公正!”

伴随老迈克的示好,台上的裁判露出微笑,再次高声宣布:“胜利者是库洛洛·鲁西鲁!结果不会更改!”

台上传来一些唏嘘,然而欢呼声更高更响,盖过那些下错本的可怜虫。

酷拉皮卡无动于衷,机械地向老迈克道谢,他承认自己吓到了,没有第一时间澄清,为自己的“不成熟”找台阶。

“这不要紧。”老迈克掩饰得意,悄悄在酷拉皮卡耳边说,“我得说,这个切入点找的妙极了。”

不,我一点也没有想“关于精英裁判寻找精英斗士”那码子事。酷拉皮卡冷漠地想。尤其是在亲眼见到一个人被打成肉泥之后。

“听着,你可以私下套个近乎,他肯定不会拒绝。”

“我不确定……”

“你刚刚帮了他一把,他不像新手,干起架来老练利落,这样的人肯定知道天空竞技场找个可靠的裁判有多重要,你再看他的手段,200层斗士的练家子,绝对潜力股。”

“我只是个实习的。”酷拉皮卡无奈说。

“这叫互惠互利。”老迈克指点他,“相信我,一个实习裁判通过一个斗士转正,拿的好处绝对比一个现成的知名裁判少,任何人都不会拒绝这桩好事。”他露出神秘笑容,继续引诱不谙世事的水手。

“我敢打赌,他也调查过你,实习裁判中你最有潜力。没有斗士不调查裁判,只要他们想登上楼主宝座。”

又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则,酷拉皮卡还没摸透的范围。

“好吧,我可以试试,但不保证一定成功。”酷拉皮卡妥协地说,和他放软的口吻相悖,他恶狠狠的目光几乎要烧穿那位库洛洛的背影。

出乎意料,他的目标突然转过身,直接捕捉了酷拉皮卡充满指责的目光。

被当场逮个正着,酷拉皮卡只希望自己变脸的速度快过那个男人的视线。两人隔空对视,库洛洛突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看起来别有所指,却十分友好。酷拉皮卡下意识回个礼貌的微笑,正如他对这里所有人露出的得体假笑。

“哦,幸运儿!”老迈克乐得打个口哨,“他果然知道!”

这邀请来的太突然,酷拉皮卡几乎怀疑那个库洛洛·鲁西鲁有顺风耳。他摁下气呼呼的情绪,假装掏出眼药水补充干涩的眼睛,没事人状朝裁判场走去,把老迈克连同烂根的交易统统抛去身后。

他能暂时忘记破事,他想。



TBC

评论(5)
热度(71)

© 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