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圈多食,自得其乐。

【团酷】ようこそ、天空闘技場へ -3

前情:1   2


Summary:当百无聊赖的库洛洛决定从天空斗技场找点乐子,他在那里遇到了实习裁判酷拉皮卡——一个为了拿到猎人考试资格而无奈选择参加并不喜欢的实习工作的窟卢塔小子。他们之间的关系再次变得错乱而复杂。

团酷Only。原作背景身份,没有灭族事件的发生,对天空斗技场的规则部分补充二设。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富坚。


ようこそ、天空闘技場へ



3.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试一下新的能力?”

库洛洛记得当时这么说。他面前散坐着惊悚于世的最神秘盗贼团体——幻影旅团。别称蜘蛛,尽管看起来和传说不太相符。他们刚刚干完一票,正在基地里狼吞虎咽外卖披萨,间或夹杂对口味不满的争吵,尤其信长和窝金,在饭食上的互相辱骂几乎已成定番。库洛洛扫视这些留下来蹭饭的蜘蛛们鼓起脸颊瞪大眼睛,其中几个甚至在他眼皮底下面面相觑,不免心沉地想,好像没人听懂团长的话……虽然不能全怪他们。

库洛洛叹息,他这副敞着胸襟,一手单片海鲜盛荟——尖端还被轻咬了口——另一手托着万年不变的念力书的豪放模样,哪怕紧皱的眉头看上去真有什么烦恼,也显得不太得体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窝金,不愧为强化系典型代表人物。

“团长,你可以随便找一个村落,那里到处都是山民。”体力顽人大大咧咧提议,听上去实在很不像话

库洛洛直接表达了不满:“……太麻烦。”

“说真的,山民?他们连团长一击半式也接不住,只会变成单方面屠戮,还会引来脑子不太好使的赏金猎人。”飞坦讽刺地吞掉最后一口披萨。

好吧,那的确很烦人。窝金干脆闭嘴,动脑子的事明显不是他的专长,不如消灭披萨来得简单。

库洛洛在心底偷偷给飞坦加了十分,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他的脾性,“怕麻烦”永远是库洛洛·鲁西鲁的闲懒之处,虽然穷凶极恶的盗贼团体在干活上从来没怂过谁,但那得先有人敢跟他对着干。只要不挡在他目露精光盯着什么宝物的脸面前,他可以很和平地无视任何存在。哪怕路上几个不长眼的小混混突然冲撞他,库洛洛也能保持风度,给一群念力也不会的人让路,心情好演技痒的时候,他甚至还会丢几句无关痛痒的玩笑话。

但是,如果你不巧撞上他想得到什么,那就抱歉了。别说孔武有力的大汉,就是老弱妇孺,他也能不眨眼扫荡干净。

这样的库洛洛,自认是个挺好说话的和平主义者,像他现下所顾虑的那样,如果仅仅想实战最近偷来的念能力,没必要弄出腥风血雨,过往经验告诉他,善后尤其麻烦,他只需要一个绝对正当的理由达到目的。

蜘蛛们永远的智囊团侠客开口:“刑犯怎样?反正必死之人不会有人在意,他们个个都是好身手。”

蜘蛛们永远的首领库洛洛都不需要转动大脑一秒钟:“猎人协会拥有刑犯管辖名单,买命需要大量金钱。”

言下之意,更麻烦。

“我有个地方,可以推荐给团长。”清冷的女声俘获了库洛洛的注意。

哦,玛琪。总是玛琪,他们的胜利女神,幸运天使。

紫发女孩说了五个字,库洛洛满意地笑了。

——天空斗技场。

想象一下,一只蜘蛛在全世界第四高的“塔楼”上筑巢,多么美妙的事!他会拥有一个让最有权势的团体替他看门的“保险住宅”,放一些取来的收藏品,还能拥有免费的战斗陪练,将每个盗来的能力化为实战,简直不能更完美。

库洛洛迫不及待去了天空斗技场,当他想要的时候,没什么能阻止。

楼主待遇和战斗演练,完全公平公正的死亡契约,生死不论,胜负为尊。天空斗技场简直是他能达到目的并附赠最大惊喜的奇妙地——在报名以前,库洛洛的确如此笃定。等他报完名,贴心的侠客给他发了天空斗技场的楼主攻略,他才意识到事情好像并不简单。

比如那个,斗士vs裁判的机制。库洛洛以绝高智商快速浏览那份附件,剔除一二三四条备选方案,无奈发现,速成楼主的目标,必然需要一名裁判的协助。

一个看似公平的条件下隐藏的必然潜规则,出身法外之地的流星街,旅团的首领对世界的伎俩手到擒来,狡猾的盗贼永远不会放过任何一点线索,或者蛛丝马迹……真稀奇,他们才是擅长结网的那个。

库洛洛记住了侠客筛选的名单,假如不是以这么滑稽的方式相遇。

他的第一场比试糟透了,对面那个傻乎乎的念速小子,不知道是否撞过脑子,竟然将所有的气集中脚部,意图用速度混淆判断,而不是用来攻击。库洛洛怀疑对方学会念只是玩个杂耍,搞搞竞速之类的玩意,他随意闪避时用了同等强度的念回击,那个傻瓜连均衡攻守也做不到,直接飞了出去……哦,摔成了一滩肉泥。

库洛洛一脸冷漠,内心翻涌无数吐槽的欲望。他还没使出一点实力,连书都来不及翻,就那么随意一脚……第一场比赛KO,更可笑的是没有防御念的肉体飞出去,差点砸到一名裁判——实习的。那个年轻秀美……库洛洛停顿了下思索这个词,决定还是放回形容词组……那个年轻秀美的金发少年以绝佳质素闪避了攻击,快得很有水准,库洛洛瞬间判断,这该是个站在竞技场的武斗者而不是什么空架子的地走裁判。

金发少年闪躲的同时往后张望,瞬间腾起肉眼可见的怒气,仿佛燃烧一个小宇宙。

真是非常不幸的开始。

起初库洛洛以为那个酷拉皮卡的愤怒是因为遭到攻击,迈克·罗登的出现也印证这点,天空斗技场100层下最狡诈圆滑的裁判从不招揽无用之人,他甚至听见“老迈克”嘱咐酷拉皮卡笼络他,以念力者而言那点距离的信息获取并不困难。

库洛洛同样观察酷拉皮卡,无他,这位金发少年在侠客发来的裁判推荐名单上位居榜首,也是唯一一位重点推荐者。这么不用麻烦的事,库洛洛自然不会错过。他看了五场裁判,更加确信这是一位天生战士,酷拉皮卡具备任何强者的素质,哪怕肉眼微见的极速落地,见习裁判也能毫不放过吐出“Hit and Down”的判语。也是这五场战斗令库洛洛意识到,迟迟不来套近乎的酷拉皮卡恼怒别有原因,他太过注意人的情绪,和其他裁判不同,酷拉皮卡从不错过选手的任何细节,当熟悉的罪恶味道充盈其间,他会第一时间选择“切断”,放大细节动作给予加分,迅速结束一场本该更加惨烈的战斗。

这太明显了,逃不过库洛洛的敏锐观察,第二场决斗只不过得到更准确的证实,眼角余光瞥见金发少年无意识站立,熟悉的愤怒在库洛洛使用“冰力斩”利落腰斩另一位念系能力者时悉数传来,库洛洛总是洞察一切。

他知道自己在看不见念的人眼中像什么:一个无情的杀戮者。仿佛他轻松将一个参赛者打成肉泥,又再次将另一个切成两半。他清楚只见结果的普通人注意不到,他第一个对手千斤重的双足(居然仅仅用来加速),第二个对手破空的锋利双手。如果不是面对库洛洛,很难说死去的会是谁。

但那无关紧要,至少他的首要目标,长相颇投他口味的见习裁判笃信:眼之所见即为真相

库洛洛怀疑没带玛琪过来才是好运消磨的原因,尽管“团长的话不需要念线治疗”的恭维是个悦耳佳句,然而在麻烦面前,什么都得往后靠。

看完酷拉皮卡的裁判局,库洛洛难得主动跟侠客通电话,告知在人生道路上不小心栽了跟头。

“你替我物色的实习裁判,有没有备选人?”他开门见山。

“怎么,他是最好的苗子,其他同期裁判只会拖你后腿,更高位的裁判则玩多人利益平衡。”侠客直截了当。

“……”

“怎么了,团长?”

“我把他惹恼了。”

“喔。”听筒对面的蜘蛛军师咂咂嘴,十分欠揍地,吐露,“我并不意外,毕竟你是库洛洛。”

真是简单粗暴无法分解无从下手无力辩驳的金句。

库洛洛微哼一声,长年修炼的技能令他格外洒脱,无视调侃并反调侃:“一个世间象征最高战斗荣誉的竞技场,却有一群不懂念的裁判。”他无比讽刺地说,“而我要和其中一个搭伙,才能顺利在巴别塔‘筑巢’。很不幸,这个误入现实的理想主义小鬼,将道德假说往我身上套了个牢。”

“!”

对面明显倒吸口气。

“说话,侠客。”

“……抱歉,我很惊讶你居然吐了这么长一段嘈。”

“……”

库洛洛叹口气:“我要解决方案。”

“呃……试着挽回点印象?”侠客的犹疑像在说他们的对话多么诡异,多么的不够蜘蛛

然而,库洛洛竟然回应了!

“具体点。”库洛洛说。

他们都为这状况无比沉痛。

“比如,送点对方喜欢的东西?”

“从我认识他40小时37分,除了擂台裁判,那小子只会不停往眼里滴药水。”库洛洛冷静说。

那就是没什么特别喜好了,侠客生生吞回那句“你可以送他点眼药水”,他还不想下次任务时被团长无意刁难,更惨的库洛洛会因为拿不到楼主层的蜘蛛巢回来削自己玩。

“邀约,吃饭,请客。人最爱做的那套,你懂得,团长。”侠客给出最通俗也最保险的建议。

“有道理。”库洛洛挂了电话。

侠客再次庆幸库洛洛有个怕麻烦的小习惯,它简直太讨喜,不是吗?

挂断电话的库洛洛立刻采取行动,当他想要什么,他不会等待。第二次战斗后他连直接逮住金发小子,交出一封客房服务小姐随便准备的邀请函。当酷拉皮卡抽出那张带玫瑰香气的卡片,库洛洛感到胃部抽搐,这太奇怪了,幸好眼前的小鬼似乎没意识到那层面的涵义,他还不知死活挑衅自己。

如果这是哪个在他偷东西时蹭过来的倒霉鬼,库洛洛发誓对方早该身首异处,另一层面他又莫名感到愉悦,一个连情绪收敛也做不好的金发小子,拥有过人的战斗天赋,却不会念力,更糟糕的竟然当上本该尔虞我诈的裁判,试图树立道德标杆。

真是矛盾又可笑的组合。

库洛洛几乎嘲讽出声,他很快想起还没到手的楼主专用豪宅,努力把更多顽劣情绪统统收进小心思。真遗憾,他竟然不能玩个够本。库洛洛把自己丢回床上摊成一个大字,无比惋惜地悼念他小小的恶趣味。等他再次爬起,干脆利落丢开那套哥特风逆十字战衣,换上人模人样的手工精致西装,按照正常人邀约的那样喷点男式香水。这还不够,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在特色风格和传统风格中纠结一会,拿出专用膏药,选择将尚未暴露的额前逆十字再次遮蔽。

被当成令人发指的嗜血屠夫已经够不幸,他可不想再来点反社会的调剂。

库洛洛正了正领带,放下的短发让他比实际年龄小一些,虽然和那个金发小鬼比起来肯定年长,但这模样使他看上去亲切和无害。等到和酷拉皮卡面对面共饮咖啡,库洛洛发现这副装扮没起到什么作用。

“通常我们认为可以合作的对象一定有相同的利益。”那个讨人厌……或者有那么点讨他喜欢的样貌因素……的金发少年裁判,正用比实际年龄整整大出几十岁的不知哪学来的书面性口吻陈述在库洛洛眼里毫无疑问纯属微不足道的诉求,“而您,Mr.Lucilfer.我看不见需要和您一起实现的那个目标。”

“你可以喊我库洛洛。”库洛洛接上一句平易近人的话。

天知道,在他仍然享受童趣的年纪,一个比他小快十岁的男孩竟然努力当个正经又腐朽的老古董!如果有人能让酷拉皮卡不那么说话,库洛洛甚至愿意给他一个强盗不杀生的承诺。

男孩露出赏心悦目的笑容,毫无疑问是个假笑,他说:“我认为,我们还没有那么熟。”

“可我只能叫你酷拉皮卡。”库洛洛故作惋惜无视对方微微僵硬的脊背,强调资料上姓氏缺失的事实。

“称呼理应对等。”他柔和地说。

“这仍然没有我们共同的目标。”酷拉皮卡淡淡说。

不予纠缠切回主题,聪明得让库洛洛心动,后者努力至今暂时没能成功拐人掉落一个言语陷阱。

“这未免有点武断了。”库洛洛选择谨慎的回应,他努力让自己弱势一些,这显得无害,有被掌握的空隙。

“通常,第一眼不合拍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合拍。”

酷拉皮卡不留余地撕开假相,这令库洛洛赞叹不已——如果不考虑他的实战计划和蜘蛛巢。他的见习裁判笑得像个精美包装的礼物,而库洛洛首次想要拆开它,暴力地。宙斯的美少年不惧怕任何鹰类,他冷漠,武装自己,防御固若金汤,却带着连他自己也未曾察觉的“悖论”。

“我并不是在说一个简单的目标,您很清楚。”

——我们只是并不具备谈合作的好感基础。

酷拉皮卡的提醒近乎傲慢,这很危险,它微微触动了库洛洛某条不可逾越的底线,男人周身瞬间释放无形而令人窒息的压力,令金发少年瞳孔收缩,如容警觉危险临至的动物。

他是幻影旅团的首领,无可撼动的蜘蛛头子,酷拉皮卡实则并不真的知道,自己正在挑战什么,一个无可撼动的绝对掌控主位,向来没人能挑战库洛洛的权威,不论任何情状,任何理由,他不容许任何形式的忤逆,在他的主场,他永远为王。

库洛洛无视如临大敌的酷拉皮卡,优雅地品一口咖啡,他永远知道如何刺中要害。

“你不信任他人,看起来,似乎对人类极其失望。”

悠悠嗓音给出极端评价,酷拉皮卡的瞳孔瞬间凝固。

……猜对了,这个持守一些纠葛理念的男孩,正彷徨于某条人生分岔口,神经出其纤细。只要找准了痛点,他可以轻易伤害他。

酷拉皮卡立刻否定:“……不,只是我和您的事。”

“我们还没相处,在这之前不曾认识。你在斗技场替我解围,主动表露你的好意。你看,这一切……”都是你开的头。库洛洛没有说完这句话,他放下杯子,面露为难。

“除非你特别情绪化,否则,我不能理解这样的……处世方式,它看起来既笨拙,又不得体。而你——”库洛洛比个手势,“显然不会如年龄所示的同等幼稚,毕竟,你还算天空斗技场的裁判,不是什么平庸的小孩子。抱歉,希望我这样比喻,你不会生气。”

显然,酷拉皮卡很生气。库洛洛能从微张的鼻翼,紧抿的唇,看出这个强忍怒气的男孩,正试图表达自己“并不幼稚”,这几乎逗笑了他,但男人很好收敛这一笑意,诚恳地贴近他的猎物,“所以……是我在擂台上差点伤到你,而你对我持有偏见吗?我愿意道歉,解除这个误会。”

“不。”酷拉皮卡张了张嘴,似乎意识到问题所在。

库洛洛加了两分鼓励分,如果到这份上,酷拉皮卡依然毫无所察,那就太令人失望了。

金发男孩包裹西装中的身体过分纤细,那颗漂亮的大脑可不是摆设,他微微思索,很快有了主意。

“库洛洛,你知道一个裁判的赚钱法则。”酷拉皮卡开出新战场。他省去纠缠称呼的时间,迅速摆出他的牌阵,“当我说我们并不适合一起合作,那不是什么喜恶的幼稚理由。”

库洛洛注意到对方特地强调“并非幼稚”,这又娱乐到他。酷拉皮卡真是睚眦必报,不肯吃一点亏……不得不说,这挺蜘蛛的。

“你总是轻松赢得比赛,又那么……方式夸张,真的挺有压力。”酷拉皮卡端起咖啡,控制语速和节奏,他继续说,“刚开始,我的确认为你会是不错的斗士,可能目标高到200层以上,说不定能给我带套紫色制服。不过我得说,这真没什么赚头。你总赢的太快,又这么不留余地,你会成为众矢之的,你的赔率虽然越来越高,风险也越来越大,这一点变数也没有,跟你合伙,我不但得考虑自身安全,赚的也许还不如随便哪个100层级的裁判,成本太高了……”

酷拉皮卡面露遗憾地叹息,库洛洛承认,他的演技也就比自己差一点,还嫩得滴油。

“我很抱歉。”男人痛心悔恨,情绪拿捏非常到位,“你知道,我第一次参赛,总以为速战速决能拿更好的印象分呢。”这份懊悔简直媲美真金。

“如果我早点知道,拖得越久赚得越多,我可不会一下子把人打死,那的确少了许多乐趣。”

库洛洛恶劣地欣赏酷拉皮卡难得慌乱,被他暗示的会有更多折磨而语无伦次。他相信少年的机智能扭转局面,只是假装退让之前,他习惯拿点好处。

“不是,那是……我们都知道你非常厉害……”酷拉皮卡差点失去后话,他靠顽强控制住局面,“这不仅仅是时间,还有赔率。你太压倒性地赢了,那一点悬念也没有,当你的对手总是伤亡惨重,一个聪明的裁判……”

“一个聪明的裁判会选择达到楼主级别的实力。”库洛洛紧盯他。

“……没错。”酷拉皮卡不情不愿承认了。

“而你很聪明,我很强。”库洛洛微笑,“只是我们尚缺技巧,赢得属于我们的胜利。”

酷拉皮卡的假笑快挂不住,他无疑太年轻,面对一个幻影旅团的首领,库洛洛认同他已经做到了他最好的,如果条件允许,他会破例给点鼓励,类似挑战蜘蛛最优大脑奖,拍拍男孩的肩膀。

“到达200层以前最好没有死亡。”酷拉皮卡找回头绪的速度快得惊人,“那能让许多人误判,反正只要能晋级就行。”

“我记得200层以上没有奖金,赢再多只有荣誉。”库洛洛微笑。

“你们斗士当然如此,裁判就不同了。”酷拉皮卡说得暧昧,包装出一副贪婪的模样。

“哦,我可以有小小的连带受益吗?”

“如果你不介意被查账户。”

“好吧,金钱和荣誉,各取所需。”库洛洛伸出手,“我们合作愉快?”

酷拉皮卡抿了抿唇,又说:“你可以……不用打得太惨烈,避免恶性竞争。你懂得,场外事故之类……还有赌注赔率……”

“细节问题可以慢慢谈。”库洛洛再次示意友好的伸手,“我今天刚刚晋级100层,你可以先跟上来,让我看看你的诚意。”他是故意的,不说实力,足够提醒的用意。

酷拉皮卡终于豁出去,他握住库洛洛的手,回复那句:“……合作愉快。”

那语调仍然带点不情不愿,却回到他该有的年纪。

库洛洛非常满意。



TBC


希望我没把团子……哦不,团长写成什么说相声的搞笑艺人,让他不计形象开启drama queen模式只为气得小酷跳脚炸毛,可能会是下个故事。

谢谢点心推荐评论的朋友!谢谢阅读,希望你们会喜欢。

接下来可能不太会日更,今天也是熬夜超支赶出来的份,食用愉快~

评论(19)
热度(61)

© 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