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圈多食,自得其乐。

【团酷】ようこそ、天空闘技場へ -4

前情:1   2   3


Summary:当百无聊赖的库洛洛决定从天空斗技场找点乐子,他在那里遇到了实习裁判酷拉皮卡——一个为了拿到猎人考试资格而无奈选择参加并不喜欢的实习工作的窟卢塔小子。他们之间的关系再次变得错乱而复杂。

团酷Only。原作背景身份,没有灭族事件的发生,对天空斗技场的规则部分补充二设。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富坚。



ようこそ、天空闘技場へ



4.

酷拉皮卡非常不满意。

理智告诉他今晚的对决成功拿下双赢的局面,他打赌明早告诉老迈克的时候,对方准会忘了收敛,高兴地给他一肘子,或者开一支藏得严严实实的好酒,来庆祝这次稳赚不赔的买卖。

然而直觉上,酷拉皮卡感到他正被玩弄于鼓掌之中

所有流程、对话,你来我玩的招数……他被牵引进一个无形的局,只能仅仅保持不落下风,坚守住自己的阵地。他们的谈话节奏带得飞快,酷拉皮卡甚至没能从库洛洛手中抢到两次话语主导权。他甚至觉得,包含酬金、赌局的话题,也一早在那个男人的计划中,正是酷拉皮卡把自己送到对方手上,并不需要对方寻找时机下诱饵。

金发的见习裁判狠狠捶上镜面,带起一片水珠落上苍白的脸颊,他此刻面容扭曲得不像自己,几乎能想见任务结束后他要花上更多时间回到族地锻炼内心功课,以防易怒的条件反射将来害死他。

那个男人的伪装着实高竿,毫无破绽,你来我往之间,酷拉皮卡渐渐觉得他俩真是一对利欲熏心的好拍档了,这是个不错的组合,除了贪婪没有旁的目的,直截了当,不用花费更多时间作多余解释。

可他并非如此,男人也远非如此,库洛洛·鲁西鲁是将欲望表达得浅显易懂,但你依然认为他有所保留,不甚简单。直觉告诉酷拉皮卡,他招惹了不该的麻烦,最好换个人将这块烫手山芋甩出去,或许老迈克会是不错的备胎……不,他真的开始像他们那样思考了,包括这里一切的一切,他开始懂得找条退路,做几个危机方案,考虑损失他人利益来保全自己。

这些不正是长老希望他看见的吗?

【他可不希望你变成这样。】

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小声反驳。

“我也不会变成那样。”酷拉皮卡小声嘀咕。此时的他对未来一无所知,看不到那个身着黑色西装几近嘲讽的金发家伙回忆这段过往时撇了撇嘴,同最有权势的家族首领举杯共饮的场面——此时的他还远远无法看到。

似是而非的公平、公正、公义;裹挟欲望的竞技、贪婪、利益。

酷拉皮卡无法断言是库洛洛带他越过那条线,抑或他们太过相似,只从一面磁铁吸引了另一面,好的,或者坏的,种种方面,不能简单归咎于开一扇门,而当那人想要的时候从来不给人留一扇窗。

他此时并不能弄清楚,这些意味了什么。

 

老迈克对酷拉皮卡的成果非常满意,但他奇怪地有所保留。酷拉皮卡猜不透后头的深意,认为自己拿了及格分。

“虽然拖延了几天,但你的确不赖。这给我们留了不错的保障。”老迈克如此说。

“那人不好对付。”酷拉皮卡谨慎回答。

这几乎逗笑了斗技场的老玩家:“嘿,那是个200层斗士的好苗子,你在说废话。”

“我不是指这个。”酷拉皮卡显出不耐烦。这很反常,他几乎不反对老迈克的判断,也从不盲目顶撞。库洛洛把他逼得太紧,这归咎于酷拉皮卡太过生嫩,无法应付不懂的领域,他感到焦躁不安,无法掩饰他的失控。

老迈克慢慢收敛笑容,眼底闪过不透亮的光,危险而诡谲。

“他给出他的牌,我给出我的——我指你教的那些,他全部接受了,一点儿质疑也没有。凡事太过顺利,一点儿也不有趣。”酷拉皮卡补充。老迈克的变化令他有所警觉,下意识将自己包装出笨拙好读又颇为烦恼的模样,他正在展露一个状态,如果对方认为自己可以掌握库洛洛·鲁西鲁,显然这失算了。因为酷拉皮卡才是那个被掌握的人,他甚至无法看透,只将行为反常透露给头儿,指望老迈克做点解说。

这很奏效,老迈克瞬间收起危险的气息,无谓耸了耸肩:“不用担心,孩子。好牌手懂得对方的意思,这是场win-win,我们都需要有所保留。”

酷拉皮卡漫不经心地点头。他几乎瞬间确认,老迈克对他留手了。这的确是一场利用及反利用的戏码,对方需要一个人去笼络库洛洛·鲁西鲁,没有动辄断手断脚的危险,而他被派上前锋,成了那颗愣头青的棋子。这意味着老迈克将不再满足于止步50层,或者在100层停留一段时日打出点生存空间,老滑头保准想跟库洛洛·鲁西鲁一齐进军200层,空降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而酷拉皮卡极大可能不在连带利益名单内。

所以,取而代之的好戏会发生在哪个环节?

酷拉皮卡有一个答案,如果不加以充分利用,老迈克迄今为止的付出就太不值回报价了。

他叹了口气,故作无奈地说:“好吧,既然你同意,我也没有更多想法。”

他从老迈克眼中看见熟悉的得意,十分谨慎地隐藏于真诚的目光之后,还带几分诚恳。酷拉皮卡几乎要感叹,一个视你年幼的人轻视你该是多么庆幸的事,那足够你省下许多装点门面的功夫。

他也许还无法控制人心,但他能读懂大部分,进入这个真实世界的丰厚报酬之一。

老迈克拍了拍他的肩膀:“对方的要求是什么?”他不用问目标,那显而易见。

“我需要达到100层之上。”酷拉皮卡冷静地说。

老迈克沉吟几分,这太假了,老头绝对清楚这个条件,他不可能没收到库洛洛晋级的消息,而酷拉皮卡如果想要和对方合作,势必一同晋级,在100级空间内迅速搭伙,培养点默契。

“两天。”老迈克说,“你的成绩非常好,但我需要时间打点。”

酷拉皮卡打赌只要再半天就能晋级100层,所以是老迈克需要打点,而对方不打算在100层逗留太久。

他对此表示同意,内心却冷笑了。看来100层是终步之地,一个物尽其用的棋子,合适的时候被“除去”,最接近他的人可以独享所有胜利果实。听上去合情合理,可惜酷拉皮卡并不会坐以待毙,他拉响警报,冷酷地开启对应方案——这让他再一次感到自己滑向底线之外,虽然只有一小步,也足够他沮丧许久……可这太过愚蠢,他不是个瞻前顾后的人,扭扭捏捏的事儿到不了他脾性深处,他懂毫厘必争,寸步不让,这和库洛洛谈条件不同,真正的死生存亡之战。如果同库洛洛的合作加速了他一早预料的后果,这也能提前计划及时抽身,这并不坏,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谈。

酷拉皮卡在老迈克离开前喊住对方,看起来十分焦虑:“100层可以让我转正吗?”

理所当然,遭遇了老迈克狐疑的目光。

“这也是条件之一吗?”对方问。

“不,但他看不起我。”酷拉皮卡沉痛无比,“他在试探我的能耐,评估和我们合作的前景。”

他挑老迈克临走前提的要求,这让他看起来更加受影响,患得患失,更容易被掌握。

“喔,我们让他走着瞧吧。”老迈克轻松地说。

酷拉皮卡摇头:“Sir,他看起来有那么多选择,而我……”

“放轻松,酷拉皮卡。你只是被他将了一军,这让我不得不考虑代你跟他接触,但这不利于你的成长。”

“这不要紧,希望我不会搞砸。”

“相信我,你不会搞砸的。”

“好的……好的,迈克。”

潜伏的阴谋家带上满足的计划扬长而去,酷拉皮卡收敛一切情绪,冷漠地回到他的居所。

他需要表现得天赋过人,又容易被他人掌握,一个缺乏经验易于操控的棋子,抛弃的时候可以不那么“残忍”,酷拉皮卡当然不想落入绝境,丢掉性命、落点儿终身残疾而不得不离开这个行当,听上去当然是“吓坏的出了精神毛病的裁判”比较容易过关。

今天以前,当他把绿色制服当成小目标,那或许很成功,老迈克信了一个毛头小子自傲下的小小自卑,性格缺陷总是招人喜欢。瞧瞧酷拉皮卡看起来的样子,有点良心,容易心软,见不得残忍杀戮,即便是个天才,那么容易折损。老迈克不会相信绿色制服就是酷拉皮卡来斗技场的唯一目标,当他表现的缺乏安全感,它将成为一个甜头,必要时赏给酷拉皮卡,好让他继续卖命。

然后,一个意料之内的意外,酷拉皮卡功成身退,老迈克得偿所愿。

那个麻烦的库洛洛·鲁西鲁,交给老迈克自己解决。

酷拉皮卡揉揉疲惫的眉心,他祈祷一切结束,回到熟悉地界,享受窟卢塔族的风调雨顺,他可以休憩半年,等明年再报名猎人考试。他需要一点时间把天空斗技场的经历尘封,像D猎人所写那样:你可以留下汲取教训的经验,提炼渣滓,把它们统统抛掉。

他往眼睛里滴药水时想起库洛洛轻快的微笑,突然生出一点好奇,如果他将从这场约定中途退出,对方会有什么反应?

大概什么也没有。

酷拉皮卡意外发现小小的失落,那像是他没能得到特别重要的认可,而他根本不需要那个男人的认同。

然后,他发现事情介于正轨和脱轨之间。

老迈克几乎在怒吼:“你做了什么!让他改变了战斗方式!”

那声音大得惹人瞩目,酷拉皮卡不得不暗示他的失控。

“我发誓这不由我做主。”

当酷拉皮卡和老迈克进了休息室,他几乎要感叹误判了,库洛洛·鲁西鲁100层的第一场战斗意外改变了一贯的战斗方式,不再高调得哗众取宠,和他之前战斗的华丽相比,手段堪称温和无害。没有人死亡,甚至没有人流血,库洛洛允许对方的存活直到跪地求饶,这简直太不像话了,戏剧性和观赏性大幅降低,赔率也跌不少。

老迈克咬牙切齿说:“别告诉我你那点女人似的软心肠,直接要求他收敛拿手好戏,我会考虑把你丢上擂台作他东山再起的养料。”

这简直算得上口不择言,酷拉皮卡十分清醒理智地选择了回击:“我听错了吗?!你正在威胁我的人身安全?仅因为一个好苗子顺利晋级,并且还在继续他的赢面?”

他并非没有脾气,眼神中的警告和排斥,让老迈克瞬间反应过来干了什么蠢事。

“我很抱歉,酷拉皮卡,我太生气了。”老迈克抹了把脸,小心翼翼地赔罪,这个距离恰到好处,酷拉皮卡当然不是吃素的,他依然保持不信任,警惕地盯着老迈克。问题很容易,如果酷拉皮卡能简单说服库洛洛放弃残忍,这代表斗士那里他说得上话,除非老迈克愿意亲自上,或者找其他代替者,否则,他将失去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任何一个老猎手也不会犯这种错。

“我不想威胁你,正因为我信任你,所以口不择言了。”老迈克不愧深谙语言艺术,他看见酷拉皮卡缓和脸色,终于放了点心。

“你应该注意说话。”酷拉皮卡咕哝几声。

“我很抱歉。”老迈克再次说,“但你必须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他再次变得严肃,并没有撤销警告意味。

“我跟你说过,他不信任我。”酷拉皮卡负气地喊道,“而你完全不当回事!”

“他能轻松打上100级,选择合作的对象只是一个实习裁判!你真该看看他提到200层之后收获荣誉不包括金钱时的脸,我们知道奖金固定,赌局可不如此!但他是斗士,他只能找我这种实习的少拿点好处,他听起来没考虑过输,高赔率高风险,他没那么笨!”

“如果你一直是个实习生,而他又表现得碾压全场,所有人都会觉得有猫腻。”老迈克若有所思。

“感谢上帝,你终于懂了。”酷拉皮卡讽刺。

老迈克没有接茬:“不,他表现的像个符合实习裁判的斗士,这是在保护你。”

“你不会没看出来,他妄图带个实习裁判晋级200层为他所用吧?”酷拉皮卡神色怀疑。

“这太明显了。”老迈克叹口气。

库洛洛·鲁西鲁显然不想给裁判团任何好处,他试图控制这个局,带一个实习裁判晋级200层则是最好方式,压低赔率,规避风险,不难发现。但这只会让裁判团利益受损,他们无法控制更多高赔率赌局了,而库洛洛原本在高赔率里名列前茅,这个优势将被抹除。

老迈克不确定要求转正是出于酷拉皮卡的安全感缺失,还是看出对方的意图。也许二者皆有,这个小子并不笨。如果他终于晋级200层,他的斗士却不能帮他稳固地位,失去立足的优势,这无疑使人万分恼火。

退一步说,看出来的裁判不可能只有他,届时酷拉皮卡会遭遇危险,一手提拔他的老迈克也将处于众矢之的。他们不可能破坏规则,把屁股从裁判团挪去斗士窝玩一场反骨计,那让他们和天空斗技场所有裁判为敌。

老迈克不可能允许这种事发生。

“告诉我,你没有教他200层以后会有裁判赌局。”老迈克警告地说。

“我没有拉他入伙,这违反规定!”酷拉皮卡露出一副被冒犯的样子,他有那么笨吗?

老迈克稍稍放心,他收敛暴躁情绪,对酷拉皮卡说:“你需要一个正式身份。”

酷拉皮卡咕哝几句,像是抱怨。老迈克没放在心上,他需要注意酷拉皮卡的情绪,金发小子显然被库洛洛折磨得不轻,而他需要成为这颗棋子的唯一后盾,以便收获所有好处。

他宽慰地拍上年轻裁判的肩:“放心吧,你不会有危险,有我在呢。我们先让你拿一件绿色制服,这很容易,讨要几场高积分比赛就行……打起精神来,给他们瞧瞧。”

酷拉皮卡仍然忧心忡忡,只面色舒缓几分,老迈克没有失去他的信任,不管这位老裁判决定还要纵容多久。

只有酷拉皮卡知道,自己正摆脱一场危机,并提前拿到了报酬。他小心掩饰雀跃,露出拥有保障后的放松神色,尽管意外库洛洛会遵守约定放弃杀戮局面,以此表示合作的诚意,但酷拉皮卡再次赢了生死局,这足够了。

现在,他只想休息。

酷拉皮卡听见手环再次响动,下意识牵动嘴角。老迈克行动迅速,正榨干酷拉皮卡最后一点剩余价值,这代表老家伙容忍到极限了。

正好,我也是。

酷拉皮卡无限讽刺。



TBC


过渡章,食用愉快,很遗憾没有库洛洛神马事。

抱歉拖了很久,因为在磨另一篇团酷硬盘文,效果略差,有点暴躁~会先完成这个文。当前进度:20000字。

下章关键词:掉马,危机,破局。

小酷的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相信我,团长会知道小酷的计划,而这真不是后果严重可以说。


评论(16)
热度(39)

© 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