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圈多食,自得其乐。

【晴博】平安京表之卷 章三 荒川渡(上)

配对:安倍晴明X源博雅

背景:手游角色形象为主,混合小说和历史

简介:安倍晴明和源博雅讳莫如深的过去,失落记忆的渊源,彼此纠缠的现在。

提示:本文【晴博】不拆不逆,连载期间有其他CP会在文前标清。会有一些无关紧要的历史人物or原创人物出现。部分改编剧情,请不要和史实对比较真~

新语:这是一篇旧文,写于阴阳师游戏刚出来的时候,后来因为各种缘故,卸载游戏退坑就停止了。最近ssr的up活动里,朋友上号给我抽出喜欢的两只ssr,很开心就捞出来修改发,想继续写下去。但我同时还有其他圈的产出,速度不会快,谢谢留言和点心的同好们,如果一时看不见本文的更新请不要惊讶,大可忘记,等有缘想起来时再回来看,说不定有后续。关注我的同好说声谢谢,其实从归档可以看到我写的文跨圈太杂,速度不快,如果只吃单圈单cp的话不建议关注我呢,产出会打相应tag的。


前情:章一  章二



平安京表之卷


章三 荒川渡(上)

 

 

“哥哥,哥哥。”女孩脆生生的呼喊打断了博雅的沉思。

眼前不是樱花飘舞之景,更不是芳草萋萋,挺拔的松木和繁茂的箬竹将庭院修饰得过分正派。博雅眨眨眼,他在自己府邸,面前是年幼的妹妹妍子,不是那个熟悉的阴阳师。——他又发呆了,这回还被逮个正着。

博雅坐正身姿,温和地回应:“哥哥在这里,妍子。”

年幼的妍子女王歪脑袋看兄长,聪慧的小脑瓜不知在想什么……博雅很快知道了。

“哥哥在想念晴明大人吗?”

什……博雅目瞪口呆。真是无法反驳的笃定。

妍子嘟囔着嘴,摇晃博雅的手:“肯定是哥哥不好,哥哥的脸上写着‘对不起’。”

从以前开始,妍子就很容易猜中别人的心思,说是察言观色吧,小女孩又不懂这些,她只是太敏锐而已。博雅拒绝承认幼妹身上有特殊的地方,那会令他惶恐不安,不知该如何保护。比起妹妹,妍子更像他的女儿。父亲克明亲王死在他九岁的时候,母亲后来另嫁,又因为妍子难产而亡,幼妹自小身世坎坷,在闻讯赶来的博雅怀中哭出第一声,当时,十六岁的博雅手忙脚乱抱着柔软如发酵面团的小妹,瞬间产生难以言说的亲缘之情。无父无母的妍子等同博雅带大,比三个同母的弟弟更加与他亲厚,如今也常年居住在他的府邸。关于博雅家事,其余个中缘由,倒是不能简单说尽。

“哥哥做错事,惹晴明大人不高兴了吗?”妍子不高兴地问。

她最喜欢阴阳师赶鬼的故事,尤其崇拜安倍晴明,总是嘟囔着小嘴对博雅说:“晴明大人会在梦里保护妍子!哥哥不用担心!”十分地可爱,又小小地恼人。

“没有。”博雅这回否认了,显得不太有说服力,“哥哥最近很忙,见面的机会也少……”

“说谎,哥哥最近都一直呆在家里。”妍子揭穿博雅。

“呃……”博雅真正感到头疼了。

“如果是哥哥不对,要亲自向晴明大人道歉。说谎可不行。”小妹依然不放过他。

“为什么不是晴明的错呢,要道歉的可能是他呀?”博雅不服,自己在妹妹心里到底是什么形象呀!

“晴明大人做错事,一定会跟哥哥道歉,晴明大人最好了!”妍子理直气壮。

“……”

明明都没有见过。

幼妹心中崇拜的对象竟然是晴明而不是自己,这令博雅十分别扭。

妍子已经开始推搡博雅了。

“等、等等,你在干嘛。”博雅伸手揽住她。

“哥哥要去向晴明大人道歉,不道歉就不能回来。”妍子真是倔强。

博雅无奈了,这是认真的啊,要被赶出家门的发展吗?!他立刻抓住妹妹的手,安抚道:“哥哥知道,明天天皇陛下举办赏樱诗会,那家伙也在,我到时候向他道歉,这样可以吗?”

妍子盯着博雅,问:“那妍子要怎么知道哥哥已经道歉了?”

好问题。

“诗会结束,哥哥带晴明大人回来吧!”

“哈?”

“哥哥带晴明大人回来,就代表哥哥道歉了,晴明大人也原谅哥哥了。”妍子对自己的想法非常满意。

“等下……”

“就这样说定了,说谎的坏孩子要吞一千根针。”妹妹边嚷着童谣边伸出嫩生生的手指,勾住博雅修长的指头,自顾自摇晃。

博雅就这样稀里糊涂答应下来。

 

于是现在,博雅坐在天皇的赏樱宴上,偷偷望着坐在下首的那抹月白色人影,心里烦恼不知如何开口。诗会进行一半,几位贵族争相向天皇展示自己的博学,左大臣抱恙未出席,右大臣正因门生获得称赞得意洋洋,太政大臣似乎要打瞌睡了……博雅醒过神,暗暗为自己叫苦。这么多杂学名技里他最不擅长的就是作诗,因此平安的雅乐之神始终没有向心仪的女孩递出美妙的诗笺,如高高在上的天边胧月般可望不可及的流传,都是众人美好的想象。

怎么学就是学不会,真的无可奈何。

然而似乎上天并不想放过他。朱雀天皇虽然是博雅的叔叔,但博雅懂事的时候他还穿兜裆布呢,并不了解博雅,趁着诗兴大发,终于问到了。

“博雅,你也来作首俳句吧。”天皇意兴阑珊道。

主题是“樱”。

博雅不能露出为难的神情,那对天皇大不敬。他提笔心下忐忑,不知该如何。忽然想起那日的情形——

 

「緋櫻、枯れ骨に咲き、音無くす。」

樱华绽放赤如血,

掩埋枯骨无声寂。

 

并不高明的一首俳句,但是内容却让在场的人吓一跳。

“源博雅大人。”右大臣捂着心口一副受惊的模样,“这样也太可怕了,怎么能在天皇的面前……”

“没错,哪里有赤红得像鲜血一般的樱花!”也有人嚷嚷起来。

博雅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倒是有人说了话。

“还真的有呢。”

……是晴明。

他慢悠悠的声音让大殿内停止了骚动。

“血樱开在尸体遍地的荒岭,因为怨念让妖气和血气结合,樱花开出非常艳丽的红花,比女子常常涂抹的红色更加鲜艳。”晴明的话让和煦的春光之景都变得肃杀了。

天皇温和地开口:“安倍晴明吗?”

“天皇陛下,容我僭越。”晴明说。

“无妨。朕听闻你的事迹,为保护平安京的安危,你出了不少力。”

“分内之事。”

“这应该是斩妖除鬼时的见闻吧,有机会,真想听晴明你……和博雅说一说。”

被点名的博雅有些恍惚,他看见晴明毫无反应,甚至不曾向这里望一眼,不知何故,心底有些隐隐的失落。

“天皇陛下,千万不可。这样可怕的事情,怎能污染您的圣耳。”右大臣闻言立刻阻止。

“发生在天下间的事,哪里有朕不能听的?大片河山都是朕的国度。”

朱雀天皇年轻气盛,总是锋芒毕露,并不会如醍醐天皇那般高深莫测,需要臣民时时顺应。

“是。”右大臣垂首不语。

四下一时噤若寒蝉,片刻又恢复了诗会的秩序,却不再如先前的氛围了。

博雅暗自懊悔,明明不想在诗会起纠纷,还是事与愿违,晴明的适时解围也冒着令天皇不满的危险,他真的太大意了。这样想,他朝晴明投去抱歉的目光,对方总算愿意搭理他了。晴明安抚的微笑令博雅放下心来,好似打破了坚冰,甚至隐隐雀跃。

他们其实并没有吵架。虽然此前樱花林的事情一直重复在梦里出现,但博雅并不惧怕晴明,也不针对他独到的想法,他只是有点……无所适从。也许真正的晴明太过强大,不是自己梦寐以求变成的强者,却是足以震慑灵魂的强者。在晴明面前,博雅的想法显得那么幼稚,无怪乎他总是逗自己乐子,在晴明眼里,自己始终是那个年幼的孩子吧,就像那时只会躲在白梅树下,抓住他的衣摆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博雅为自己也不清楚的情绪失落,他可以跟随晴明去熟悉的妖怪恶鬼的世界,但终究显得那般不同道。

 

诗会散场,博雅追赶前头的晴明,发现对方也刻意放慢了脚步,似乎知道博雅会跟上。

“刚才谢谢了。”博雅左思右想,再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只有道谢。

晴明依然从容地说:“不客气。”

语气太过生疏啊。

博雅不知该如何了,他默默跟着晴明,直到晴明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他转过身来,轻声喃喃:“拿你没办法呢。”

博雅的心脏仿佛停顿了一瞬。

这就是源博雅。时而令人恼怒地直接,不知快言快语为何物;时而又小心翼翼,别扭地不肯直面。晴明知道无法拒绝博雅,更舍不得看他为难,就只有自己主动一步。

“博雅拦着我是有什么要事吗?”晴明问。

博雅生硬地答:“妍子想见你。”似乎注意到口气不太好,他又急忙补道,“不知晴明有没有空,到我府邸来看一看她?”

这回倒不是托词了。

晴明轻易地从博雅眼中看出事实,以扇柄轻敲额头:“真为难……”

博雅的眼睛睁大了,看上去非常紧张。

晴明继续说:“我可没准备什么礼物,给初次见面的妍子女王啊。”

博雅松了口气,真是吓惨了。他摆摆手:“你只要肯来,她就会非常高兴,不用那么拘礼。”

晴明微微一笑:“那走吧?”

晴明仿佛才是那个做主的人,主导了一切。博雅只得小心跟上,感激晴明拨冗前来,不然餐风露宿的可是他了。

晴明乘坐博雅的竹披车,刚刚到他的府邸,就有藏人来回博雅,一位名叫贺茂忠辅的先生来求见。

晴明闻言挑起眉毛:“千手的忠辅?”

博雅也很诧异,这是一位擅养鱼鹰,经常给公卿贵族们提供新鲜渔货的商人,在此地非常有名,但博雅与他未有深交,平素也不怎么往来。

博雅沉吟道:“先招待他吧,我过会就来。”他带晴明去泉殿见妍子,小妹看见晴明,自然十分高兴,拉着晴明的手说个不停。博雅无法顾及,只叮嘱幼妹不可对晴明造次,就匆忙离去了。

等他一走,妍子女王便拉着晴明说:“晴明大人,你原谅哥哥了呀。”

晴明对这个奇思异想的小女孩很觉特殊,因是博雅的妹妹,就敛了几分平素待外人的冷淡,温言道:“为什么这样说呢?”

妍子说:“晴明大人肯来我们家,就是原谅了。”小女孩认真看晴明的神情,“刚才哥哥离开时晴明大人目送的样子,是像恋人一样喜欢哥哥。”

晴明暗暗吃惊,他终于明白来的路上,博雅隐晦提及幼妹不太一般的缘故了,方才临离开前犹犹豫豫的模样,生怕妍子顶撞自己。晴明暗中开了灵视,只见幼小的女孩周身笼罩晕白的光芒,正如一道气场,昭示了她的特殊。

原来这个女孩……竟有这般能力吗……

晴明悠然一笑,对她说:“那么,妍子可要替我保密,不能告诉你哥哥。”

妍子女王无辜地睁大眼睛:“为什么?”她还太小,并不十分明白隐瞒的必要。

晴明神秘地说:“这就像礼物,总要送礼物的人亲自送到手,才会显得诚意十足。”

妍子依然疑惑:“这个算是礼物吗?”

“并不只有看的到的东西才叫礼物。”晴明伸手指向院落,“如果我说,我将那棵竹子送给你,那自然有人来将它砍下来再给你。但是,如果我对着月亮说:女孩啊,我将这轮明月送给你。那么你就拥有了明月,哪怕没人能摘下天上的月亮。”

对着五岁的小女孩说这么深奥的话题,晴明不以为然。

妍子却将他的话做出奇怪的解读:“晴明大人的意思,如果亲口对哥哥说喜欢,那么哥哥也会喜欢晴明大人吗?”

——哪怕不喜欢晴明,博雅也属于晴明了?

晴明将扇子抵住自己翘起的唇角,淡淡地叹息:“你啊……真是特别的小女孩……”他竟然被一个小女孩的话影响了。

妍子眨着眼睛,她并不能懂晴明的话,想了想,依然摇头说:“可是哥哥已经喜欢晴明大人了。”

“?!”

晴明些许吃惊地太过明显的不信,妍子的倔脾气又冒出来:“妍子说的是真的!哥哥见不到晴明大人,天天在泉殿发呆,连家门都不出,脸上非常愧疚,又很烦恼。”

晴明说:“我与博雅的友谊非常深厚,他这种喜欢是正常的。”

“才不是。”妍子嘟囔,“和歌里说,如果梦中遇见你,那就不要醒来,继续在梦里相见好了。”小小的童言念情爱的和歌,违和的叫人想发笑。

“前几天晚上,妍子做噩梦的时候,跑到哥哥的房间,听见他在睡着的时候喊晴明大人的名字。哥哥是在梦里遇见晴明大人了吧,这就是大家说的恋爱吧。”她拼命想要说服晴明,然而晴明受到的冲击并不比她小。

博雅恋慕着自己……平素毫无所觉,只能在梦中释放感情,这个男人细腻的同时又意外迟钝。

晴明怔然过后,慢慢浮出意味深长的笑,他对妍子说:“既然如此,那就交给我们互诉衷肠吧,妍子可以保守秘密吗?作为交换的礼物,这个东西送给你。”他拿出一个黑达摩交到妍子手上。

妍子眨眨眼,她并不懂“互诉衷肠”的意思,但被手中新鲜的东西吸引了。

晴明口中暗诀,食指轻点达摩,一个小小的女童身影现出,睁着茫然的目光,望向晴明和妍子。

“她叫神乐。”晴明淡淡道,“今天起,她就是你的式神了。”

名为神乐的女孩眨眨眼,贴近自己的新主人,拉住她的手咯咯笑起。妍子惊讶后便是惊喜,她从未离开博雅府邸,自然也见不到同龄玩伴,神乐的到来终于令她不再寂寞。

博雅回来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这番景致——年幼的妹妹和一个同龄女孩玩着时兴的玩意,晴明坐在一旁悠然地看。

“怎么回事,这个多出来的女孩子是谁?”他问晴明。

“我送给你妹妹的式神。”晴明神情愉悦地说。

“式……”博雅赶忙拉住他,往一旁悄声说,“晴明,我妹妹有点特殊,放一个妖怪在她身边会不会……”

“我知道。”晴明贴耳私语,“所以我给她这个式神。放心,它不是妖怪,而是‘佛陀的眼泪’。”

“佛陀的眼泪?”博雅惊讶。

“准确说,应该是佛陀眼泪的结晶,它有驱邪避恶的能力,传说中能使人复活。嘛……不考虑这些,仅仅多个玩伴的话,对妍子也是好事。”

“你把这么珍贵的式神给了妍子,我真的无以为报。”博雅叹息。他欠晴明真的太多。

“你已经给了我很好的回报。”晴明令人捉摸不定地笑了。

源博雅,你将此生的爱恋给了我而不自知,又令我何等惊喜。

晴明心间蕴藏从未有过的难以言说的柔情,仿佛山涧流淌而过的清澈见底的溪水,又似天边朦胧的似动非动的浮云弄月,更似花开一季荼蘼寂静悄然的无声,恰如风雪坚冰下汩汩隐动的滚烫熔岩。

晴明敛下所有炽热的情感,淡漠一如过往,带着七分散漫与三分好奇,询问博雅:“先不说这些,千手的忠辅寻你有事?”

“你说这件事。”博雅也故作神秘,“我们中午可有口服了。”

贺茂忠辅带来当季最新鲜肥美的香鱼,交由博雅家的伙厨来烤,晴明与博雅兄妹在泉殿用膳。香鱼味鲜肉美,连式神的神乐也吃了不少。等妍子累了,博雅吩咐将她带下去歇息,再对晴明道:“鱼你吃过,忠辅的事总不好推辞了吧。”

晴明但笑不语。今日的他连挑剔调侃博雅都少,真是罕见。

博雅一边纳闷,一边将忠辅的事说了。这位贺茂忠辅的女儿与一个男人私通,生了个女儿叫绫子,那男人与忠辅周旋要将绫子带回家,不待谈妥便过世了,虽说生前闹得不愉快,到底是绫子生父,贺茂忠辅也不便拦住绫子尽孝的心,就放她去送行,不料孙女去了就没回来,忠辅询问当时送殡的队伍,确确实实送到当地,那时节正遇到村民祭河神,不过发生纠纷而已。忠辅亲自前往那处,发现孙女住在他父亲的村落,没有不适,当下决定将人带回。

“你猜发生了什么,那女孩根本不愿走。”博雅严肃地说。

绫子到当地遇见祭河神,除了选定的女孩,还要将几位治理水患有功劳的人同样献祭。原来这些人虽然挽救了灾害,却触碰当地大名的利益,狡猾的指使者用河神不胜欣悦,特地发来邀请,让他们去水府作宴的谎话,要把几个人处死。绫子是个爱管闲事的姑娘,当下就站出来替这些人辩驳,大名家仆说,既然小姐能与河神交流,就先去询问意见再回来告诉我们吧,不由分说便将绫子投入荒川。

晴明听到此处,唇角微微带笑,博雅便知晓不用再说了。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呀,晴明。”

“不不,博雅还是继续说吧,这要有始有终才好。”

于是博雅继续,绫子落入水中,送殡队最是焦急,他们可是收了忠辅的钱要将女子带回去的。不料片刻之后,荒川之水汩汩地冒泡,绫子姑娘完好无损地从水中浮起,落地时还一脸茫然。

岸上民众见状,立刻大声喊叫:“荒川的河神不需要人类作客,他将女子送回来了!”

故此,原先祭神的那些祭品,竟都存留了性命,欢天喜地回家去了。

恍恍惚惚的绫子见了同行之人,忽然露出害羞的欣喜之色,说她爱上了河神,要留在当地痴心等他来迎娶。那些人说服不了小姐,只好空手回去见忠辅了,又不敢说实话恐怕酬金减少,只说绫子住在当地。忠辅得知缘由,怒斥孙女荒唐,那河神哪里是个神呢,分明是个吃人的精怪,否则往年怎么都不搭救落水作祭物的女子。绫子不愿听他的话,还是一味想要外嫁,爷孙二人的关系因此僵持了。绫子夜夜到荒川水畔诉说心声,白日便纺织为生,忠辅在京中是大户,容不得孙女这般糟蹋自己,等到一日便喊来几个强壮的人,把女孩绑入牛车送回京都去。绫子一路哭到荒川河边,她的哭声凄苦哀伤,令荒川的水不能平静。只见河水翻涌,一道卷水浪把牛车和绫子卷入了河里。忠辅不忍听孙女哭诉,不与她同座,此时跟在牛车后面,却见一道人影在河上伫立,是位身穿古怪服饰,面容淡漠的三十上下的男子。

那男子自称荒川之主,对忠辅淡淡道:“绫子姑娘愿意嫁吾为妻,吾也愿意娶她,这是吾奉上的聘礼,请贺茂忠辅殿纳收。”

忠辅哪里肯依,荒川之主也不愿和他废话,径自沉入水底去了。他转过身的时候,忠辅分明看见一条粗黑黝亮的尾巴,更加心痛无比。想不到女儿私通男子,连这唯一的孙女也嫁了个妖怪!因此回京后郁郁寡欢,他知道博雅常在外斩妖除魔,女儿的“丈夫”也算博雅家的远房亲戚,因此登门求助,请博雅去荒川收了那个妖怪,把他的孙女带回来。

故事说到这,博雅感慨道:“两人情投意合却不能成其美事,只是因为人和妖的缘故。晴明,我听忠辅说的话,那个荒川之主真是妖怪吗,怎么觉得是个河神精灵呢?”

晴明若有所思:“神明妖怪都是一回事。我倒是好奇荒川之主真的收了绫子小姐呢。”

“怎么,晴明你说的好像认识他一样。”博雅隐约有感。

“是有几面之缘。”晴明没有否认,“他是个脾性古怪的妖怪,对人类不是很热衷,对荒川有很深的眷恋,偶尔帮助对荒川有益的人。我想……他是因为绫子搭救那几位治水之人,才破例出手将她送回岸上的。然而,仅仅因为绫子的向往和哭泣便同意娶这女人,不是荒川之主的性情啊。”

“你是说别有隐情吗?”

“具体如何,还是去荒川一趟才能明白。”晴明收起扇子,“博雅应该已经准备了吧?”

博雅点头:“已经吩咐了。”

两人决定明日启程。从京都出发到荒川可有不远的路程,路上要歇宿野外,还要防备猛兽。博雅常年在外游走,比贵族外出少了许多讲究,更多了不少经验。晴明虽然讲究生活,但也是无拘无束惯了,并不需要特殊照顾。两人合计一番,自然不在话下。

 

 

本章尾记:

1.荒川之主的故事结合了原作黑川主的故事进行改良了。

2.博雅历史上的妹妹叫妍子。

3.博雅的俳句是自己编的,日文和中文都是拙作,请勿介怀。风俗文化如有出入还请多多包涵,原著结合手游的产物~


评论(2)
热度(54)

© 岚。 | Powered by LOFTER